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5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5:22
A+ A- 关灯 听书

宋小爱和伍汉超郎情妾意,两心相许,私下交往时已暗订终身。如今情郎要往四川,宋小爱想及杨凌有权调动狼兵,这才腆颜登门相求,相随伍郎去见见这位未来公公,若是能就此请长辈定下终身,心中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

她祖上虽是汉人,但是任土官几代,到她如今与壮家人无异,壮家女子开朗大方,挑选夫婿也不似汉家女子忸怩,常在山头对山歌相中如意的男子,便就此谈婚论嫁,所以如今公私两便,往见公爹大人,她倒也是满心羞喜,毫不畏怯。

从来巴蜀称天险,水如直立山如点。悬崖峭壁势欲倾惟见飞云空冉冉一进蜀境,山水奇丽,虽与贵州同为多山地区,但是景致却有不同,而且天府之国其富裕程度也胜于贵州。

杨凌没有乘马,这里路途并不好走,总是骑在马上疲倦的很。杨凌斜倚在软绵绵地车轿中,透过窗口望着外边苍翠欲滴的竹林。

他的手里握着一纸带着幽香地薛涛笺,那是军驿送来的怜儿的信。孩子满月了,怜儿的信中满带着初为人母的甜蜜和对女儿的宠爱,他的女儿还没取大名,怜儿说,等他见到了宝贝,再亲自给她取个名字。如今,怜儿给女儿取了个小名:盼。

盼,杨盼儿,怜儿是盼着自已这个夫君早日去看看她们母女吧。

唉!四川!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了,难道这巴山蜀水,就一定爬不过去?不为了别的,就为了我的女人、我地孩子,我也一定不能死!

杨凌精神一振,刚刚自轿中坐起,窗外飞来一骑快马:“禀大人,沪县县主、仪宾和知县大人在前方三里望竹溪恭候,王椿王县丞已至仪仗前恭候。”

“请他过来!”杨凌从窗口探出头来,看着侍卫又拨马而去,便向伍汉超招招手道:“汉超,快到成都了吧?泸县县主是哪位?”

伍汉超拨马近前,俯身低声道:“此地县主是惠平郡王之女,闺名盼盼,受封于此。惠平郡王与蜀王爷关系亲密,两家往来频繁。”

杨凌心中一动,笑笑道:“好,本官乏了,今日就驻扎泸县吧。”

他放下轿帘,若有所思地摸索着下巴:“这些地方上的皇帝国戚,由于种种顾忌,一向不怎么明目张胆地和朝廷大员结交,这位县主如此放低姿态,曲意奉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杨盼儿见不到,天上倒掉下个朱盼盼,我今天,就会会你这个国宝。”

第292章竹林求贤

漫步于静谧的竹林里,看着株株亭亭玉立、枝叶翠绿的竹,那么端庄凝重,那么文静温柔,就仿佛是在品味一首美妙绝伦的诗,叫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杨凌没想到沪县县主朱盼盼夫妇长得团团圆圆,一副富家翁模样,居然是个雅人,竟然常住在如此幽雅的竹林当中,而且搭建了一幢大庄院,俨然神仙境地。

朱盼盼是郡王之女,朱家皇族后裔,但是百余年来世居于此,论地位远近当然不能和皇帝近臣、手握重权的杨凌相比,所以对杨凌极是恭敬。

朱盼盼笑道:“杨大人,泸县距成都府已经不远,不过估算时间,今天大人怕是来不及继续赶路了。此地是个小县,驿丞署简陋的不成样子,我们夫妇忝为地主,便自做主张,恭请钦差大人在此小住,说起来陋居是蓬壁生辉啦。”

“哪里,哪里,是本官叼扰了,多谢县主伉俪和王知县款待盛情”,杨凌笑吟吟地做了个揖。朱盼盼夫妇三旬左右,虽说生的富态,但举止文雅、谈吐不俗。

朱盼盼的仪宾姓李,名安,是弘治十二年的举人,弘治十五年的进士,可以算是极富才学的人物了。要知道四川虽然人杰地灵,但是大明立国百余年来,尚未出过一个状元。

就是当今内阁大学士,四川新都人杨廷和那样地神童。十二岁就中了举人,此举简直令天下间无数七老八十还在考童生的读书人羞愤欲绝,可是他也不曾中过状元,所以进士便是四川第一等的才子了,此举可谓巴山蜀水一大异事,就连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士子们也只能归咎于风水问题。

按大明皇族规定。皇姑称大长公主,皇帝的姊妹称长公主,皇女称公主,俱授金册,禄二千石,夫婿授驸马都尉。而亲王之女则称郡主,郡王之女称县主,孙女称郡君,曾孙女称县君,玄孙女曰乡君。她们的夫婿一概称仪宾。

这些皇族层层授爵,迄今朱氏皇族后裔遍布天下,这些只是负责配种生人地凤子龙孙现在已多达十余万,个个都是白吃饭的饭桶。他们的存在,乃是朝廷财政支出负担极重的一块。

杨凌对这些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此番四川之行他又抱着调查此地王族谋反的重任,心中更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不过越是如此,面上功夫越得做的十足,杨凌也是一副谦逊知礼的模样。好似对他们的款待十分高兴。

李安见杨凌兴致颇高,便含笑道:“杨大人,我有几位挚友这两日前来探望。也正住在我这竹风雅轩之中。他们久闻大人文韬武略,人才出众。经筵上舌战群臣,北驱鞑虏,南平倭寇,是我大明柱国之臣,因此有意高攀,不知大人可愿一见?”

杨凌此来四川,为的就是察访蜀王是否有不轨之心。察访察访,虽说处处小心。但是三教九流,能有机会结识,正是察访蛛丝马迹地机会,是以闻言立即欣然道:“仪宾的朋友,想必也都是本地的名士才子,杨某有幸结识,正是一番机缘,这亦有何不可?”

李安闻言抚掌笑道:“我早说大人礼贤下士、好交朋友,哈哈……,果不期然,大人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