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0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3:02
A+ A- 关灯 听书

有些平时过于谨慎的富豪原来只是徐经、吴济渊等人踊跃投资,参办朝廷水师,所以跟风投注一些资金,为此还忐忑不安,生怕这些钱有去无回。如今见此情形,不禁暗暗后悔以前对龙江船厂和江南海事衙门的投资太少,以后想从中捞取好处也缺乏话语的资本。

这些人嗅觉灵教,最善于从风吹草动中触类旁通,寻找商机,如今见此情形,一个个开始暗中盘算起了主意,准备回到苏杭后就向谷大用的衙门投入更多的运作资金,以谋取最大利益。

杨凌若无其事地陪着徐经等人站在码头上,直到货物装毕,起锚扬帆,这才拱手送他们离开,一溜大船缓缓启程了。

杨凌目送着船队离开,这才对韩武低语道:“我在进货码头茶室等他,叫关口放他们进入,不得有丝毫刁难阻拦,还有,不要派兵把守,不要上船检查,只要不携带武器,允许水手下船。”

十余艘军舰护卫着几艘巨大的商船浩浩荡荡扬帆出海时,雪猫的船队正好擦身而入,明军水师战舰侧舷上下两层黑洞洞的炮口近在咫尺,看得海盗们心惊肉跳,轻佻狂傲之气顿时收敛。

雪猫姓文,他的长子名志远。这位文大少名字起得虽好,却并不象他老爹企盼的那样志向高远,而是个志大才疏的家伙。

他明明是海盗。偏喜欢附庸风稚,平素一身轻袍、手执小扇,总喜欢温文尔雅,只是那副尖嘴猴腮的形象怎么看都象衣冠沐猴。

他是雪猫之子,雪猫的部下不敢不敬,其他诸岛海盗却送了他个绰号:贱猫儿。

贱猫儿在水师将校陪同下进了码头茶室,一见这位总督大人与自已年龄相当,不由得眼光一直,这才手握小扇,上前深施一礼道:“小生文志远,见过总督大人。”

杨凌大刺刺地坐在椅上正品着茶,面前一个绮罗红衫的女人正蹲在那儿轻柔地蹲在那儿轻柔地给他捶着大腿,听见他说说话,杨凌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摆摆手道:“这又不是公堂,不要拘礼了。来来,坐,坐吧。”

说着他顺手把茶杯递给面前的女子,那女子盈盈立起,眼波低垂,趁旁人没注意,飞快地嗔了他一眼。趁接杯的功夫,在他掌心掐了一把,这才捧杯退向一旁。

贱猫儿称谢在侧座坐了,一瞧这美女样貌与中原女子不同,粟黑的卷发,高鼻深目,俏丽中别具韵味。眼光不由又是一直。

他心中痒痒地忖道:“想必这就是狗爷送给杨凌的那个西洋美人儿了?果然貌美。杨凌到码头上都带着她,,看来狗爷果然送了个妙人儿给他,我们可真是落了后脚了。”

杨凌瞥了他一眼道:“听说雪猫岛主在海上四处打击倭寇,战果非凡,本官已着人向京里递上了奏折为他请了。”

贱猫儿忙收摄心神,恭敬地道:“小生代家父谢过大人,家父接受朝廷招安之意甚诚。此番前来,小生特意携了俘获的倭人及财物进献大人。随着剿倭得力,今后定然还有进献。朝廷方面,还请大人多多美言。”

“哈哈,这是自然,本官刚刚送了一支商队出海,你也看到了。贵岛部众常年在海上行船。待海运一通,水师急需这方面的人才。如果文岛主表现得宜,本官就向皇上保荐他做海运都督,你看如何?”

贱猫儿听得心热不已,这海运都督实权何等之大,到那时整天打交道的都是豪商巨富,油水充足。自己再挟带些私货,日进斗金呐。而且朝廷真要是让他们督管海运,势必也得配备方才所见那种上下两层甲板均可配备的重炮。

到那时自家百余条船全配上这种利器,进可为官,退可为匪,这样的实力谁人能敌?如果利用海运远洋之便在海外私蓄人马,筑基海岛,既可利用朝廷的财力物力,在海上又俨然独立一国,为所欲为,这样的买卖太划得来了。

杨凌信口开河,开出一张永不兑现的空头支票,把贱猫儿美得心花朵朵开,站起来连连道谢。杨凌笑道:“难得文岛主对朝廷一片赤胆忠心,本官就先接受献倭,然后再为文公子接风洗尘。”

这是第一次晋献礼物,雪猫也不敢太寒酸了,除了捆绑来大批双手染满鲜血的倭寇,还送来大批的倭人家眷和财物。

杨凌象征性地做了个接收仪式,然后令何炳文将所有人员、财物押走处置,随后为文志远安排了住处。那是一幢前些天抄没的官员豪宅,而且将这有园子有楼房的豪宅赠送了给他,当场交割了地契房据,至于那四艘海盗船,停泊在港口内,杨凌也未派重兵把守,并且暗中分吩咐韩武外松内紧,只要没有人闹事,任他们上岸回船、出海入港,决不做丝毫阻拦。

杨凌虽未亲自陪同,却让福州知府及水师官员陪着文志远饮宴,接来送往派马派轿,对他热情无比,还安排了几个色艺俱佳的福州名妓陪宿。

那些仆役侍卫们见了他文大公子,更是言必称公子,行必如大人,恭恭敬敬地把个贱猫儿哄得眉飞色舞,大有乐不思蜀之感。

文志远在福州住了三天,这才恋恋不舍告辞回岛。雪猫听了文志远的回复,比马空闻捎回来的话更信了几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嘛。

他详详细细询问了一番在福州这几日的动静。听说军政官员对儿子礼敬有加,停泊在港口的海盗船纵是在晚间,官兵也不设侍卫看管,对他们宽和之极,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杨凌允诺的海远水师提督一职,就象悬在驴子前头的一捧草,吸引着雪猫只顾盯着这个位置,竭尽全力地多剿倭寇,以求取悦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