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80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3:00
A+ A- 关灯 听书

阿德妮被他的爱抚弄慌了,她很享受和杨凌的亲吻,但是身体地爱抚,这样过于亲密的动作,对一个从未有过恋情的少女来说很难马上适应。

阿德妮只觉心跳气促,脚下一软,腿弯碰到床沿,竟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这才逃出了杨凌的魔掌。她羞昵地看了杨凌一眼。用略带沙哑和磁性的嗓音咕哝了几句话。

杨凌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道:“别跟我说鸟语,你刚才说什么?”

阿德妮羞涩地摇摇头,想了想忽又“咭儿”一笑,俏皮地横了他一眼,眸子里羞中有爱,涩怩地道:“杨。你这是要提拔阿德妮上尉,还是要推倒阿德妮上尉呀?”

这句一语双关的话说完,她倏地一哈腰,从他身旁一溜烟逃了出去,房中只留下一串欢快的笑声和一脸苦笑的杨凌。

***************

福州码头,徐经、吴济渊等江南豪富的商船正要出海。

大海上,船犁碧波,浪花飞溅。隶属雪猫的四艘六桅大帆船载着海盗和俘虏的倭人正向福州港来。

八艘上下两层甲板密布着亲式火炮的战舰停在港口中,官兵、水手、商人忙忙碌碌,码头上一片兴旺繁荣。

杨凌将东海大益雪猫献俘和江南巨商运货出海安排在同一天,同时展示强大的水师阵容,自然有着深层次的重要含义。

明军水师原来装备了三艘新式新舰,用剿获的佛郎机炮又装备了三艘,加上这段日子南京火器局和福州火器局日夜赶造出的大炮,全副武装了八战艘战舰。

杨凌命浙江水师派新式战舰护送徐经等人的二艘大商船来到福州,然后从福州港再扬帆出海。当然,届时真正派出护航的战舰只有两艘载有新式舰炮的战船,和两艘一般的战舰。

同时,由于这些海上巨商的私船原本就具有作战功能,船上的水手其实也都是擅长海战的战士,所以非常时期行非常事。为了安全起见,杨凌又允许这些商船每艘配备了八门普通的火炮。

这样强大的火力阵容只有拥有犀利火器的西洋海盗才能抗衡。而且他们还得事先了解船队往返的准确日程、途经的详细航线,同时派出过半的武装力量,在商队肯与其决战的情形下,否则有这样强大的武力,茫茫大海处处是路,商队在战舰掩护下要逃而不战的话基本上不存在风险。

港湾内的波浪轻轻拍打着船舷,搬运工人正将各种货物和清水、肉食、米粮、水果、青菜等分门别类地装船。此次出海因事关重大,彭鲨鱼特意派了他行船经验丰富的长子,浙水师千户彭大勇为舰长,商团首领则是徐家的二老爷徐纶。

徐纶三十出头,一身湖丝直裰,头戴方巾,显得文质彬彬。彭大勇四十来岁,脸膛黑红,矮壮剽悍,沉稳中透着精明强悍。两人陪在杨凌、何炳文、韩武等人旁边,后边跟着各舰的管领军官和一众商贾。

“跑一趟吕宋并不算远,不过海上行船,天灾**都得防备,万一遇上风暴,在海上就指不定飘泊到什么时候,所以该准备的东西一样也马虎不得。”

莫看徐纶斯文如秀士,朝廷禁海时,他可是徐家走私船的船主。穿上文袍便是秀才,光了膀子便是土匪,不但人悍勇,而且远洋行船方面比彭大勇这些海上大盗还要熟稔。

“大人请看,除了米粮清水必须加倍准备,水果、豆类等也必不可少,少了这些远洋行船海员们要生病的。水果不宜携带,便制成果干和蜜饯,还有干菜、腌菜和豆子,至于鲜鱼可以随时捕捉,倒不必准备。”

杨凌点点头,笑道:“徐公子常年跑船,见识丰富呀。这方面就不是我们水师所长了,一路行船还要请徐公子多多指点,将来我大明水师要扬帆四海。这些东西不注意,是要吃大亏的。”

徐纶受宠若惊,连忙笑道:“应该的,应该的,不敢劳大人吩咐。其实,往返吕宋,纵遇风暴也不必准备得如此之多。呵呵,主要是因为劳动水师护航,家兄过意不去,所以才多准备了这些东西。因为担心有些水师兄弟不喜鱼腥,船上还备了熏肉、腊肉。”

杨凌哈哈笑道:“当兵就得有个当兵的样子,徐公子别太惯着他们了。一趟船跑下来,这些兵要是都养得肥头大耳的,以后有仗还怎么打呀?”

他笑吟吟地看了眼彭大勇,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徐公子厚意爱重,这一路安危可就要托付给你了。”

彭大勇抱拳道:“谨遵大人吩咐,家父说过,这趟行船,要我小心在意,人在船在,人不在船也得在,决不能给大人丢脸。”

杨凌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就在这时,刘知府勿勿行来。向他施礼道:“大人,东海雪猫向大人献倭俘和财,四艘大船已停伯在港口外,请求大人允见。”

杨凌招招手,淡淡地道:“让他先候着吧。来,徐公子,这边请。”说着泰然自若地举步向前走去,好似挥不在意。

在场这些江南巨商私下行船东海、南海,虽说财大气粗,船上也有武器,为了避免麻烦,以往走私还是要按规矩向四大寇晋献财帛的。

他们早听说王美人、白小草已归附朝廷,如今这支水师更是由普陀山的老当家彭鲨鱼的长子带领。

如今见大盗雪猫向钦差敬献战倭和战利品,毫无疑问这人也是降了,东海四寇至少有三家已经接受朝廷招安,风闻海狗子也在和朝廷密议招安,看来东海很快就要平定了。

今日又见大明水师船坚炮利,有这样强大的水师保护,天涯海角何处去不得?将来跑船的次数可以大大增加,运载的商品可以盛运更广,获利之丰难以想象,众商贾富绅一个个想到这里,心中振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