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90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8:02
A+ A- 关灯 听书

伍汉超想冒险用数百勇士,诈开第一关,以此为据点,掩护大军登山。这三百多人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可是他们所承担地压力可想而知。要知道凌宵城居高临下,四十八拐险要难行。远远便可看到山下兵马,所以宋小爱的大军根本无法紧随其后随时策应。

如果诈关不成,这三百多人极可能全部葬送在凌宵城前,即便诈开城门,立即释放讯号,宋小爱的大军要赶到城前也需要很长时间,这段期间,夺关厮杀,阻挡第二道关口蛮人的反扑。全都要靠伍汉超这几百人的队伍了。

宋小爱一身明军将袍,默默地看着他们准备妥当,悄然走到伍汉超面前,低声道:“自已小心些,保重。”

伍汉超望着她关切的眼神,忽然微微地笑了,他想起两人初次平倭,为了打败占山顽抗的东华鹿之介,他在后山攀岩时,宋小爱也是一样关切的眼神,可是现在她的眼底蕴藏着海一样地深情,却是那时地她所没有的。

她还是她,她也不是她,她长大了。犹记得刁蛮的宋小爱象吩咐自已家的奴隶一样,蛮不讲理地命令狼兵士卒攻上山去,拼死也要保护他的安全,而这一次,尽管更加凶险,她更加担心,但是她却没有下达这样地命令。

她已经懂得用理智克制自已的感情,懂得如何尊重他人,懂得了为将之道。

伍汉超点了点头,默默转过身,一挥手,带着三百多名勇士出发了。

宋小爱目送他们消失在山坳里,才转过身来,率领众将回到帅帐,神情严肃地对划归她管辖的各部将领道:“诸位将军,凌宵城能否拿下,尽在今日一举。靳守备,负责后山佯攻,但见前寨烟起,立即大造声势,吸引蛮人注意,减轻前寨友军压力,你们立即出发!”

靳守备拱手道:“末将得令!”随即带着他的人马取道奔赴断颈岩。

“林参将所部,负责准备钩索藤绳,悬梯木梯等攻关器具,本官率轻兵上山驰援时你随后便动,尽快赶上山来,你最要紧的一件事便是时间,来地越快越好,不要给敌人喘息之机。”

“末将遵命!”林参将也领命退下。

宋小爱指挥若定,颇有大将之威,她又凛然吩咐道:“陈副将……”

“宋大人!”门口一声吼,打断了宋小爱的命令,她愕然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官儿须长过腹,虎目浓眉,虽是一身文官袍服,那威风煞气比帐中众武将还要强上几分。

“哇!未来老公公来了”,宋小爱吓了一跳,连忙双眉弯弯,换上一副甜甜的笑脸,乖乖巧巧地道:“伍大人,您……押运粮草来了?”

“昂!运粮草来了!”伍文定气哼哼地进了帅帐,叉腰而立,也不施礼,显然地满脸怒气。

宋小爱却是满心欢喜,伍文定几次押运粮草来到这里,伍汉超都畏惧回避,而老头子也是交割完了就走,根本不和自已打交道,难得他今天肯进帐和自已说话。

宋小爱忙道:“本官正在商议军情大事,伍大人可有要事相商么?”

“军情大事?”伍文定越听越怒,说道:“下官就是想打听打听,大人这军机大事还得议到什么时候。下官还得运几回粮草到凌宵山下。”

宋小爱乌溜溜地眼珠一转,奇道:“伍大人,这是何意?”

“何意?哼!”,伍文定愤愤地道:“各处官军剿匪进度奇速,可是这里呢?整天议事、佯攻,至今没有正经打过一仗。这粮草倒浪费了不少,你们以为运些粮食过来容易吗?我的辎重兵这几趟下来,病了一批,失足坠崖摔死的都有七个了,你们还在计议!”

老伍对女人统兵本来就不大看得上,他是大杀大伐的性子,不在宋小爱军中他又不能了解人家的通盘计划,所以想当然地认为宋小爱是软弱畏战,运一趟粮来他心中便积压了一分怨气。

这次运粮由于山路毁损,费了好大的周折。还摔死了四个,不料刚刚运粮进营,就看见一队官兵出营,一打听说是靳守备领兵去佯攻凌宵城了。

这一下老伍可炸了,还佯攻呢?这要佯到啥时是个头啊?所以。老伍闯帅帐斥庸帅来了。

宋小爱忙解释道:“伍大人,你有所不知……”

“你虽是主帅,可莫忘了钦差大人七杀令军法之下,有避战畏战者斩这一条吗。本官返回叙州,就要将这里地情形禀报钦差。你们一个个在这里胆怯畏战,贻误战机,坐视蛮人凶横。耗费军资粮草,真是岂有此理。”

宋小爱光张嘴,插不上话,心中也渐渐火起,可她还没发怒,中军官怒了。

这支军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手下诸将分属不同地归属,中军官也是临时派来的,他可不知道这个运粮的大胡子老头儿是何许人也。见他咆哮帅帐,斥责主帅和各位将领,中军官立即跳了出来。

他指着伍文定的鼻子喝道:“你既谈军法,可知十七禁律五十四斩?多出怨言,怒其主将者,斩!聚众议事,私进帐下者,斩!探贼不详,少则言多,斩!大胆运粮官,咆哮军伍,指斥上官,律犯多条,来呀,把他押出去,斩!”

两旁的官兵早已不耐了,上前扣住伍文定双臂,便倒拖出去,“嗳~”,宋小爱扬手唤了一声,左右看看,没人出声。

她把大眼睛瞪了瞪,然后又瞪了瞪:“一群白痴,怎么没人喊刀下留人呐?”

……

“刀下留人!且慢动手!”一声娇呼从帅帐中传出。

喊话者,三军主帅宋小爱宋大人是也。

第303章猫和老鼠

宋小爱岂能叫人人糊里糊涂地斩了伍文定,小伍回来不和她拼命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