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8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17
A+ A- 关灯 听书

成绮韵见状笑道:“大人知道我有午睡的习惯,最近又着实睡的少,你和阿德妮去吧,我下午在帐中好生歇歇。”

吃罢一顿丰盛的午宴,成绮韵自回帐中休息,杨凌和官兵们都休息了一阵,然后吩咐刘大棒槌带人留守,自已和阿德妮率了些人马进山去了。弓箭这东西也不是看一看就能掌握的,或许火铳更易掌握一些,尤其是使用霰弹打兔子,几乎没有什么准头的人也能一打一个准儿。

问题是杨凌的军用火铳威力不小,这样打中的兔子都被打得血肉模糊,其中的铁砂剔除起来比较费劲,而且放一枪惊得野兽四处奔走,再找就困难了,所以唯有使用弓箭。

这一来杨凌就失了兴趣,在山中转悠了半天,见阿德妮兴致不减,他便派了一队人马随着阿德妮继续行猎,自已领了一队人又慢慢走了一阵,便向回走去。

此时已是落暮时分,在数丈高的竹林中夜色到来的尤其快。回到驻扎地时,天色已暗,红彤彤的太阳映得满天彩霞灿烂。

杨凌把自己和卫士们打的猎物吩咐人拿去处理了,自已径直回到竹林中,发现成绮韵不在她的帐中,这里四面都被官兵包围着,杨凌知道不会有什么危险,想必又去水边了,便自回帐中换了件轻袍,然后慢悠悠地转向水潭。

暮色红暗,溪边不见成绮韵的身影,杨凌挨着黑色巨石走到水边,正与从水中走出来的成绮韵碰个正着。他知道成绮韵不会水性,白天又一直不肯下水,实未料到她这时竟大胆的一个人下水嬉玩,不由一下子愣住了。

成绮韵也张着嘴唇愕然站在那儿,她这时春弯玉股、**纤腰,处处妙相毕露。曼妙动人的娇躯上,只有一件红色的“好鸟枝头”肛兜,欲遮难掩更增艳丽,清泉水犹自顺着她的身体曲线向下流淌着。

竹林夕阳下,一道道穿林的斜阳光柱,映照在她欣长窈窕、长发如瀑的**上,金黄色明暗光影使她近乎全裸的身体美得如迷离梦幻,尖削的香肩与尖挺的**构成优美曼妙的线条,就如一幅淡青浅赭的写意画,把杨凌也看呆了。

猝不及防的两人愣了半晌,成绮韵才“呀”地一声叫,霞升双颊。她失措地向后退了一步,脚跟踩在松软的潭边沙地上。不由惊叫一声,向水中裁去。

杨凌急忙一把拉住她扬起的手臂,扯住了她。成绮韵就在这瞬间眸光一闪,忽然意识到也许是老天垂怜,这次突遇是个难得的机会。

她本来失措想藏入水中。仓促间地微一闪念,稍停的身影忽然反向前扑来。好象因为裸裎见人羞不可抑,可是近乎**的**又无处躲藏似的,窘迫地停了一下后,竟然一下子扑到了杨凌怀里。顺手一扯,腰带松开。她那凹凸有致的诱人**已挤迸了杨凌袍中,连脸也埋了进去。

真个是温香暖玉抱满杯,香骨珊珊,所碰处清凉细腻,温润柔软,眼下是粉光致致的诱美肩头、光滑的脊背,还有那硕美动人的双丘,耳边听到的是她咻咻的鼻息,胸前抵着的是她饱满坚挺的酥胸,纵是一个圣人,此时又怎能不为之情动。

“大人……”一双柔婉的玉臂攀上了他的脖子,埋在怀里的玉人喉中低吟出颤抖的声音:“抱着我,大人……抱我,绮韵……不要你家的名份,不要你任何的允诺,我只想要大人怜我,爱我,别嫌弃我……我……我只要你……”

柔若无骨的**在他怀中不着痕迹地扭动着,撩拔着他的**。天可怜见,那个年代是没有内裤的,为了凉快,杨凌换下猎装后只穿了一件长衫,而它……现在是敞开的。

“我……我……绮韵……”杨凌喉间发干,一直以来对成绮韵积下的情感,加上也现在不着痕迹的诱惑,使杨凌的心毫不设防地催生出了对她炽热的**和爱意,那具温婉光滑、柔嫩动人的**技巧的摩擦,让他无法遏制地坚挺起来。

杨凌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成绮韵的椒乳。**盈盈一握,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特有的秀气,在他的掌握中,扭曲成形。另一只手,顺着那动人的腰弯滑下去,抚上了她肥硕圆润、柔软挺翘的粉臀。

水声风声吟哦声,竹枝婆挲虫鸣声。衣袍内是一对渐渐升温的身体,成绮韵象站立不住似地依偎在他身上,两个温热软绵弹力十足的乳丘顶在了他的胸前,轻轻摩擦着他坚实健硕的胸膛。

坚挺肿胀的部分,似欲急切寻我着渲泻的桃源,然而成绮韵的小手只是轻轻一握,使他的身体战粟了一下,随即便似惊吓似地移开了手,迫得他情急地主动迎上去。

丰腻大腿间一抹滑润柔嫩的湿痕轻轻触碰到他那里,杨凌身体心领神会地迎合上去,柔软沟壑的微陷,带来蚀骨的**,但随即她却抽离了身子。

恍若一下子被抛离了天堂,杨凌急切按着她的丰臀迎向自已,又是欲陷似入的片刻极乐,然而俏盈的臀只是一扭,他又再次失去了目标。

杨凌的鼻息急促起来,俊脸涨得通红,他忽然双手下落,捧住成绮韵两瓣丰润饱满的**,把她托了起来。成绮韵呻吟一声,两条修长丰腻的大腿一下子挟在了杨凌的腰间,她环着杨凌的脖子,在他壮实的肩头,快乐的眸中闪过一丝异彩。

她的肌肤比象牙更细腻,比美玉更湿润,比细瓷更光滑,伴随着她细细如歌的呻吟,妩媚而魅惑。妖魅般的诱惑使杨凌更加急切,可是成绮韵却不让他得逞,仍然似迎还拒地迟延着他地进入。

杨凌急迫下向前一靠,成绮韵的臀一下子靠上了那黑色的巨石。巨石余热未散,原本被日头晒得滚烫的石头对她娇嫩的肌肤仍然有着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