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9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42
A+ A- 关灯 听书

被十三艘战舰近距离排射产生的船体伤害比海战中造成的所有创伤更严重,从创痕来看,对方的火炮狠、准、杀伤力惊人,落点密集、创口巨大,可以令人想象对方的战船配备着多么可怕的火器。

东海四大寇都多少知道些西洋火炮的厉害,尤其是海狗子、雪猫和白小草,他们距陆地较远,同西洋海盗的交道打的更多,目睹此情此景,无不心中凛然。被海潮推上沙滩的残缺不全的腐尸和岸上被处死的海盗,更令他们心中惊惧。

至于佩德罗,自己战舰上的火器装备,自然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在他的战船火力攻击下,对方可以给他的战舰造成这样可怕的创伤,然后从容收拾惨局,将受损进水的战船拖到岸边拆卸战利品,可见战斗结束的非常快。

明军到底拥有什么秘密武器?为什么以往同明军的接触中始终没有碰到过?一下子损失了两条主力战舰的佩德罗,不得不为自己在东方的处境,开始长远考虑起来。

********************

拈起一枚樱桃丢进嘴里,吮尽酸酸甜甜的果肉,轻轻吐进旁边的碟中。但这一切都似乎是无意识的动作,他倚在床头,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身上只着一件柔滑轻软的素白色袍子,用一条带子在腰间松松地系了,领口露出一大块肌肤,刚刚沐浴净身,榻上的被褥又是上好的织品,触处一片柔滑,真的令人十分放松。

“大人在想什么?”成绮韵一袭浅绯色宽袍,侧身坐在榻边,嫣然问道。

一头湿流流的长发披在她肩上,显得俏脸柔媚无比。她的素手中握着一柄牛角梳,轻轻梳理着油亮如丝的秀发。

“这些日子,东海四大寇和吕宋的西洋海盗都去过独龙岛了,我在想,雪猫和海狗子是不是应该向我们有所示意了呢?嗯……差不多也该派人来了。另外,京中说满刺加国王时不时的就跑去向皇上哭诉一番,你也知道,皇上心高气傲,他是不会容忍自己的藩国受到这般欺侮的。何况满刺加一失,南洋六十多个属国无法向朝廷进贡,用兵是早晚的事。希望独龙岛一战,能暂时遏制西洋海盗的野心,给我争取足够的时间。”

“呵呵,派往满刺加的秘探不是还没回来吗?况且咱们新得了近五十门火炮,纵然现在开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大人莫忘了,皇上最在意的还是四川的事,那位蜀王爷跟出了家似的,整天躲在青羊宫修身养性,我真担心你到了四川找不出他一点把柄。”

成绮韵说着,已梳理好了头发,将秀发拂散于肩后。再看她月眉细细长长,眼波狐媚之极,瑶鼻儿精巧,红唇上挑,一种青春娇美写意在脸上。

杨凌呵呵一笑道:“那我也出家做老道,陪着那条老狐狸一齐在青羊宫练练丹。”

“大人……也要出家为道?不知道在那清苦的地方能呆得了几天呢?”成绮韵媚眼一飞,昵声说道。

她面对杨凌坐着,烛光自背后射来,衣??透明,凸显出一身完美无瑕的动人曲线,那双眸子象猫儿似的妩媚动情。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衣衫微微敞开了些,胸口露出一抹莹润粉白的肌肤,玉雪**半隐半露,从幽暗中看去,粉莹莹,颤巍巍,茵蕴绰约,让人感觉很是美妙。

杨凌一阵心猿意马,忍不住道:“若只陪那老狐狸,自然乏味,若是再有你这小狐狸陪着,呵呵呵……”

“有我陪着怎么样呢?”成绮韵柔媚地一笑,“我们试试好不好?”

“什么?试什么?”杨凌问道。

但是成绮韵没有回答,她娇娇俏俏地矮下身去,伸手分开了杨凌的袍子,袍下不着寸缕。柔软温润的小手触摸到了他的敏感之处,轻柔得就如蝴蝶在花蕊上展翅,捻搔挑揉,冬蛇复苏。

红润的嘴呵着热气凑了上去,成绮韵用樱桃小嘴吮住了,微微扬起头,抬眼向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如墨的长发披散了下来,脸上垂下几缕青丝,那发丝间媚眼如水。

成绮韵就这么抬起眸子看着他,满脸撩人的表情,然后红润丰满的嘴唇一寸寸滑了下去,杨凌“嗯”了一声,仰起头,双手抓紧了光滑的丝被,强忍着无边的快意。

**几度,忽然,他觉得下体一凉,低头一看,只见成绮韵向他调皮地笑着,从旁边瓷盘中拈出两粒小小的樱桃放进嘴里,然后再次低下头去……

强力的吸吮和挤压让杨凌飘飘欲仙,身体一阵阵地颤抖。灵巧的舌尖和柔软的果肉球一阵阵磨擦转动……

“呀!呀呀~~快住手……住口,韵儿……”杨凌终于忍不住了,轻轻推了推她的香肩。

成绮韵发出“咕儿”地一笑,抬起头来,用一双水雾迷朦的眼睛睇着杨凌,伸手取过盘子慢悠悠地吐出舌尖,向里边吐出两粒樱桃,果肉已糜了,濡着唾液的粉唇湿湿亮亮的,竟比盘中的樱桃还要红嫩。

杨凌鼻息粗重地替她除去衣衫,一件浅罗轻衫顺着她的香肩粉背滑落,白皙粉嫩的椒乳,与俏立的嫣红乳珠相映生辉,尽现眼前。

烛影摇红,两个耳鬓厮磨的人儿纠缠在一起,成绮韵披散着乱发趴在杨凌身上,丰挺的堆玉**轻轻地抵在他的胸膛上,半睁的秀眼中满是盈盈水波。

心神俱醉的杨凌,顺着她香肩优美的曲线悄悄摸掌向浑圆挺翘的**,着手处凝脂般的肌肤温润滑腻。成绮韵愈发娇媚清艳,昵声对杨凌道:“大人,您是要小狐狸这么陪着您么?这……可是犯了色戒了呢。”

翘臀上“啪”地一声脆响,换来成绮韵娇嗔的一声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