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3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9:34
A+ A- 关灯 听书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听过这么三号人物,不过他们既然是投靠阿大王的流贼山寇,哪会和阿大王讲什么恩义,这些江洋大盗悍不畏死,但是图的不过是金珠玉宝,未必真敢杀官,被人大索天下的,众人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原来是要钱?那就好办了,朱让槿松了口气,一迭声地道:“这个好办,你们要多少只管开口。只是不要伤了人。”

“我们江湖中人一喏千金,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地水。不过内厂番卫地功夫可不得了,你们守在外边,我们兄弟心惊胆战,这手腕子要是一哆嗦。误伤了钦差大人或者这位郡主,那罪过可大了。”

“你们所有的人全都退出这座禅院去,还有香客、和尚。庙里要是还留下一个人,我们就先宰了一个。你们听着,我们要四匹快马,一千两黄金,珠宝首饰可不要。”

听他不要不易脱手的珠宝首饰,众人更信了几分,在他一连串喝令下,朱让槿、伍汉超无奈,只得率众退出这座禅院。

禅院分成三进。杨凌他们关在第二进院落,官兵们全部退到禅院外边,对里边的情形就更无法掌握了。

秀才从门缝里见人都退出院去了,这才笑吟吟地回到杨凌身边。杨凌见这人五官俊朗,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只是目光阴冷尖锐,脸上的笑容也带着些浮滑奸诈。

他踱到二人身旁,笑吟吟地转悠一阵,忽地一掌劈晕了朱湘儿,然后拉下了杨凌口中的碎布,笑道:“想和杨大人见面,还真的颇费周章呢,开心就好整理在下跟着你去了叙州,又跟回成都,一个多月,竟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本来正想知难而退,想不到你杨大人却微服私游来了,呵呵呵,天意呀天意。”

杨凌盯着他,疑惑地道:“你就是望竹溪现身的人?跟了我这么久,也真难为了你有这份耐心。你不是投靠都掌蛮地山贼流寇,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人笑容一敛,忽地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卑职大同拒虏门副千户李毅,拜见钦差杨大人。”

“啊!”杨凌双目睁的老大:“你……你是弥勒教的人?”

李大义晒然一笑,说道:“当然,剿捕弥勒邪教中人李毅地命令,不是大人亲自签署的么?”

他一步步逼近杨凌,两人的鼻尖都几乎碰到了起,这才冷冷地一字字道:“我不但是弥勒教中人,而且就是朝廷通缉多年的弥勒教二少主李大义!大人,您没有想到吧?呵呵呵~~。”

杨凌真的呆住了:“东厂还满天下地缉捕弥勒教钦犯,哪知道堂堂的弥勒教二少主也早早的就潜入了军中,还做了将领。朝廷就是狠下心来,给军队来一次伤筋动骨地大清洗,也未必就能把他列为怀疑对象,难怪弥勒教高层人物一个都抓不到。”

“弥勒教主李福达……不会也潜入官府藏身了吧?”这个念头突地跃上心头,杨凌不由骇然出了一身冷汗。

他定定神,才冷声道:“你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在京城鼓惑霸州绿林对我动手,在大同又勾结鞑子,如今是黔驴技穷了么?竟派了你这位堂堂的二少主赤搏上阵。”

“啪!”李大义给了他一记耳光,颊上顿时一片红肿,李大义恼羞成怒地道:“你还不是一样,阴魂不散,到处坏我们的大事?否则……”

“否则正德现在已经死了,宁王已经即位,我爹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圣教地大业指日可期了。”,李大义想到这里,愈发恼恨,又是一掌掴下去,杨凌两颊都红肿了起来。

“否则又怎么样?”杨凌被打出了火,不屑地冷笑道:“你追着我大半年。这份隐忍的功夫倒实在令人佩服。不过……”

杨凌左右看看,冷笑道:“用了这么长时间,你抓住的机会仍然不怎么样,本官虽然落在你的手中,可是你现在也等于落在本官的人手中,你怎么逃出去?是呼风唤雨还是撒豆成兵?”

李大义眼中闪着得意诡谲的光芒,盯着他慢悠悠地道:“红娘子能从京师数十万御林军中从容来去,我李大义在你百余侍卫环伺之下,又有何处去不得?”

杨凌地脸色攸地变了。

李大义得意地道:“红娘子有你杨大人在手,便是通行无忌免死赦罪的金牌。我也有!红娘子有漫天飞雪相助,令你十万大军茫然不知所踪;我有巴山蜀水、深山密林相助,比她的漫天大雪还要有效,就算你在山外陈兵百万,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他神色一狞。冷笑道:“杨大人,我要杀了你,可是你和你的人,还得尽心竭力地保护我离开,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我告诉那群废物我是为了求财。这个希望就算是天上的馅饼儿,他们也只能乖乖地相信它是真的。等我到了密林边上,一刀斩了你的头!……”

两人的目光霍地相碰。李大义的目光充满了狡诈、恶毒,杨凌的目光却是迷惑,茫然,但是却看不到一丝畏惧、哀求和痛苦。

李大义没有达到折磨他地目的,不禁意外地道:“你甘心么?本来,就算你活不了,至少你也能让你的人杀了我,现在你却得成为我的护身符,你没有机会向他们说出我的阴谋。你不恨?你甘心?”

杨凌静静地望着他,缓缓道:“为什么要造反?”

“嗯?什么?”

“我说,你为了什么原因造反?”

“……”,李大义地目光也变得迷茫起来为了什么原因造反?从他记事起,叔爷和爹就在陕西传教,广收教徒,吸纳财富,为造反作准备,从那时起他就天天练武,唯一的人生目标就是为了造反,可是……为了什么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