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8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2:06
A+ A- 关灯 听书

阿德妮“噗哧”一笑,忽又敛起笑容,黛眉蹙起,担心地道:“真的没有问题吗?我要不要从此隐姓埋名?我们国家的人正在陆续到达东方,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国家的舰队就会出现在南海,如果被他们发现我的存在,用拒绝交易相威胁,向大明皇帝索取我,你不用听从皇帝的命令吗?”

杨凌笑了起来,他摆手道:“不可能,不可能,如今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威胁大明向他们交女人。至于以断绝贸易相威胁,更是可笑。也许我们大明倒是可以威胁一下,声称只和除了葡萄牙之外的西洋诸国交易,从而迫使葡萄牙交个公主出来,谁有本钱威胁和大明断绝贸易呀?哈哈……”

******************

“大人已经三天不见人影了,也是喔,福州城很美啊,应该带她出去走走,未婚妻嘛。”成绮韵的声音明显有点吃味儿。瞧见杨凌来了,明明满是欢喜,还是醋意十足地白了他一眼。

她的醋味表现得恰到好处,不招人厌,神情娇俏动人,说不出的美妙,道不尽的风情尽在眼波流动的一瞬间。

“呵呵呵。”杨凌显然心情大好,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成绮韵刚刚坐过的躺椅上,紫竹的椅面有些温热。

成绮韵对丫头低低地吩咐两声。然后娉娉婷婷地走回来,翠袖一拂,在他旁边圆凳上坐了。说道:“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啦?”

杨凌长长地吸了口气,空气清新,带着些花草的芬芳。

连日的炎热,昨夜淅淅沥沥的雨水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夜,到了清晨方歇。这时明媚的阳光照在尚凝着雨滴露珠的树木花草上,鲜艳欲滴。

杨凌躺在椅上,疲乏而兴奋地舒展了一下身子,打了个呵欠道:“忙了三天,累死了,公事都丢给你,我心中过意不去,来看看我的成大人喽。”

成绮韵哼了一声,站起身走到他旁边,轻轻给他按摩着肌肉发酸的肩颈,揶揄道:“人家大登科是夸官三日,大人是小登科洞房三宿,能不累么?”

面前走一池清水,水上荷叶清清圆圆,一枝一蔓都饱满挺立,初初绽放的粉嫩莲花,俏生生立在绿叶清水中娇艳欲滴。宽大厚实的荷叶上,水珠滚动,随风飞落,涟漪就在水面上荡漾,杨凌舒服的嗯了一声,只觉身心怡然,飘飘欲仙。

成绮韵是知道他这几天在忙些什么的,所以他也不去争辩,似乎还很享受这种**增趣的捻酸吃醋,他配合地笑了两声,道:“是啊,是啊,累啊,不过累得舒坦呐。”

成绮韵的手上加了把力,使劲捏了两下,杨凌嘿嘿一笑,双手交叉放在腹部,睁开眼仰着头顶那张俏脸道:“第一门炮已经试制出来了,郑老不愧是玩了一辈子炮的人,再有阿德妮这个专家指点,嗯!试射非常成功。”

他又闭上眼满足地叹息一声,心头的纷繁杂芜似乎在这清新地空气中已烟消云散,心境清澈如水,再不留下一点儿渣滓。成绮韵似乎也能了解他的心情,也知道他三天真的是累坏了,怜惜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轻柔起来。

杨凌阖着眼,似乎恬然入睡了,过了会儿,他却忽然道:“说说现在的情形吧。”

“嗯。”成绮韵道:“山东、江苏已基本结束战局,和日本国的海上联合剿匪行动已结束,由于女真人尝到了掳掠日本女奴的甜头,最近接连对日本诸岛进行抢劫,日本水师已返回本土。”

“浙江和这里的倭寇一部分集中聚集在几处地形复杂的水泽和山区,和我们军队正在流动作战,不过按照大人的吩时,各卫所官兵以乡村、城镇为堡垒,封锁交通、合拢呼应,稳扎稳打,逐步压缩并摧毁他们的活动区域,现在倭寇能够流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了。”

“不过这一带海域各种我们的户政和海图中有记载的、没有记载的岛屿太多,海路情况也复杂,再加上海狗子和雪猫的人马盘踞在几个最险要难攻的大岛上,我们的水师难以深入打击,相当一部分倭寇已经见机退回海上,伺机而动。”

“至于广东一带的倭寇就简单得多了,向北的退路被白小草截住,向东澎湖巡检司据险力守,而再向南是西洋海盗的天下,现在是关门打狗的局面。”

“唔,看来要彻底解决浙闽之乱,雪猫和海狗子两根钉子就一定要先拔掉。否则有这两块绊脚石放在那儿,倭寇难免死灰复燃,他们最近有什么动静?”

“没有动静,不过观望也观望不了多久了。自从大人派军队驻扎琉球,白小草宣布接受招安,我这里立刻切断了和这两个大盗的主动联系,现在我们再热心招安,他们反而会有疑心了。卑职等着他们主动来找我呢。架子该端的时候就得端起来,上赶着不是买卖,嘻嘻。”

杨凌很自然地拉拉她的手,成绮韵温顺地从躺椅头上移到了他的身侧,一股幽淡好味的女人香沁入心脾。

“水师重组后刚见成效,我们还没和倭寇正经打过海战,真正的考验看来是和西洋海盗的一战。”杨凌一边说,一边睁开眼晴。

成绮韵穿着一身轻柔的衣衫,由于一直在后院办公,为了舒适,轻罗绮衫松软宽大。但是天生的尤物,她的性感气息是怎样也遮掩不住的。

尽管追随杨凌以来,她的穿着愈来愈素雅,也再没有过轻佻的笑容和举动,但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无言的诱惑。

恬淡清雅,空灵中洋溢着诱人的风情,轻轻的丝袍掩饰不住她腰身的柔曼,轻轻吹拂的风,将她跌宕起伏的曲线,高峙坚挺的双峰,时隐时现地送入杨凌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