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2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3:53
A+ A- 关灯 听书

只是……土人被迫投降的结果,常常是有战斗力的青壮年被屠杀一空,“从轻发落”从来都是一句空话,如果他们的兵力不足以控制整个部落,屠杀就成了必然的手段。

成绮韵又道:“方才见几位将军在外面试演战船,正提及以小船打大船、以多船打少船的战法。这股佛郎机人战力有限,我们又是以迫降为主,不宜大量杀伤人命,正好让舰队拿他们试演一下这种战法。”

何炳文笑道:“你说彭鲨鱼的‘五点梅花阵’么?唔……”他略一思忖,双眉一展道:“好,就这么办!来人呐,击鼓聚将!”

※※※※※※※※※※※※※※※※※※※※※※※※※※※※※※

“塞拉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应冒险逃向满刺加,尽管有大明水师阻挡,可是只要冲过去我们就是安全的,现在怎么呢?站在这儿我都看得到对面的陆她,大明朝廷一定会派军队来的。”

一个金发男子不耐烦地摇头道:“皮雷斯,不要再抱怨了,满刺加的人是一群海盗,我们没打过交道,可能还是些西班牙人呢。”

短火铳在他腰间的皮带上晃荡着,他扯断了一根草茎,皮靴踏着郁郁葱葱的野草攀到崖顶,叉着腰端了几口粗气:“就算他们是葡萄牙人,也不过是一群流氓、囚犯、强盗的组合。明朝的官员也许会砍掉我们的头作为惩罚,可是落在这些海盗手里,他们会把我们所有的男人沉到大海里,然后抢光我们的金币,玩弄我们的女人。

他耸耸肩,说道:“亲爱的皮雷斯,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落到明朝人手里。也不愿意被海盗们的双刃斧大卸八块,丢到海里喂鱼。”

他说着,走到悬崖边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

崖下是湛蓝的海面,澄澈的如同一块美玉,拍击在岩石上的浪花,洁白得就象缀在美玉上的百合花,海浪推动出一条条白线,如同美丽的花纹。

他把双肘支在膝盖上,烦躁地扶住了额头,海风拂动他的头发,就象他的心情一样烦乱。皮雷斯是个四十多岁的红发男子,他在塞拉弗肩膀上宽慰地拍了拍。然后也在他身旁坐下来。

海鸥掠空低翔,传来一声声鸣叫。皮雷斯低声嘟囔道:“我们携带的粮食只够吃七天的,马考官员被杀的消息一定已经呈报给他们的政府,我不认为他们会坐视不理,总得想个办法。”

他说的马考就是澳门,初来此地时他们登岛向正去妈祖庙里进香的百姓生问起此地名称,百姓误码以为是问庙名,便回答说“妈阁”,这些语言不通的葡人便认定此地叫“Macan”,如今虽然知道这里的真正地名了,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以马考来称呼它。

“我知道,如今逃去吕宋更安全一些,可是能否站住脚还不好说。另外“美人鱼”号受炮击严重,得停港维修一下,最可惜的是我们还有三艘商船没有回来。我们匆忙从马考逃走,恐怕要和他们失散了。”

塞拉弗激动地站起来,摊开双手大呼道:“我的上帝啊,那是我刚刚出资建造的三艘货船啊,他们得不到消息,返回马考时会被明军收缴的。该死的,我的船、我的船。船啊!”

他最后一句“船啊”声调陡然拔高了八度,形同鬼叫一般,把皮雷斯吓了一跳,连忙道:“塞拉弗,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中国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在吕宋重新扎稳脚跟,船还不是想建多少就有多少。”

塞拉弗象见了鬼似地指着海面,直着眼继续嚷道:“船啊,好多船!我的上帝,是明军的战舰!”

皮雷斯愕然扭头望去,海面上果然有数十艘战船浩浩荡荡向这里驶来,船帆张布,乘风破浪,皮雷斯不由脸色大变,也跟着怪叫起来:“上帝,好多船啊!快快,马上逃走!”

塞拉弗定晴看了看,眯起眼道:“全是小船,没有大型战舰,论速度我们跑不过它的,凭我们的火力可以干掉它们,来吧,马上下山让战舰出港,被堵在海湾里就要完蛋了。把它们打沉、撞沉,在他们派出大型舰队前,我们还可以有充分的时间修好‘美人鱼’,然后逃往吕宋。快走,皮雷斯!”

危机临头,两个投机走私商人亡命的本性被激发出来,他们匆匆下山召集战船出海迎战。当他们起锚升帅,缓缓驶出海湾时,在那些明军战船后面出现了同样数量的平底沙船,半途转句,利用适于浅水和暗礁区行船的特点,向唔州屿多礁石的一面海岸迫近,而正从海湾里拐出来的葡人战船根本没有发现这另一股敌人。

这伙葡人有五艘战舰,但是在逃跑中,“美人鱼”号受损严重,正停岸修理,仅余四战舰,此外还有两艘配备四门炮的武装商船,凭着船坚炮利,他们呈雁翅型向明军舰队气势汹汹地迎了上去。

湛蓝的海水翻涌着,对面的明军舰只虽然很多,可是明显都是些小型战船,根据他们的了解,这样的战船每船只配备有两门火炮,这样的火力显然不放在他们眼里,所以充当排头兵的“海盗王”号根本没有等候两翼的配合,就加快航速向明军舰队冲去,想首当其冲打沉几艘明舰,从气势上将明军战舰打垮。

白发苍苍的彭鲨鱼扶着船舷站在舰首,韩武和另一名水师将领站在舵盘旁边。这一战是首次经微弱火力的多船对抗火力密集但数量相对较少的敌舰,属于技术战,为了以防万一,象韩武这样半道出家的水师将领多抱着学习和观摩的态度,而将正式指挥权力交了海战经验娴熟的老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