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9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39
A+ A- 关灯 听书

彭小恙挥舞着鬼头刀四下寻找着对手,他的刀刀背厚重,上边九个铁环叮当作响,挥舞起来雪雪生风,较之西洋的双刃斧毫不逊色,加上他一身的武艺,许多海盗丧命在他的刀下。

他一边砍杀着海盗,一边抽暇观察船上动静,很快就发现一个披着斗逢、手使细长利剑的翘胡子海盗,似乎是一个首领。

浑身浴血的彭小恙立即向他冲了过去,费尔南多的击剑技巧和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和年富力强的彭小恙刀来剑住,杀成了一团,同时他利用剑轻和熟悉船上情形,不断跳跃移动着,利用周围的物体作掩护,消耗着彭小恙的体力。

彭小恙发觉了他的企图,费尔南多刚刚绕过罗盘,彭小恙就刀交左手,向怀里一探,顺手一杨,白花花的一团东西就扔了出去。

费尔南多急忙一退,同时举剑便刺,不料那件东西在空中却变大了,利剑一剑刺空,随即一张鱼网罩在了身上,铅坠立即下坠,将他整个人罩在里边,举剑行动步步艰难。

彭小恙“铿”地一刀砸飞了他手中长剑,然后一脚将他踢翻在地,拖着网将人扯到一根桅杆底下,扯过绳子迅速地绑了几圈,将他拉上了桅杆。

注意到费尔南多被生擒的海盗们惊慌失措地叫喊起来,这一来海盗士气大落,整艘船上顿时呈现出一边倒的战斗局面。

韩武的战舰也靠近了海盗船,此时他已猜出血红色三角旗的大致意义。站在船首,韩武默然观察了一下两艘战舰上的情形,说道:“把我的弓拿来。”

韩武接过亲兵取来的弓,取了一枝火箭搭在弦上,然后点燃箭头,对准那面血红色的三角旗一箭射去,火箭正中旗面,将在风中飘扬漫卷的战旗钉在桅杆上,火烧起来了,战旗顷刻间燃成一团灰烬。

目睹此情的海盗们见状,放弃了抵抗,开始到处逃窜起来,然而茫茫大海,他们能逃到哪里去?费尔南多目睹此情此景,只得高声喊道:“将军阁下,我是他们的船长,现在我代表我的战舰和战士向阁下投降,请将军阁下制止您的部下继续屠杀!”

彭小恙哈哈大笑,“将军阁下”这个称呼令他有些飘飘然,但是想到成绮韵“斩尽杀绝、寸草皆诛”的命令他又不禁犹豫起来。

这时韩武在十多名亲兵的护卫下也踏上了海盗船,对彭小恙道:“彭大人,只要他们停止反抗,就命令你的人停止战斗吧。”

彭小恙急迎上去,低声道:“大人,成大人吩咐过,要……”

韩武打断道:“我知道,成大人吩咐的是将曹天宠部斩尽杀绝,以镇慑东海群盗,这些西洋人突如其来,还是带回去交给大人处置的好,或许会有大用。”

他说到这儿,压低嗓门道:“你看,那艘船已经快沉了,这艘也毁坏严重,如果逼急了,他们凿沉了船怎么办?”

彭小恙咧开嘴笑道:“那就回自己的船呗,哈哈哈,大人你真是……”

韩武瞪了他一眼,低嗔道:“笨蛋,你看看这船上有多少门大炮?沉了以后你捞得起来?真等把他们杀光了,这船也就完蛋了。现在得赶快停战,马上把船拖到独龙岛边上去,两艘船上的火炮,你一半,我一半,怎么样?”

彭小恙眼睛一亮,一拍后脑勺道:“对呀!我简直就是猪!对对对,大人说的对。”

他马上转身喊道:“停战!停战!接受投降。你***,别砍啦,这都是肥羊啊!”

************************

战斗结束了。海盗们丢下了武器,两艘千疮百孔的海盗船被拖回岸边。此时曹天宠的战舰还在燃烧,瞧这样子至少得烧上一天才烧的完,不过船上到处浓烟滚滚,已不可能再呆得住人。

水中有些海盗抱着触板木头或沉或浮,明军的战舰经过时,被毫不留情地射死。有少数跳船游上了岸的海盗,仓仓惶惶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船一到岸边,韩武就命官兵上岸搜索,同时着人扑灭西洋海盗船上的火势,清点火炮数量。彭小恙的人多,他分出一部分看管西洋海盗,另一部分上岸抓海盗、抓女人,自已则瞪着一双牛眼,紧跟在韩武身边,生怕他作弊私留下一门火炮。

五十门佛郎机炮,其中有三门在刚刚的炮战中被损毁,两家各分二十三门还多出一门。彭小恙追在韩武身边,死磨硬泡要把这门炮要走。

直到韩武答应抓回的女人福建水师一个不要,全部交给浙江水师处置。此时被官兵搜捕到的女人也陆陆续续押到了海边,彭小恙掐着下巴站在船舷边,看看下边那些妖精,再看看多出的那门火炮,肉疼了半天才答应下来。

搜寻到的海盗按照彭小恙的吩咐全部就地处决了,三艘起火的海盗船也被拦索拖到岸边浅水处才弃之不管,目的自然不言自明。

待西洋船上一切有用的东西以及火炮、火枪、利斧等武器全部搬到明军战舰上后,十三艘明军战舰驶离独龙岛,离岸上一箭之地时,十三艘战舰一字排开,对准五艘海盗船的要害一通排射,烧得最厉害的一艘海盗船被炮火当场打散了架。

将海盗船彻底破坏,出自成绮韵的授意。歼来这股海盗本身并没有意义,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就在于战事结束后以“增灶法”故布疑兵,留给有心人欣赏。至于这次意外地弄到五十门大炮,倒真是意外之喜了。

独龙岛之战果然引起了有心人注意。王美人来了,海狗子来了,雪猫来了,白小草来了,吕宋岛上不知出了什么状况的佩德罗也来了,每一批人来,都围着那些战舰残骸转来转去,仔细打量,一个个面色凝重,不发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