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4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10:16
A+ A- 关灯 听书

“别……哭了。”一口污血喷出,李大义的气色忽然好了许多,说话也有力了。他紧握住柳绯舞地手,说道:“我……以前赶过许多路,忙着去造反、去杀人。只有这一趟,我赶的那么急,只……只为了见我的妻。”

李大义颤巍巍地抬起头,抚着柳绯舞的脸颊和嘴唇,眼泪也流了下来:“我想给你好日子过,想让你锦衣玉食,想让……你象从前那样美丽、快乐,可是……我带给你的只有不幸……”

“子豪,我带你去找郎中,我……我带你去找你爹,让他为你报仇,我不怕他迁怒于我,我……”

“不要说了”,李大义忽然握紧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道:“你听我说,听我说完,不要插嘴……”

他张开嘴,象离了水的鱼儿似地急促地吸了几口气,说道:“绯舞,我不行了,能赶回来见你这一面,已经是老天的眷顾……”

“绯舞,不要去找我爹,我不答应。我不要我的儿子去造反、去杀人,让他娶妻生……子,好好地过日子吧,哪怕做一个村夫。如果回到教里,我的儿子……将来只能沦为……沦为我大哥三弟的杀人工具!你……答应我,求求你,不要……报仇,不要回教,你……答应我!”

柳绯舞流着泪点了点头,李大义松了口气,他放开手,目光发散地盯着屋顶,慢慢地说道:“这里不是久居之地,你再住些日子,风声过去后就离开。你的模样……已有改变。又有了身孕,官差……依据通缉榜文认不出……”

“绯舞,我们李家祖先,是白莲教四……大长老之一,六十多年前……我们李家自立门户,成立弥勒教。当时族人中一些老弱妇孺,或者天资愚钝不堪使用者,都安排到……了陕西米脂。

这些李姓族人自成一村。造反风险太大了,或许是为了……一旦事败给李家留一线香火,历代教主传教都绝不踏进李家村一步,也不和……他们有任何联系,你去那里吧,我爹……早晚要反地,到时天下大乱,你和孩子留在那里。或许将是……块不受战乱波及的净土……”

柳绯舞哽咽着点头,眼泪簌簌而下,一滴滴落在李大义的脸上。

李大义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叶子,惨笑道:“我李大义一生造反……想用这条命搏个皇帝当当。可这最后一次买卖,却是……做了绑匪。用我的命……换来这一把金子……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他的腰忽然挺了起来,双眼瞪的老大,紧紧抓住柳绯舞地手急声道:“绯舞,把我悄悄埋掉。莫带孝、别声张……,我、我对不起……”

语声戛然而止,李大义的身子僵硬地挺了片刻。就一下子软了下去,五指张开,金叶子叮叮当当撒了一地,闪耀的金光迷离了一双泪眼……

******

“妈的,吆五喝六地说,谁也不许再接近二王子,否则唯我们是问,这屁刚刚的是谁放的?”

一高一矮尽皆粗壮的两个狱卒送走了蜀王府的小聆子公公,刚刚回到牢房门禁室内趴到了床上。典狱官就又送进人来了,二人忍不住心中暗骂。

打开了牢门,典狱官顾彻顾大人还没进来,先顶着门檐儿钻进一个卷发褐面的昂藏巨汉,把俩狱卒吓了一跳。

这人穿了深青色的三幅两襟开摆式乌斯藏人袍服,贲起地虬结筋肉绷得衣服紧紧的。高高的个头儿,宽厚的肩背,两道浓硬如戟的粗密眉毛之下,是一双精悍冷酷地大眼。

他一进门儿就靠边儿站下,除了耳朵上一对巨大的耳环犹在摇动,整个人就象一座屹立不动的高山,两个狱卒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紧跟着,顾彻举着灯笼,点头哈腰满脸陪笑地走了进来,将灯笼打的高高的,谄媚地笑道:“拓拔大人,您请!”

两个狱卒还以为又要进来一个昂藏巨汉,想不到眼前一花,一条雪白婀娜地倩影袅袅而入,一身乌斯藏人的简洁白袍全无装饰,头上以白色的丝巾裹住了秀发,秀气白晰地额间环着一条精致的细金链子,小小的瓜子脸蛋儿,细腻如瓷,精致之极。

两个狱卒不禁屏住了呼吸,生怕浊息喷出去,亵渎了这洁如雪、美如仙的佳人。仙女儿就有仙女儿的傲气,这位姑娘理都没理点头哈腰的典狱长,旁边两个狱卒对她而言更象是墙上贴的画儿似的,她那黑如点漆的双眸都没向旁边看一眼,就那么笔直地走了进去。

佳人翩然而过,粉腮如雪,衣领中露出小半截粉颈,线条柔润,纤秀柔美,那美丽自二人偷偷抬起地眼前只如惊鸿般一现,动人风韵却如投石如水,余波袅袅。

两个狱卒吸了口气,一来是忍的有点儿窒息了,二来是想嗅嗅佳人身上的香味儿,佳人身上虽有淡淡幽香沁人心脾,可是人影飘过,隐约还有些酒味儿,二人不由一怔。

“混帐!不开眼的东西!给拓拔大人掌着灯笼呀”典狱官顾大人急忙骂道。

“哼!”一只巨灵掌忽地探了出来,一把夺过了顾大人手中地灯笼,两个跨步就追上了那背手而行的美人儿,那副旁若无人的模样简直就是把成都府的大牢当成了他们家的菜园子。

顾大人急忙一摆手,两个狱卒会意,连忙追了上去。

踮着脚尖儿瞧他们过了第二道牢门了。顾大人才摇摇头,吐出一口长气道:“蛮人呐,真野蛮!可这蛮女,啧啧,蛮足蛮腰,蛮动人呐。”

那秀丽脱俗的白袍美女漫移莲步,轻盈地走在甬道间,轻软的白袍律动不已,肩儿平平,仿佛在水上滑行。无声无息,仪美曼妙已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