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2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9:17
A+ A- 关灯 听书

“还没有吧,杨卿不在,这事儿朕交给刘瑾了,除了杨卿,也就他能让朕放心了”

“皇上,你是天下之主,凡事自已也该经些心了。”

“一仙,朕觉得杨卿说的对,正因为是天下之主,朕才不能事必躬亲,否则朕就是活活累死,天下也治理不好,百姓还不领情。朕只要能识人、会用人,才能做一个明主英君呢。

你看朕把外事交于杨卿。自北而南,横扫八荒**,朕才继位一年,这份赫赫武功,有几个帝王比得上?内政决于刘瑾,他干地也很好啊。这阵子连着打仗,国库空虚,户部只会哭穷,也就是刘瑾能为朕分忧,想了许多妙策,才解决了大问题,朕有这样的左膀右臂,这才轻松点嘛。”

唐一仙欲言又止,嘀咕道:“你就是玩心重,让你坐朝堂、理政务提不起心思,还找那么多理由!”

唐一仙也偶尔听闻过刘瑾横行不法的事,她不是不想劝谏一下,可是不管臣子忠奸贤庸,女人干政向来是忌中之大忌。况且杨凌和刘瑾境遇、权力相似,无论是直言不讳还是委婉劝谏,让正德对刘瑾制约分权,恐怕都避免不了影射杨凌的尴尬,唐一仙也只好闷在心里了。

正德涎着脸凑过来。握住她另一只手道:“你早些答应嫁给朕,朕不就收心了?每天早起上朝,办完公事就回来陪你。一起抚琴吹箫、吟诗作画,一起努力做个小宝宝……”

唐一仙本来听得满心甜蜜,乍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红晕满脸,攸在抽回了手,在他臂上轻轻打了一下。

房中一时无言,唐一仙轻柔地抚摸着小家伙的脸蛋儿,在正德的目光注视下心里越来越是慌乱,她眼神一动,瞧见正德手中握着地奏折。忙岔开话题道:“你还没说呢,到底什么事儿呀,这么开心?”

“哦!是四川叙州的事儿,叛乱平息啦!看来朕又得祭庙告祖了,三贼寇的首级已经送到京城,大明例代先皇没有完成的丰功伟绩,如今在朕的手里完成了,你说朕开不开心?”

“哦?那杨大人该回京了吧?”唐一仙猛地提高了嗓门惊喜地道,然后赶紧摇晃起摇蓝:“乖宝宝,继续睡喔,姨姨不是叫你,姨姨是叫你爹……”

她说到这儿“噗哧”一笑,又白了正德一眼,嗔道:“你起这什么名字呀,我到现在都觉的别扭。”

“别扭什么呀”,正德得意洋洋地站起身道:“我的干儿子,见官大一级,这名儿一起,管他王候公卿,谁见了都得叫大人,还得叫的心甘情愿,嘿嘿,是吧,大人?”

小孩子已经醒了,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正享受着唐一仙温柔的抚摸,正德嘻皮笑脸地靠近来,小孩子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哇哇哇,这可不得了,你快去找他妈,朕先哄着,快快快!”正德一见,手忙脚乱地道。

唐一仙又好笑又好气地打了他一下,急忙起身向外跑去。

正德如今正在学习包尿布,抱孩子可不在话下,他小心翼翼地把小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悠晃着哀求道:“杨大人乖,杨大人最乖了,你给朕一个面子,别哭了好不好?”

杨大人一点面子都不给,扯开喉咙哭地更大声了。

唐一仙跑出院子,正好看到高文心经过,见她急急忙忙的样子,高文心笑问道:“一仙,跑这么急干吗?”

唐一仙笑喘道:“我去找幼娘姐,大人醒了,正哭着呢,估计是想吃奶了。”

“哦……”

“啊!对了,四川剿匪大捷,杨大人应该很快就回京了”,唐一仙边跑边说,匆匆说完这个好消息,就拐过曲廊不见了。

高文心被这个消息一下子击倒了,幸福的双腿都要打晃儿了。

“他要回来了?”高文心可是一直掐算着过日子呢,越是到了十月,她的心情越是忧急,几个月不见了,近来梦中反而尽是他的身影,他在碧波荡漾地小舟上揽紧自已的腰,在连天碧荷的掩护下,那让人陶醉的一吻。

尤其当她看到幼娘抱着那个她亲手接生的小生命一脸为人母地幸福时,她的心里就酸酸的。为人妻为人母有人亲有人爱地幸福她一样都还没有享受过呢,那个没良心的杨大人,狠心丢下一句话就跑去南方了,连着几个月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带给她,听人说他在南方不但每天把黛楼儿带在身边。还要了个佛郎机国地美人儿。

唉!绮韵姐姐那样的风情万种我是学不来,可是我还比不上一个异国女子吗?西洋人我又不是没见过,那那和柳柳也常来家里窜门儿,西洋人……高鼻深目,而且还是绿的,看着还罢了。要是睡在枕头边上,半夜一睁眼,还不吓个半死呀?

高文心正酸溜溜地想着,就听不远处传来正德皇帝一声哀嚎:“快来人呐,杨大人又尿了我一身啦!”

******

杨凌也在想家,想自已的爱妻美妾,还有一双儿女。

四川之行有惊无险,金砖的秘密已经找到了,造反之事与蜀王一系无关,自已在巴蜀也就谈不上什么凶险了。过上两日便可启程回京……

杨凌满心喜悦地想着,在朱让栩兄弟的陪同下,缓步进入青羊宫。

直到走到斗姥宫附近,一心安然地杨凌才忽然想起望竹溪中竹海中那攸乎来去地人影,还有青羊宫静心阁外被人发现的刺客。一抹阴影又悄然笼上他的心头:如果说蜀王并无反意,那么又是什么人在打我的主意?从一进入蜀境,就盯上了我,那人是谁?叙州剿匪这么长的时间,那人再未露过行藏。已经放弃了?

杨凌思索着这个被遗望许久的神秘人,和朱氏兄弟转上了后苑三台。叙州平叛大捷和世子安然无恙的消息已呈报蜀王,不过由于大军逶迤。行程难以确定,只说这几日回成都,却未明确具体日期,所以三人走到“老子转生台”上,才被杨凌的亲兵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