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2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4:09
A+ A- 关灯 听书

一连串的‘如何’把桑德问地哑口无言,他恼羞成怒地道:“就算不攻击明朝本土,至少要保护满刺加的安全我们总做得到把?问什么要求和呢,这里是东方的香料、瓷器、丝绸、茶叶流动的必经之路,只要拥有这里的绝对贸易权,那么开罗和麦加将彻底破产,而威尼斯也将得不到它所需要的香料和丝绸,除非派他们的商人道葡萄牙花大把的金币购买。”

报仇心切的宫本浩并不介意葡萄牙人打沉了他们几艘战舰,却对在大名陆地上的失败耿耿于怀,极力鼓动艾泽格和桑德对明开战,而拉马里奥和佩德罗则持反对态度,双方争执不休,雇佣兵团长阿隆索则眼观鼻鼻观心,俨然老僧入定。

双方正争的不可开交,一个东方人形色匆匆地走进来,对侍者低语了几句,侍者急忙把他引到宫本浩身边,宫本浩听他耳语了几句,脸色忽然变的极为难看。

正在争吵的双方都停了下来,艾泽格奇怪地问道:“宫本先生,出了什么事?”

宫本浩双手扶膝,一字一顿地道:“阁下,我刚刚收到的消息,濠镜的佛郎机人由于杀死了索贿的海道使,被迫逃往浯洲屿,他们……已经被明军打败了,我的人在福州大街上亲眼见到上千的佛郎机人被押解着经过。”

艾泽格吃惊地道:“怎么会?我知道那些人,他们虽然是走私商人,但是武力并不弱,他们的四艘主力战舰,火力并不比我们的战舰差多少,我正准备派人去和他们联系,希望和他们联手呢,明军出动了多少战舰,打了多久?”

宫本浩迟疑了一下道:“福州港的大型战舰并没有出海。所以我的人也搞不清他们出动了多少船,不过军营调兵出海我们是知道的,他们凌晨出发,至落暮时分返回,来回一共只用了一个白天地时间。”

大厅内的嘈杂声彻底消失了,静的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见。过了许久,拉马里奥振衣而起,用高亢的语调大声道:“将军们、先生们。我们必须马上做出决断,不能等到明军的战舰开到我们眼皮底下再去谈判,我认为最正确的作法就是马上和明廷取得联系。通过谈判解决满刺加问题。”

他指着门口大声道:“明军水师的战力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能尽量抓捕而不是杀害我们的移民,也说明他们有谈和的诚意。机会稍纵即逝,不能再等下去了,先生们。我可不希望当我们的宴会结束时,穿着明军盔甲的士兵就从门口直接冲进来,然后把我们从餐桌上押进牢房。秉承国王陛下地旨意,和他们谈判吧!”

艾泽格和桑德面面相觑,过了许久,艾泽格才颓然坐倒,说道:“……好吧,桑德,派人去和杨凌取得联系,我们谈判。我们愿意比照明廷属国的旧例。向他们称臣纳贡,以求取贸易上的自由和满刺加的拥有权。”

他有抬头对桑德道:“马上派人通知阿尔布克尔克总督,尽可能的抽调战舰和军队,能调多少就调多少,无比尽快增援满刺加以防万一。”

杨凌对于何总兵、成绮韵、阿德妮‘三人军事小组’做出的决议万分满意。对于战果更是满意万分。不过阿德妮也亲自登岛作战这件事,还是令他后怕不已。

余悸未息的杨凌一回到房中就对阿德妮施以家法。紧绷绷弹翘力十足地小屁股被打了几巴掌,换来一副委委屈屈、楚楚可怜的哀婉模样。却不肯开口求饶认错。

杨凌无计可施,转而去惩罚绮韵。同样的巴掌落下去,却是眉娇目媚,体酥如蛇。被打的一脸春情荡意的成绮韵,就像缠在他身上的藤,杨凌被弄的没皮调可弹了,本想夫纲大振,最后却演变成了一场盘肠大战,成绮韵总算是被战的……求饶了。

不过这件没有留下什么后患的事还是给了杨凌一个警醒:家事国事天下事,有轻有重有缓有急。有时家事该舍就得舍,二女之情该放就得放。

如果他不在的时候,他的部下做了错误的决定,用残酷的杀戮引来满刺加海盗提前发起攻势,那么准备不充分地明军很可能陷入被动,至少也要付出更多的伤亡,那就因为他地一己之私,枉害了无数无辜的性命了。

被捕地走私队伍出现黑奴令他有些意外,经过审问杨凌才知道西方现在已经开始黑奴交易了,已经有海盗船专门一掳获异地人口贩卖异地牟利的事情。这支走私船队里的黑奴,就是他们从西方海盗船上购买来的。

同时由于他们寄居澳门,所以虽然很少从澳门本地倒卖人口,不过也同样干着掳卖西方人口到东方,在掳卖东方的妇女儿童道西方的肮脏勾当,这样一来,杨凌对于首恶自然不会从轻发落,除了安置好妇女儿童和黑奴免受别人打扰,罪大恶极者一律移交按察使司审问,按大明律法处置。

这天上午,一名福建商人来到总督府,点名求见杨凌杨大人。总督府上下已经习惯了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求见总督,而且也知道这些阿猫阿狗大多来头不小,所以丝毫不敢怠慢,急忙把他迎进客厅,便去禀报杨凌。

杨凌闻讯,忙赶到客厅,那商人见了杨凌客客气气地见礼道:“草民贾庆友拜见总督大人。”

杨凌笑笑道:“贾先生不必客气,你是……?”

贾庆友不敢就坐,赔笑说道:“草民是一介生意人,经常跑南洋,做些药材买卖。”

杨凌一听是个真正的商人,心中好奇心一去,不免有些懈怠,他懒懒地在椅上坐上,淡淡地道:“哦,不必太客气,你坐下回话吧,你有什么事要见本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