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1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8:52
A+ A- 关灯 听书

他说着已冲到面前,手起刀落。“噗”地一声,一颗大好人头骨噜噜地滚了开去。惊呆了的蛮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紧跟上来的官兵手起刀落,袖箭横飞,只有两个蛮子来得及向后跑出几丈。也被冷箭射杀当场。

此岭失守,前边便是五都都地后寨门儿,官兵已可长驱直入了。刘浪又主动请缨,重施故技,带着十几个人先逃进寨去。用刀逼住阿当,用袖箭射杀了他身边护卫地蛮兵,大队的官兵一哄而入。到处掩杀逃散的蛮兵,阿当被擒,五都都失守了。

******

有见机得早的蛮兵抢先逃到四都都报讯,官兵疾扑四都都山时,山上箭矢如雨、滚木擂石纷纷倾下,射伤砸死一些官兵,焦贵赶到,撸撸袖子只说了两个字:“放火!”

大火一起,山头上便站不住人了。蛮人只得赶下山来,在峡谷中阻击官兵,这支精锐是杨凌亲自带领的,后边有钦差督战,前边有悍将焦贵指挥,刘浪领着一帮蛮人打扮,一臂绑了记号的官兵混在交战双方中又不断偷袭,弄得蛮兵晕头转向,官兵仅付出极小的代价,就攻到了四都都主寨之下。

山寨都是木栅建成,如何防得火攻?这还是山路奇险,官兵的大炮运不上来,不然只消两炮,便可轰开一道坦途,可是四都都山的守将阿里深知自已一败意味着什么,此人凶悍狠毒尤胜阿当,竟自斩妻、儿,然后逼着全体蛮人死守山寨,和明军在房屋、草坷、井口、辗房,展开了肉搏战。

这是一场真正地血战了,然而明军三千多名战士,都都寨上男女老幼一共才两千多人,尽管蛮子抱着必死之意血战不退,整座四都都山仍然渐渐落入明军手中。

杨凌在后方指挥官兵搬运伤兵,看押俘虏和降民,前边焦贵已经放火放上了瘾,一路是见寨烧寨、见岭烧岭,行军过处,一片焦土。阿黑听说五都都、四都都失守,又见夜色茫茫中四处火光冲天,彼此力量悬殊过大,放于放弃四个都都山,命令三都都、二都都直接弃寨,连妇孺老幼也丢给了官兵,集中全部战力保大都都主山,同时派人抄小路奔九丝城以求援兵。

这一来官兵攻速加快,第二日凌晨,兵围大都都。

清晨,草叶上却没有清泠的露水,而是浮上了一层肮脏的黑灰。受伤的官兵在一部分士兵的搀扶下正退出战场,俘虏地蛮兵和妇孺也被押出山去。山外鄢高才负责善后事宜。妇孺老幼将被分散入各州各县的村寨,每村不过三五户,着当地保甲里正严密看管,以防他们再次串连集中,生出事端。

山里,暂时进入了平静阶段。数万大军云集大都都山下,山上也是静悄悄的。天已经大亮了,可是因为几日大雨,凌晨大雾迷茫,十丈之外不见人影,此时不宜攻山,官军也暂时进入了休整。

一夜不曾歇息,又跋涉不休,杨凌也有些疲倦了,可是这些日子练武不歇,尤其是正宗的武当内功,对于休身养性、强健体魄,实有说不出的奇效,加上没有亲自作战,杨凌看起来比许多士兵要精神地多。

安排了士兵守卫。同时令大部分士兵就地安营暂且休息,等一切忙完了,杨凌和汇聚过来的诸将登上了大都都山对面的一座小坡。雾气仍不消散,

大都都高约四五百丈,云雾缭绕中难见模样,一个将领忧虑地举手试了试风向。说道:“大人,看这样子,一会儿怕又要下雨,大雨一下,山洪便来,我军在山下,敌人在山上,如果趁机冒雨攻下来,对我军大大不利。依末将看,不能停歇。应该一鼓作气,立即攻山。”

李泽也道:“如果战事拖久了,恐怕九丝城地援军就会赶到了,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座印耙山。由于在都都寨后,九丝山前的崇山峻岭里,我们一直没有派兵围剿,他们那里有岔路通往九丝城和都都寨,距离这里尤近。只怕不久援兵便到了,想来他们顶多派出两千人,正常地情形下倒不惧怕。可要是下起大雨来,那就难说了。”

看那天色,杨凌也觉得怕是又要大雨滂沱了,这时代没有气象兵,谁会在几日之前就算出今天的天气,可这种天气要攻山根本不可想象,现在漫天大雾,什么也看不见,蛮人只管从上边丢石头就能伤人。官兵如何作战?

周围的地貌地况,以及印耙山和都都寨之间的路径杨凌倒是全装在心里了,他闭目思索片刻,向李森问道:“我们带了多少存粮?”

李森道:“够吃一日半的。”

杨凌背着手踱了一阵,问道:“哪位懂的天象,看这天气能下多久地雨?”

最先提出大雨将至的裨将拱手道:“大人,末将略知一些,看这气象,恐怕又是一场暴雨,不过前两日刚刚下过大雨,而且这场雨看来极大,不会下的太久,下上一天,也就是最长了。”

杨凌目光闪烁,沉吟说道:“大雨一下,山洪爆发,远在九丝城的蛮人,主要道路有宋总兵守着,他们是来不了地。可虑者唯有印耙寨而已。此时如果攻山,首先伤亡难以计数,而且久攻不下,半途下起暴雨时,我军如何自处?恐怕那时蛮子趁机下山,我军就要全军溃败了,在这险恶的地形下,大军一旦溃败……”

他忽地停下脚步道:“用兵应出奇致胜,但是我军胜利在望,此时冒着全军大败的风险,殊不值得。传令,三军立即移居大都都四周的高处,将它团团围住,围而不打,直待大雨过后。粮食要省着吃,万一雨势连绵,就不好办了,粮食至少要够两至三天的。”

他想了想,又道:“印耙山在深山里,本想抄了都都寨,进兵九丝山时再对付它,如果它派援兵自已送上门来,那是最好不过。李森,你率部退出都都寨,立即赶往船船石,印耙寨地蛮人如想来援,那是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