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8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20
A+ A- 关灯 听书

“啊!”成绮韵同时如同中箭的天鹅一般,发出一声令人**的娇呼,优雅的颈扬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挺。

这一刹那,她的全身忽然绷紧了,秀眉紧蹙,似颦还怨,仿佛连呼吸都已停止,杨凌也“啊”地一声轻呼。好似僵化了一般立在那儿,唯有某个敏感的尖端。一种温暖、紧迫、**的感觉酥酥麻麻地沿着脊背传向他的大脑,好象连意识都融化了……

僵直的纤腰轻轻抖动起来。两瓣丰腴雪股不住蠕动,时收时舒,那双颦紧的眸子再张开时已是水雾迷蒙。她呻吟着在杨凌肩上,叹息似地轻哦:“大人,我的好大人,好弟弟,轻着些儿。”同时身子也似不克自持地向下滑了几分。

杨凌忽然发现了她迎上来的原因,他喘息着低笑:“不是好弟弟,要叫好哥哥。我……我比你大。”

“才没有,你欺负人,呀~~~!”稍坠的臀部被杨凌有意地碰上烫手的黑石,立即在娇嗔声中再次迎凑上来,让两人的身体一紧。

如同她方才撩拔杨凌一般,杨凌促狭地不断将她圆润的粉臀轻轻沾触炙热的岩石,迫使成绮韵一次次紧张地抱紧他,提起臀主动迎凑他。

当臀肤烫得微红的时候,成绮韵终于在前后夹攻下认输了,她揽紧了杨凌的脖子**着:“哥……哥哥,好哥哥……饶了奴家吧……”同时细软如蛇的腰身款款摆动,主动地讨好地迎合起来。

异样的媚惑从她骨子里散发出来,恰到好处地迎凑让杨凌勿需太过激烈就可轻易品尝到那飘飘欲仙的感觉。杨凌的坚挺和深入让成绮韵的双眸也化成了一汪春水,她媚眼如丝,舌头轻舔着上唇,脸上浮现出氵㸒媚入骨、颠倒众生的风情,诱引得杨凌渐渐开始掌握主动。

不知何时,杨凌的衣衫已被她脱得半裸,一具修长、结实的健美身躯,上边攀附着一具柔美白皙的**,那妖娆的人儿还不时在极乐**中竭力挺起腰来,用她灵活柔软的舌尖轻轻舔去胸口晶营的汗珠。

夕阳如血,晚霞火红。墨色巨石的温度变得温和起来,白皙如玉的佳人已被搁在这黑色的巨石上,黑白相衬,艳色惊人。低陷的纤腰,高昂的粉臀,拂动的长发,还有后面颠狂的骑士,在夕和金黄的暮色中构成了一道优美的剪影。

远望,醉人的剪影在竹林中款动;近望,火热的画面在水中荡漾。

几只流萤,已翩然在他们的身边飞舞……

*****************

“我的国家已经知道了大明这个东方最富有的国家的存在。目前国内有一派是赞同派遣使者同大明建立国家贸易的。而另一派,主要是那些在军事上一向无往而不利的海军司令们,却认为应用武力征服。”

杨凌微阖双目,静静地听着坐在身旁的阿德妮给他介绍着葡萄牙的情形。

“阿方索·德·阿尔布克尔克号称‘葡萄牙战神’,他现在是印度地方总督,对东方很了解,他一直认为控制印度洋并不等于控制一切,要彻底控制印度洋的贸易,就需要做到三点:攻占满刺加,控制东部入口;占领亚丁,控制红海入口;夺取霍尔木兹,控制斯湾入口。所以……我很怀疑这支……满……刺加的海盗……”

“阿德妮,怎么了?”杨凌听到阿德妮的声音迟疑起来,一扭头正看到她有些古怪的眼神,不禁有点心虚地问道。

昨晚与成绮韵水乳交融的一番亲热,发生的非常自然,在杨凌的情感积累中,也已根本没有想过让她离开自已。可是至少现在,一个下属的身份,远比一个侍妾,更利于成绮韵一展所长,所以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都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

昨天阿德妮回来时,光线已极暗了,两人又早已洗漱清洁。而她因为打了一大堆猎物,喜不自禁的,根本不曾注意什么。可是这时她的大眼晴,怎么象个捉奸的妻子似的。那么怪异。

“嗯?没有?”阿德妮忙应了一声:“没什么,我很喜欢这些如大伞般的树木,很想看一看。”她说着。掩饰地将头转过去,望向车窗外。隔着竹帘儿,外边景色朦朦胧胧的,但仍可看出已经进了城了。处处榕树如盖。

“哦!”杨凌从她肩上探出手去,轻轻扯动帘绳。古城景色清晰起来,清朗的声音在耳畔道:“这样清楚些,喜欢看,平素乏累了就上街走走,咱们在这儿还得住一阵子呢。”

阿德妮嗯了一声,心里却有点泛酸:成大人果然是他的情人,自己脖子上的吻痕都不知道藏好,他真是个偷腥不会藏的笨猫儿。唉!和那些公爵、伯爵们都一样,男人呀……

罢了,一路东来,那些几万人的小部落酋长、苏丹们都有几十、上百的妻室呢,这里风俗如此,我一个待死的女奴已经很幸运了,而他,又是唯一一个思想上能和我沟通的东方男人,我又能怎么样?女人啊……

成绮韵坐在另一辆车中,猫儿一般蜷伏在豪华马车的锦榻上,手托着香腮,脸上挂着浅浅的甜蜜满足的笑意:想不到天作合媒,会让大人在那时出现在那儿,天作之合,情遂人愿,不枉我追随在他身边,为他竭尽所能。情之所钟,能有所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满足地叹了口气,眉宇间仍然春意盎然。

就在这时,窗格上“叩叩”地弹了几下,成绮韵慵懒地向窗帘儿瞟了一眼,懒洋洋地道:“什么事?”

“禀大人,独龙岛的暗线传来了消息。”策马赶来的骑士勒缰放缓了速度,和马车同步走着,贴着窗口说道。

成绮韵闻言霍地坐起了身子,脸上再无一丝怀春**初承雨露的风情,脸容一肃,凝声道:“进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