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9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33
A+ A- 关灯 听书

随后两艘明军战舰从海盗船左右滑过。以火箭和飞天喷筒进行了最后一轮近距离火力倾泻,当它们的船身完全从海盗船尾的遮掩下呈现出来时,身后已是一片火海,烈焰滔天。

随即“威风”、“威远”两舰逼近那艘耀武扬威的西班牙战舰“冒险号”,为友船解围。“威昌”号已受损严重,主帆、尾帆折断,中舱起火,基本丧失了战力。“威胜号”游弋在“冒险号”周围,不断发射炮火吸引它的现意,以免它对失去机动能力和作战能力的“威昌”号实行摧毁性打击。

就在这种紧张时刻,“威风”、“威远”两艘毫发无损、士气高昂的战舰加入战团,令陷于绝境的“威昌号”官兵士气大盛,同时“威胜号”也甚有默契地呈品字型将“冒险号”急围在中央。

这样的阵形,一旦侧舷发炮,那么无论冒险号攻向哪个方向,无论彼此的战船如何调整着方向,总有一个角度的明军可以对它实施炮火打击。而冒险号却必然有陷入死角的一个短暂时刻。

方才战场上处处炮声,再加上各有对手,阿尔瓦并没有注意到“欺负”曹天宠的两艘战舰,其中一艘配备是速度、性能丝毫不弱于他的火炮。

见识了“威昌”、“威胜”号火炮威力的阿尔瓦判断以自已的炮速,在这场包围战中不会吃亏。他想趁明军合围,而火炮发射慢的机会,强行突入两艘战舰中央,使对方炮火投鼠忌器I。

如果够幸运的话,他左右火炮齐发,有可能一举歼灭两艘明军战舰。错误的判断,使阿尔瓦率领着“冒险号”开始冒险了。

在双方接近过程中的首轮发射,“威风号”因为只配备了一半新式火炮,因此没舍得做试探性发射,只发射了霹雳重炮的炮弹。在西班牙战船转舵、调帆、换装火药的瞬间,本该也转舵离开,利用重新调整发射角度的间隙装填弹药的“威风号”居然横冲直撞地逼了上来,根本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阿尔瓦惊奇地道:“上帝,我们在冒险,他们在发疯,难道他们要用船把我们撞沉?快快,左满舵,避开他们!来的太好了,赶快填弹,让这些疯子见鬼……”

“轰~~~”,“威风”号将距离拉到了六十丈时,陡然侧帆转向,舰船在海上转向,第一门大炮的炮口在船体移动中,对准了“冒险号”时,炮口就震颤了一下,一枚实心弹飞了出去,准确地命中了“冒险号”的尾舷。

紧接着,第二门炮的炮口闪到了合适的角度,还是尾舷中弹。十五枚实心弹击中了十三枚,将西班牙“冒险号”的船尾砸得船舷、甲板碎裂支楞,一枚弹丸洞穿了船底,海水开始汩汩上涌。

费尔南多的战舰退出战圈,正待鼓军再战,发现“冒险号”的情形不禁大吃一惊,他立即命令战舰向友船靠近,希望能够掩护它一同退出战斗。

韩武发觉了费尔南多的意图,立即也以旗语命令尚可一战的四艘战舰对它们实施包围。费尔南多沉着地向一艘海盗船靠近着,这时他已发现冒险号船头微翘,尾部在逐渐下沉,看来船底已经受创了。

如今想保护冒险号共同离开是不可能了,或许……可以把他们接应过来,然后冲出包围,逃回吕宋。费尔南多一边紧张地靠近,一边注视着不断逼近过来已形成包围的明舰,寻找着薄弱口,以便接出自己的伙伴后立即冲出去。

可是就在这时,远处一声炮响,海盗们惊骇地发现居然又有七八艘明军巨舰鼓足了风帆向他们疾驶过来。

“我的上帝!”费尔南多望着逼近的战舰,绝望地悲叹。

“我们该怎么办?船长!”大副安东尼惊惶失措地跑过来,大声问道。

费尔南多缓缓扫视了一圈暂时平静下来的海面,退路上明军的主力战舰已经调转过头来,虎视耽耽地盯着它。另外三艘战舰也形成了冲击阵形,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进入攻击角度。还有那八艘战舰……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韩武注意到了彭小恙的战舰,双方以旗语迅速议定攻击方案,形成了双重包围。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一面血红血红的三角旗,在海盗船上徐徐升起。直升至杆顶。

悲壮的歌声从两艘船上响了起来:“我们是海盗,有本领的海盗……”

血红色的圣·乔治旗,在风中猎猎漫卷……

第276章炮从天降

圣·乔治是基督教传说中的屠龙勇士,他的勇敢与虔诚一度成为骑士精神的象征。圣·乔治的升起,即是告诉对手和友船,自己将死战到底,决不退缩。

韩武看到海盗船上升起一面血红的三解旗,同时两艘船上的船员表现有些异常,顿时心起疑窦。他不明白海盗船升起这面旗帜的用意,但是猜出应该是一种旗语,他立即示意舰船减速,做试探性接近。

做为一支部队的指挥官,他可以调动军队的情绪,让全军疯狂,但是作为指挥者,必须时刻保持绝对的冷静。这是杨凌的神机营演武训练时对将领们一再提出的要求。韩家兄弟一向性格稳重,自然深以为是。

韩武骤升水师提督,年纪轻轻就成为南海舰队司令,更觉重任在肩,时时自省,反正敌船已被包围,他自然不肯轻举妄动。

可是彭小恙却没有这么多顾忌。

眼看自已来的晚了,那三艘海盗船大火滔天,也不知道曹天宠是不是已经蒙天宠召了,反正头功肯定是没了。

如今对西洋战船形成两层包围圈,他的战船是在外侧,估计打败西洋舰的功劳又要被韩武抢走,彭小恙心中甚是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