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2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9:14
A+ A- 关灯 听书

蛮人虽然恭顺,却不会说些阿谀奉承的话,这几个人却是口舌如簧,时常拍地阿大王飘飘欲仙,所以对他们很是信任。经过他们一番诡辩,阿大王竟没有疑心到他们,何况派人搜过他们住处,也确实毫无可疑。

恰在此时杨凌是诸葛孔明下凡的消息也经过多人之口不断传到山中,两相一对照,几个汉人又趁机撺掇一番,杨孔明使五鬼搬运**救走蜀王世子的事儿便板上钉钉儿了。

看看无人怀疑了,几个家伙怕小王爷藏在山上被野兽叼了去,忙又悄悄接回来藏在家中地窖里。

杨凌等人一边听,一边随着他们急急走着,到了地方,几个汉人忙掀开一块腥脏地破兽皮,拉起木板朝里边唤道:“小王爷,我们把钦差大人带来啦。您快出来吧。”

过了片刻,梯脚晃动,一张苍白地面孔从洞口露了出来,眯起眼打量众人,朱让槿仔细一看,满脸喜色地唤道:“王兄!王兄。你果然活着,天可怜见!”

那人面目清秀,与朱让槿有七分相似,只是气色差了许多,他这时也看清了朱让槿,不禁喜悦地叫道:“槿弟,你们果然来了”,朱让栩扑出洞口,两兄弟抱在一起,不由涕然泣下。

******

“听说世子在牢中对那几个附庸蛮贼的汉人多方感化。才使他们幡然醒悟,舍身救下世子,不知世子到底用的什么手段点化的这些贼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几个人步行下山,杨凌边走边对身旁的朱让栩道。

已经是第三天了,阿大王逃到玉屏墩后的鸡冠岭被狼兵捕获。为防意外杨凌没有押送囚犯进京,直接斩了将人头呈送京城。方三逃到母猪寨负隅顽抗,被官兵利箭射杀,都掌蛮三雄将如今只有阿二下落不明。

杨凌在九丝城设置府卫兵,官兵和俘虏逐批撤出山去。他们是最后一批出山地人。

世子已经换了套儒服,这一来不止相貌,神情、气质也与朱让槿十分相似。只是他看起来更老成一些,年纪虽不甚大,却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或许是因为家中长子,经常代理蜀王处理公务养成地毛病吧,所以杨凌一直没有问起他,直至现在要下山了,大家心情都很轻松,杨凌才装作无意地问起这个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朱让栩仍是一副不芶言笑的模样。他轻轻抹了把颌下,淡淡地道:“也没什么,说起来还要感谢钦差大人。我用来点化那几个山贼的,不外乎金钱、美色、功名,本来他们还有些犹豫,不过大人攻下都都寨之后,我的筹码又加了一条性命,于是他们便大彻大悟了。”

杨凌一愕,随即放声大笑起来:原来蜀王世子,也是个如此的可人儿。

******

叙州事已了,都掌蛮三雄将的最后一人阿二逃到贵州大盘口时,也被守军抓获,就地斩首,将首级呈来,都掌蛮的叛乱被杨凌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瓦解,从此再也难以形成有规模地叛乱了。

各部军队论功行赏,已陆续返回驻地军营。朝廷的旨意也下来了,正式任命鄢高才为叙州六县巡抚使,节制当地军政律赋学诸项事务。杨凌与他约定:以三年之期,由鄢高才治理一方,待三年后理顺一切,另派官员接替他的职务,保荐他进京为官。

杨凌与朱让栩、朱让槿随宋小爱部回成都,鄢巡抚送至一处高崖下,杨凌止马回头道:“鄢大人,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叙州事务繁忙,处处均需大人劳心竭虑,请就此止步。”

鄢高才含笑一揖,大大方方地道:“是,卑职恭送钦差大人、世子、二王子、宋总兵和诸位大人。”

杨凌微微一笑,拨转马头扬鞭喝道:“驾!”

大队人马走出里许,回头看,鄢巡抚仍立在高处相送。

正向前走着,宋小爱忽地指着对面河上一面光滑陡峭的石壁惊喜地道:“大人,您快看!”

杨凌抬头望去,只见如镜的青石面上,有一排排斗大地红色大字,行书遒劲生有力:

平蛮碑

明正德元年,十月既望,钦差巡狩大臣杨凌、蜀王子朱让槿、都指挥使李森、布政使参政……僰王山、铜锣岭、凌霄城、都都寨连战连克,势如破竹,大军会师于九丝城。

当天兵大捷,为经略万世之雄图也。惟时风卷长云,日开阴谷。相与酬觞绝顶,跃剑悬岩;俯视万灶星屯,蛮巢鞠为焦土;望西南诸夷厄塞,尽在目中。诚千古奇观,是用勒石,以志不朽。

叙州巡抚使鄢高才咏诗记事,以载千古:

荡寇神兵出峭壁,同来睥睨接钩陈。

扶桑日出乾坤辟,玉垒云堆虎豹屯。

沃土已归神禹贡,中兴重拓鬼方宾。

欢谐瘁力诸文武,胜军回时万壑春。

第307章人尽其才

“哈哈哈……”,朱厚照手拈捷报放声大笑。

“嘘,你轻着点儿,看把大人吵醒了”,唐一仙扭过身来白了他一眼,有点不乐意了。

“喔?哦哦!”正德皇上刷地一下收起笑容,蹑手蹑脚地走近过来,一见小娃娃躺在摇蓝里,一双嫩嫩的小手抱着脑袋,仍然睡得很香甜,不禁满意地点头道:“嗯嗯,还是把手放开了好,朕看到幼娘姐把大人两手绑得直直的睡觉,就觉着浑身难受。你看这样多好,大人特给朕面子,呵呵,朕这么笑都不醒。”

“对了,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呐?不是说山东青州乱民闹事么,已经平息了?”唐一仙用手指逗弄着杨家小侯爷的小手,虽在睡梦中,小家伙还是很自然地握住了她的手指。

唐一仙让他握紧了,动也不敢动,头也不回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