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3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4:40
A+ A- 关灯 听书

死尸、斧头、钢刀扔的到处都是,刀斧飞舞,血光四溅,甲板上、船舱里处处闪烁着冷兵器的寒芒。近身作战,明军的优势就呈现出来了。西欧的冷战兵器主要是刀、剑、斧和火枪,而大明由于兵员实在过于庞大,没有足够的钢铁来铸造兵器,所以他们使用的主要是长枪。

这些长枪,有的是用柔韧的白腊杆儿,上边只加了一个铁枪头,有的从头到尾就是一杆竹枪。葡军士兵要攻击目标一是要近战,还要有足够的战斗空间。而持矛的明军可以重叠站位,他们只需站在对手一丈远的地方,从外围90度的范围内即可全部进入攻击,葡军水手节节败退,战舰被明军掌握已是时间问题。有人开始缴械投降了。

艾泽格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摆脱明军返航满刺加了。右翼用猛烈的炮火撕开的缺口成了他逃生的唯一通道,舰队一边用炮火还击着明军,一边向右翼转航,这里是下风口,冲出去他就有把握逃回满刺加。

真正隶属于他的葡萄牙舰队,不过才损失了三艘船而已。实力犹在,还有重整旗鼓再战的机会。如果失败,那就席卷满刺加王宫几个世纪积攒下来的金银财宝,率舰队退回印度,将来积蓄力量卷土重来。

艾泽格一边恨恨地盘算着,一边下达着命令。

阿德妮站在舰首,看到葡军舰队的动静。扭头看了韩武一眼,韩武也在盯着葡军的动向,他的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挥手命令道:“鸣号,让彭提督收兵,本部舰队进攻!”

明军舰队摆出紧追不舍的姿态,前方是韩武的主力舰队,后面是彭鲨鱼、王美人的“狼群”。最前边艾泽格的战舰鼓足了风帆,以最小的弧度飞快地脱离战场。

“轰”远处一声巨响,浪头掀起老高,船体倾侧,船板发出的“吱吱吱”的声音似乎也能听得到。紧接着,又一处海面冒起了高高的水柱,又一艘船剧烈地摇晃起来。

葡军舰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仍然高速向前行进着。阿德妮叹息了一声,默默地转过头,向船舱走去。后边,传来韩武高声喝令:“转舵,侧向驶开!”

阿德妮知道,这样的局面是必然的,双方舰队的正式决战,狼群战术的猛烈袭击,都是为了这一刻做准备,为了让艾泽格自己走进雷区。可怜的舰队,从西方一路东来无敌的舰队,控制着整个印度洋的强大武装,现在已经注定了失败,永远不能翻身的失败。

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就算是达伽马将军或者战神克尔克总督亲自来指挥,也是一样的结局。只因为,在此之前世界上没有水雷这种武器,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艾泽格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强大的爆炸力,掀得船体几乎倾倒。肉眼所及处可以击中这个角度的方位没有一艘船,而且爆炸点来自水下,他真的猜不出这是什么武器。

舰队减速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仍接踵而响,艾泽格总算认清了一件事实:不管明军使用的是什么武器,很明显,这是一种布设在水中,等待着他的舰队去碰撞的炸弹。

三十多艘战舰在艾泽格的一声令下,铁锚“哗愣愣”地沉入了海底,风帆全部放下,他们的战船就地停伯了。四周是湛蓝的海水,波涛温柔地起伏着,可是谁知道下面什么地方、什么方位还有炸弹?整片海域在他们眼里都成为一片恐怖死亡之地,令他们动弹不得。

有五艘战舰被击中,其中包括艾泽格的指挥舰,由于爆炸点在水下,所以所有被击中的战舰现在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海水开始侵入,即便没有明军的阻拦,这样的军舰能否平安驶回港口都成问题。

明军的战舰小心翼翼地绕过这片海域,在他们的上风口虎视耽耽。葡军战舰无法后退,而向前、向左、向右三个方向在他们眼中都视若畏途,他们被困在雷区了。

相邻的几艘葡军战舰相互示意,开始缓慢靠近,搭设跳板,将几位将军接到完好无损的“伯爵号”上,开始紧急商讨对策。这个区域,仍在明军舰炮射击范围之内,明军正在向最好的攻击位置移动。

没有人能拿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水下到处是会爆炸的怪物,无法冲出去,直到现在他们还没瞧见那些东西是什么样子。固守原地不行,明军不可能等到风向转变让他们顺原路退出去。

激烈的争吵让各位火气甚大的船长先生们几乎快把“伯爵号”的会议台捶碎了,就在这时“轰”地一声,明军开炮了。

艾泽格来不及再讨论了,他带领各位将军匆匆奔上甲板。跑到船舷向上风口了望。他的身旁就是一个仰面挂在船舷上的士兵,小半个头颅被弹片削掉了,脑浆四溢,血液凝结成了黑褐色。

另一个萎坐在地上的尸体更加恐怖,已被霰弹射得面目全非。他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弹片,额头上一枚铁蒺藜深深地陷在他的骨头里,这是明军火炮特有的一种弹片。

由于全军已陷入绝望,没有人去收敛战友的尸体。艾泽格对于血腥早已司空见惯,他面无表情地推开那名士兵的尸体,静静地注视着明军的战舰。

这些敌人,到现在为止仅仅和他有过短暂的正面交锋,他们一直在用阴谋诡计。艾泽格的海军也曾用过计谋。但是通常是用计谋配合正面作战,而直到现在,明军都是在用正面交战来配合计谋,把陷阱当成了主战武器。

艾泽格不服,他真的从心底里不服,他希望自己能象一个骑士,堂堂正正地被击败,但是明军不给他这个机会。

葡军的舰炮也开始陆续反击起来,艾泽格环顾着自己的舰队,茫然自问:难道我的舰队要就此丧送在远东?要怎么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