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55
A+ A- 关灯 听书

阿德妮虽然知识渊博,但是毕竟是个年方十八的小姑娘,对于官场人物的狡诈哪里了解那么多。更何况这个东方国度存在了数千年,它的官场远比方,远比她那个不足大明一省的小国家要复杂得多,杨凌在这个官场中纵然是个新丁,要对付她也是游刃有余。

杨凌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她讨论政事了,她也不知不觉地习惯了这种近乎幕僚内参的身份,而且对于能表观出自已的聪明才智颇有点自得其乐。

杨凌听她侃侃而谈言之有物,常有独到见解,所以遇到些疑难问题时,便随口说与她听,两人各抒已见,有时聊的忘形,甚至争得面红耳赤。

每到这时阿德妮就象一个好胜心切的小孩子,全然忘记了自已女奴的身份,拉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往杨凌对面一座,就开始提事实,摆依据,无论政经军工都讲得滔滔不绝,根本没有意识到杨凌戏谑、好笑的眼神。

杨凌毕竟来自现代,思想意识比她还要先进了百年,有时辩得阿德妮哑口无言。她仔细想一想,就会坦然承认杨凌是对的,这种坦率的性格很是招人喜欢。

但走过于超前的意识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有时杨凌自认为放之现在正确无比的想法一提出来,阿德妮提出几个实现它所必需的基本物质条件和意识要求来,便问住了杨凌,每到这时阿德妮就弯眉一挑,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那神情说不出妩的媚。

不知不觉间,两人变得熟悉起来。彼此的关系不象是大人和女仆,倒象是OFFIE里的上司和女职员,非常的随和融洽。作为独处异国,没有亲威、没有朋友的一个外乡人,尽管阿德妮是那么的独立自强,感情上对杨凌的依赖还是越来越重。

这里就是马可波罗游记中描述的那个东方大帝国。在它的海洋上漂荡了两年多了,终于踏上了它的陆地,做为一个奴隶。

幸好,这里比马可波罗描述的世界还要文明,这里的大人并没有把女奴视同可以随意处置的私人物品,他……这位东方侯爵大人,对我很尊重。他有着渊博的知识和尊贵的教养。

她悄悄看了眼杨凌,杨凌赤膊穿了件丝织的坎肩。正专注地看着一份公文。浓密而乌黑的头发,那笔挺坚毅的鼻梁。还有那线条流畅的脸宠,专注有神的双眸,悄悄地撩动着阿德妮少女的情怀。

这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东方男人,而且谈吐风趣。故国,我是再也没有可能回去了,他将是我一生陪伴男人么?或许,对一个女奴来说,已经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毕竟他是这般优秀的男人。

统帅十万大军的总督,天呐,我的国家所有的老弱妇孺都算上才一百万人口,他总督的六省,比我们的王国大了六倍。

阿德妮曾经的梦想,希望有一位英俊的骑士,能骑着高头大马来到她的身边,单膝跪地,在她的手上轻轻一吻,然后带着她回到自已的庄园和城堡。现在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场景,可是他却应该是命中注定属于自己的王子了。

飘流万里,一个少女在狼群中辗转往来,直到这么幸运地遇到他,难道不是上帝的恩旨?这样的交往真是疯狂,没有舞会,没有酒宴,没有月光下的约会,也没有她亲手为自己采下的玫瑰花儿,自己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而且……自己好象真的爱上他了。

阿德妮的心象小鹿般怦怦地跳了起来,长这么大,她的心里还真的从没有驻扎进一个男人的身影,因为她五岁起就开始学习贵族的礼仪,淑女的谈吐还有舞蹈。

她还要学习击剑、骑马、射击。在语言、历史、哲学方面她有全国最好的名师教导,精通拉丁语、希腊语、法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

她是阿加维的娇傲,葡萄牙上流社会最出风头的淑女,不知多少英俊的骑绮士、年轻的男爵、子爵们围着她的石榴裙子打转,把她当成最高贵的公主一般,而现在却沦落成为一个女奴。

阿德妮轻轻叹了口气,她注意到,杨凌的双眉也锁了起来,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怒气。那只拿着公文的手在轻轻发抖,不由停了手中的扇子,关切地问道:“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杨凌没有象以往一样对她谈起公文中的内容,望着她的目光甚至带着一丝厌恶和憎恨。阿德妮不由吃惊地退了一步,杨凌垂下眼帘,强行压抑着怒气,过了半晌才冷冷地道:“把份公文交给成大人,要她马上阅览。”

阿德妮乖巧地没有再问,答应一声接过了公文,急急忙忙走到门口,就听杨凌唤道:“等等,唔……如果成大人那里不太繁忙,叫她看了公文后来见我一趟。”

“走的,大人。”阿德妮慌慌张张地答应一声,赶紧溜掉了。

成绮韵的房中坐着两位穿绿袍的官员,似乎正和她谈着公事。阿德妮一直很怕成绮韵那双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睛。她或许没有自已那么渊博的知识,懂得那么多技艺,可是她对人性的了解,对于人心的透澈,常常使阿德妮在她面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所以她经常不自觉地躲避着成绮韵。

重复完了杨凌的话,阿德妮默默地退出了房间。杨凌从来没用这么冷淡的语气和她说过话,看她的眼神会带着厌恶之色。如果杨凌一开始就把她当成一个予取予求的女奴,而不曾尊重过她,她或许不会那么在意杨凌的态度,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很难过。

阿德妮刚刚走出门去,就听成绮韵一声怒叱:“禽兽!”

阿德妮吓了一跳,她不由自主地止住脚步,左右看看见门外没人,便向旁悄然一闪,扶着葡萄架侧耳倾听。只听房内一个官员惊问道:“成大人,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