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7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6:26
A+ A- 关灯 听书

这样算来,光是买通看管官员、官兵和烧砖工匠,就是一笔巨资了,如果不是想称帝谋反,改王府为金銮殿,从而享受一下当皇帝的待遇,买它做什么?蜀地的地势,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打不了天下,退守巴蜀,凭借天险和全川的支持,要称帝于一隅,至少也能过上十几年的皇帝瘾。

所以虽然只是有人私购金砖,不过王晴倒不是夸大其辞,这案子确实是天大的紧要之事,应该立即彻查。可是王晴这一去,却如石沉大海,连带着他四名亲卫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踪影了。韩友惠这才觉得事态紧急,不敢私自隐瞒。于是把王晴的信柬内容又照原样抄了一份,飞马赶回京师。

范亭呈报内廷掌印太监王岳,王岳是个谨小慎微的人物,就拿着这么一封无凭无据的信柬,他怎敢去呈给屡次赞誉褒奖,并号召天下藩王向蜀王学习的弘治皇帝?所以只有密令东厂秘密侦缉,东厂派出大队人马,查了一年有余,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这桩无头公案成了疑案、悬案,就此搁在王岳放置第一等机要信柬的秘匣内,直至被刘瑾抄出来并加以利用。

杨凌沉思不语,柳彪在一旁静静等待。过了半晌,杨凌才道:“蜀王若有反意,瞒谁也不会瞒着世子。朱让栩必知情形。蜀王生病无论真假,代行蜀王职权的世子也必然要替他分担更多的事务。我们假设蜀王确有反意,比如说联络盟友、商谈军机,他不能抛头露面,普通的人又没有资格谈判,那么有资格代替他的只有一个,就是他未来的继承者,蜀王世子。那么我们盯紧了世子,应该能有所获。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叙州,据说都掌蛮和当地的汉人起了些小摩擦。”柳彪不以为然地道:“朝廷怀恩示远,以怀柔手段治理地方夷族,蜀王一系常常自夸以仁德教化蛮夷,更是变本加厉。每有冲突,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对蛮人多有偏袒,所以各部族土司每有冲突,倒还不致闹大了,常常是蜀王出面调解,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杨凌不知都掌蛮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李森带来的人虽在监视各地土司,也不过是到两族杂居地区,化妆成行脚商人,打探些消息,所以对都掌蛮和汉人之间的纠葛,以及现在事态的发展并不了解。

那些地方,都是深山老林、悬崖峭壁,住的都是蛮荒野人一般的部落。一个不知根底的外乡人如果乱闯进去,就算不死在他们手里,也得死在毒瘴毒雾的峡谷或者饿死在鬼打墙一般的原始丛林中。

想派遣细作斥候进入打探消息,无异于痴人说梦。那种地方要是派遣十万大军进去,一个月下来,非战斗减员就得超过一半,剩下的人连平时三成的战斗力都无法保持,再加上想找块容许千八百人可以集中起来厮杀冲锋的地方都没有,明军的集团作战优势根本无法发挥。

杨凌听罢果然当成了普通的民族纠纷,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杨凌说道:“你手下已经搜罗了一些川人进入内厂吧,把他们统统派到叙州去,象监视蜀王一样,要盯紧世子朱让栩的一举一动。要小心他借调解纠葛,安抚土人的名义,与都掌蛮串连勾结,暗行不轨。”

柳彪担心地道:“大人,现在这些人都被我派在钦差行辕附近,和茶肆酒楼里,他们是本地人,耳目灵通,如果把这些人调走,卑职就成了聋子、瞎子,大人若有什么闪失,卑职纵是九死也难赎其罪呀。”

杨凌笑笑道:“小心谨慎不代表无所作为,你的人尽管派去办事。明日拜会蜀王后,我就深居简出,轻易绝不离开行辕一步了。蜀王如果想调兵抓我,我手里这三千兵马根本保证不了我的安全,有等于无。如果是派刺客,我手里只要有三百亲兵就足以护侍周全。你的人作用是利用蜀人的优势,察探出我需要的情报,如果无所作为,仅仅是为了个人安危,那我直接绕过四川去陕西不就完了么,又何必来成都呢?”

柳彪无奈,只得道:“是,那么……就等明日大人拜会过蜀王之后,卑职便立即遣人赴叙州。”

※※※※※※※※※※※※※※※※※※※※※※※※※※※※※※

青羊宫地处成都西郊,三清殿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象高达九米,堪为全国道观一流。青羊宫原名青羊肆,据说太上老君确曾驾临此地,为关令尹喜真人演法传道。

杨凌在布政使安文涛、按察使陆政、指挥使李森等人的陪同下步入青羊宫,后边随着成都府大大小小的官员们。

青羊宫山门前有土地神、青龙像、白虎像。还有七星桩,上刻道教秘传天书天篆,根据中天北斗七星布局,称为北斗七星桩。还有龙凤桩、大石狮一对、龙王井一口等。

蜀王在后观静养,香客游人最远便只能走到斗姥宫,便不得再行深入,如今钦差又来探望,今日干脆封了山门,不许香客进入了,直至杨凌到了,这才大开山门,让众官员进入。

所以杨凌步入青羊宫,偌大的道观清清静静,只有观主乾元道人率着一众弟子门人列队迎候。见面寒喧几句,乾元道人便陪着钦差一路向后边走,一边简要介绍道观来历和处处古迹,神色间颇为这所道观的悠久而自豪。

众人经三清殿、混元殿步入后殿。此处供奉的是慈航真人,也就是佛教中的观音大士,据说她原本是道教十二金仙之一,至于是不是因为福利待遇不好,才跳槽去的灵山佛祖门下,乾元道人语蔫不详,杨凌也只含糊听着,并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