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2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4:11
A+ A- 关灯 听书

贾庆友仍不敢坐,他擦了把汗,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儿道:“草民是个生意人,货船经过满刺加时,被那儿的一伙番鬼海盗劫住,他们扣了草民的船,要求草民给大人送个消息,消息带到,他们才肯归还货船。”

“嗯?”杨凌一下子欠身前倾,注目道:“满刺加?佛郎机海盗?他们要你带什么消息?”

贾庆友吃吃地道:“他们说,佛郎机打败满刺加,统治了那个地方,现在知道大明皇帝对此颇为不满,所以十分惶恐。佛郎机国不愿为此事和大明发生战事,因此想就满刺加问题同大明谈判。如果大人同意,请签一道手谕给我,草民带回满刺加,由大人指定日期,他们愿意派出使团同大人在厦门谈判。”

第285章海上谈判

厦门海域,两艘双桅木船静静地停在风雨中,雨丝如线,迷朦了视线。此时风浪不大,船在海中轻轻地随着波浪起伏着,细润的雨打湿了甲板,湿润如油。

几名水师将领身穿蓑衣,静静地立在船头,雨水打在蓑衣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一滴滴雨珠凝结滚落下来,但是他们仍屹立不动,似乎在关注着什么。

雨雾中两艘单桅帆船驶来了,一名水师将领挥手示意,他的船开了出去,对方也有一艘船迎上来,三百尺、二百尺、一百尺……两船靠拢了,船舷相碰时彼此的船体轻轻摇晃了一下,然后双方的水手便迅速抛出撩钩扯住了对方的船。

一合即分的双船重又靠拢起来,两块踏板同时从双方的船上向对方递去。士兵们接过船板,麻利地绑在船舷上,同时好奇而仔细地打量着对方。不一样的头发、不一样的相貌,但是却可以感觉得出对方每一名战士的身份。

他们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这么和平地打量对手,贾庆友匆匆地奔了过来,这个海运商人无意中充当了一次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人,尽管他是那么的不情愿。

明军将领登船了,葡方出于对安全的考虑,第一次谈判在葡船上进行。他们脱下蓑衣,露出一身鲜明整齐的甲胄、肋下佩着狭锋单刀,若无其事地登上葡舰。他们平静的表情和沉稳的动作打消了葡军士兵的紧张情绪,立在船舷两侧蓬布下的火枪手们紧握的手松了松,枪口悄然垂了下来。

“这位是大明福建水师提督韩武将军、福建布政使衙门参议郑雋然大人、福建海道使唐行云大人、浙江水师千户彭小恙大人。”

对面的葡人首领用刚学来的中国礼仪抱拳一一应答着,贾庆友的紧张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继续道:“各位大人,这位是佛郎机国皇家海军上校桑德将军、米盖尔教士,这位是在吕宋经商的佩德罗船长的代表,他的助手瓦伦特先生,呃……还有日本国猪爪英俊武士。”

几个明军将领刀锋似的目光刷地一下集中在猪爪那张“英俊”的脸蛋上,猪爪英俊习惯性地抓抓**的武士髻,努力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韩武轻蔑地笑了笑,转首对桑德欠身笑道:“贵使一行的人物倒真是五花八门,我们八个人在这海上相逢,倒有点‘八仙过海’的味道。”

几个葡国人不懂什么叫八仙过海,猪爪英俊倒是听的明白,他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只是所有的人都没向他望一眼,猪爪笑了两声,自觉无趣,便又讪讪地忍住。

贾庆友粗通葡语,沟通尚不成问题,他用结结巴巴的葡语和桑德说了几句话,然后对韩武道:“桑德将军请您和诸位大人入舱。”

桑德也做出一副伸手邀请的姿态,韩武点了点头,率先向船舱走去,彭小恙晃动着健硕的身躯,经过猪爪英俊的身旁时,甲胄护肘部分突然晃动了一下,从猪爪英俊胸腹之间蹭撞而过,同时挑衅地瞥了他一眼。

猪爪英俊痛得闷吼一声,身子倒退了两步,他勃然大怒,扭曲着面孔霍地一下握住了武士刀长长的刀柄,“嚓”地一声刀芒乍现,就欲拔出砍杀。

米盖尔教士按住他的手背,微微摇了摇头,此时彭小恙等人已步入船舱,猪爪英俊恨恨地推刀入鞘,咬着牙跟在三个西洋人的后面走进船舱,他身材矮壮,站在后边只看得见前边一人的背影,倒不会再和彭小恙发生冲突。

双方寒喧了几句,桑德便开门见山地道:“我们来自遥远的葡萄牙王国,并无意冒犯大明朝廷。满刺加是一个野蛮人的小王国,他们已经被我们兼并,但是作为葡萄牙王国的属地,我们尊重大明国在东方至高无上的地位,愿意就此事同大明国谈判。”

韩武摇摇头笑道:“桑德将军,我很想知道贵国要和我们谈判些什么?满刺加是大明的属国,称臣纳贡并接受大明军队的保护,你们现在侵占了满刺加,满刺加苏丹苏端妈末国王阁下已经向我大明皇帝陛下请求出兵援助复国,我们应该维护自已藩国的利益,不是么?”

米盖尔教士微笑道:“将军阁下,我国国王非常希望和东方伟大的帝国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的海军是西方最强大的力量,由于满刺加对我们的怠慢,我们兼并了他们,取代了他们的统治地位。现在,做为满刺加的主人……”

布政使参议郑雋然立即说道:“不,没有获得大明朝皇帝的承认,你们就不是满刺加的主人,也就没有权利代表满刺加来讲话。”

桑德不悦地耸耸肩,冷笑一声道:“很遗憾,阁下,事实上现在正是我们决定着满刺加的一切。”

彭小恙立即也学着他耸耸肩,针锋相对地道:“所以,我们来了!”

瓦伦特一见火药味浓厚,急忙当和事佬道:“诸位先生,请安静、请安静,请让我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