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8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09
A+ A- 关灯 听书

“水师剿倭还得继续,哪怕水上可以围剿的倭寇已不多,就当是练兵了。我已经急呈兵部,要求南北军器局立即停铸原有的船所用的铜炮和铁炮,改铸这种来自佛郎机的新式火炮。”

说到这儿,杨凌又来了精神:“这种炮分为重型、中型和轻型三种,五个型号,重型和中型火炮射程可达六里,两百丈内效果最好。按阿德妮的说法,如果铸造超重型巨炮把守要塞,放置城头、角度适宜时可以射出十里,内装开花弹的话,威力十分巨大。”

“他们的炮什么射速那么快?我听说倭寇用我们的战舰之所以失败,主要就是同等火炮数量下,速度不及西洋人。”成绮韵说着,很自然地坐在了杨凌身边。

两个人的穿着都很轻薄,这一坐挨着了杨凌的大腿,杨凌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臀部的柔软和丰盈。

他嗓音紧了紧,继续说道:“不止是射速。这种炮,前有准星,后有照门,瞄准效果比较好,它的炮架设计也非常合理,可以上下左右移动,炮身外面用软木包住,并加了防炸裂的铁箍。”

两个人的身体刚刚有所接触时都有点不自在的紧张,可是他们心照不宣,谁也没有移动。这种暧昧的肢体接触让两个并非懵懂少年的男女竟如情窦初开般的有些心跳。

“那它为什么射得那么快呢?另有窍门?”成绮韵似乎很感兴趣地道。

“我看过了阿德妮绘制的图低,又亲眼看着工匠倒棋、铸造、打磨,完成一系列程序,直至可经使用,可是说实话,具体工艺我还是不太明白,只能简单说说。这种西洋火炮是在炮膛内装一根独立的炮管,叫提心炮,所以大炮实际上是子母两层炮管。里边这层炮管预先计算出火药用量,并填贮好,发射间隔短,所以一门炮只要多配几个这样的提心管,放完就换,射速奇快。想想看这么打仗怎么受得了啊,这边放一炮趴在炮口上还往里边塞火药呢,船都打成筛子了……而且这种前后相通的炮管清理快、散热快、药量准确不易炸膛,因为是两层管,一般易损的是子管,只更换子管就成了,使用寿命也长。”

“嗯……”成绮韵分明对火器毫无兴趣,却装着听得津津有味,问道:“依大人所说,阿德妮所知极多,现在因为有个未婚妻的身份,已放心为大人效力了?”

杨凌目光一凝,问道:“什么意思?”

久居高位者,自有威严。杨凌目光一凝,眼神中有股熠熠勃发的穿透力,令成绮韵的心怦然一动。

多快呀,刚见到他时,那个谦和的、几乎不懂什么官场规矩的年青钦差,如今不只大权在握,而且正逐渐成熟起来,有了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应用的智慧和威严。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强健,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文文弱弱的青年了。

那种成熟的、有力的眼神,让成绮韵的心灵一阵悸动:伏在这个男人的怀里,被他有力的臂膀拥抱住,该是多么甜蜜,心灵会象停泊进港弯的小船一般宁静。女人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份温馨,一种寄托么?她收敛了心种,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提醒大人,男人可以因为义气相投、可以因为追随着你有大好前程而鞍前马后,誓死追随。但是女人不希罕这些。她们如果肯无怨无悔地陪着你、心甘情愿地为你做任何事,唯一的可能,就是爱上了你。阿德妮很聪明。她经历了太多曲折,所以心里也充满了警觉。现在你就象是她溺水时抓住的一块木板,只能暂时让她平静下来。但是当她想通你已经有了几房妻妾时,她就会对自已现在的身份产生犹疑,患得患失。大人要想让她的心定下来,要她毫无怀疑地付出,也只有给她一份爱,一个家。这不是交换,不是功利,她很可爱不是么?她除了你,又能爱谁?”

杨凌定定地看着她,微风拂动她的衣袂,使得她身上的线条温柔而流畅,她的俏脸肌肤如刚削了皮的香水梨,丰润水灵,显出独特的清雅风韵,隐隐地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新气息。那双眼种,却闪烁着,迎上他的目光,却又想要逃避开。

“这番倾诉,你是为阿德妮而感喟,还是为你自已而怜伤?你为了我忙忙碌碌,尽心竭力,其实也是为了这个愿望么?”

话到嘴边,杨凌又咽了回去,他没有问,只是四目相对,读着对方心里的意思。他读懂了,这一刻,眼晴真的好象变得会说话,这就是心有灵犀的感觉。

丫环捧着红漆托盘来了,盘上放着两个青花细瓷的小碗和两柄银匙。

她的到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成绮韵让丫环将托盘放置在躺椅旁的矮几上,然后姿态优美地拿起一碗,用银匙调理了几下,舀起一匙轻轻凑到杨凌嘴边。

甜甜的、凉凉的,那是冰镇的鲜菱、雪藕、莲子汤,甜美清凉的味道一直流到心里,更叫人惬意的是那如水的佳人,和那温柔款款的情态。

一碗冰镇湖鲜喝完了,杨凌舔舔嘴唇说:“很不错,阿德妮累坏了,一回来就去睡了,回头给她送一碗去。”

“偏不!”成绮韵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化为一笑:“早就准备了她的那份儿,着人端过去了,还告诉她,说是她的未婚夫给她准备的。”

杨凌无言地苦笑,成绮韵放下碗匙,轻笑道:“你也累了,就在我这歇晌儿吧,我吹箫给你听。”

一管竹箫,载着悠悠深深的情意,如同水流花放,乌鸣蝉切,荡漾在曲廊鱼池、假山花树间。

艳阳高照,树影婆挲。

葡萄架下,临池春睡,纤纤玉人吹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