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5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0:25
A+ A- 关灯 听书

顾大人从两座**中呼地抬起头来,满头大汗地骂道:“是哪个不开眼的?”

门外一个衙差压低了嗓门儿道:“大人。又有人来探望二王子了,您不出来,谁敢放他们进去呀?”

“妈的,我不出来,我还就不出来了!”顾大人恼火地说着。屁股朝前猛地一顶。

“哎哟!”婆娘一声叫,伸手在他汗唧唧的屁股上使劲儿掐了一把,低声骂道:“快点起来。刚刚来那两拨人,越往后送的金子越多,这一伙三更天才来,还指不定送多少钱呢,你个老不死的嫌钱咬手啊?”

老婆发话了,顾大人只好喝道:“你先去应着,大人我马上就到。”

顾大人不甘心地又“挣扎”了两下,被见钱眼开的婆娘踢下炕去,这才骂骂咧咧地穿戴起来。匆匆赶往前堂。

成都大牢前边也有个小小地正堂,单独一个跨院,住的是狱差、杂役和够资格带家眷的一些狱官,过了中间院子,后边才高墙垒起,是真正的牢房呢。

小小的大堂上,两坐、四站,一共六个人。

顾大人一瞧气儿就有点消了,蜀王府来了一个聆公公,送了三十两银子。小金川拓拔土司来了两个人,送了二十两黄金;这一回六个人……我日啊!老子能娶小老婆了!

一见他来,立刻有个负手而立地大汉身子一转,拦到了他的面前,拱了拱手道:“顾大人,深夜打搅,冒昧了,上坐的两位大人,想探望探望二王子,还请行个方便。”

“大人?大人有蜀王身边的聆公公大吗?有拓拔土司大吗?”顾大人心中冷笑,抹了上边两个人一眼,两个青年人,一个二十出头,一个三十郎当,这年纪能当多大的官儿?这是听说人家王子犯了案,也不管什么行情就上赶着来捧臭脚地愣头青吧?

顾彻撇撇嘴,拉着长音儿,慢条斯理地道:“各位兄弟是哪个衙门的呀?不是老哥我不给面子,按察使大人可是吩咐下来了,今儿这牢,任你多大的官儿,那不是想进就进地。几位兄弟,有陆大人的亲笔条子吗?”

他把手往前一摊,手指微捻,笑吟吟地道。

“哈哈,陆大人的条子我是没有,不过我有这个!”那人探手入怀,顾彻眉毛都飞了:“今天来的人都挺上道啊。”

那人掏出件东西往他手里一放,顾彻掂了掂,这脸儿就沉下来了:娘的,六个人,这也太轻了吧?

顾大人举起来一看,顿时就腿肚子冲前了,他象那东西咬手似的,慌忙塞还回去,哆嗦道:“大大大……大人是锦衣卫派来的?不……不知道有何公……公干?”

那人摸着一嘴的胡茬子,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然后一拍他的肩膀,笑吟吟地道:“公干……当然是公干,顾大人想知道知道?”

“不不不不……”,顾彻地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锦衣卫专查谋反大案,让他们弄进去的人,活着进去十个得有九个死着抬出来,谁愿意和他们搭上公干呐。

“嘿嘿,那就好,头前带路吧!”

顾彻连滚带爬地头前带路,许是行房至半突停,结果先受了风,又受了吓,走到一半儿他的小腹就疼得直抽搐,顾狱官也不敢吱声,强咬着牙把他们带到牢门里,额上已渗出黄豆大的汗珠。

结果他也顾不上跟那两个满脸怨气的牢子点明这些人的身份,他磨着牙伸着脖子说了句:“快,带几位大人去看看二王子。”

这些人刚刚举步还没走远,他就顾不得礼貌,转身就从牢门里跨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唬的旁边两个门禁连忙上前扶住,问道:“岳大人,您老这是怎么了?”

“快、快快,找郎中,我……肚子疼……”,顾彻话没说完,已经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六个人和前两拨不一样,不是用飘的,可是……六个人走路,齐刷刷的一个脚步声,这也太渗人了”,两个狱卒嘀咕着,把他们引到了朱让槿牢房前。

朱让槿已经睡下了,两个狱卒唤道:“二王子,有人想见你。”

练武的人睡觉警醒,朱让槿醒来,坐在床边,见门外站着的人素不相识,不禁警觉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领头的大汉向两个狱卒一摆手,说道:“你们走开!”

“这地儿归我们管呐,怎么谁来了都让我们走开,口气还这么冲?”两个狱卒不乐意地道:“我们兄弟也是奉命办差,上头吩咐过,不管……”

“轰出去!”上来四个大汉,左右一挟,两个牢卒足不点地的飘了起来了。

“反了反了!”两个人又惊又怒,刚想大声招呼兄弟们来帮忙,就听后边一人朗声道:“本官是锦衣卫驻四川卫所的佥事,听说弥勒邪教的钦犯谋逆现身成都,二王子和那歹徒打过照面,特来做个调查。”

两个狱卒顿时抿紧了嘴唇,一声不吭地被架了出去,若非他们一身牢差的官袍,光看脸上那副大义凛然誓死不说的气概,绝对是一对江湖好汉。

“这借口……蠢了点儿,不过锦衣卫肯先找个借口才办事,已经很给面子了”,杨凌想着,未等又惊又疑的朱让槿发话,便从那三十多岁的锦衣佥事身后闪了出来,拱手笑道:“让槿兄,深夜来访,打扰了。”

第312章杨氏青天

“当当~~~”,悠扬的钟声从文殊庙中传来。

“砰!砰!”犀利的枪声在钦差行辕后院响起。

自从在昭觉寺被掳,火枪发挥了大作用,杨凌顿觉要想防身,还得靠这件利器。他已错过习武的最佳时期,也不可能天天练武,虽说习练的是许多练武人梦寐以求的上乘内家功夫,不过要是用来强身健体,应付家里那几个小娇娃还可以,对付能够突入他的侍卫群的真正高手,永远都要差一大截,还是老老实实地走捷径的好。所以他现在每天除了晚上练内功、早上练外功,还要练练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