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51
A+ A- 关灯 听书

“唔,想不到琉球驻军这么一件小事,反响会这么大。大明是头一次在国外派遣驻军,周围诸藩小国反应强烈,有的希望循照此例,请大明驻卫以保安全,有的则紧张万分,担心朝廷会对他们干预太多呀。”杨凌指着一份来自厂卫的密报说道。

阿德妮已知道琉球的地理位置和大明以及诸国的关系,闻言俏皮地一笑道:“那是自然,越是具有一定实力的国家,越是不愿受制与人。其实大明周围的小国至少都已成立百年,有着完善的体制,只要臣服藩属就够了,大明国力如此强大,人口众多,为什么不向更远的地方发展,开拓殖民属地呢?”

“殖民?”杨凌怔了怔。

阿德妮道:“是呀,很多地方没有统一的国家,是一些松散的部落组织,占据着广袤的土地,很容易征服。占据这些地方,设立总督官,即便不以它为抢掠为目的,只要把它做为自已的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也将为国家生成庞大的财富。”

杨凌想了想,摇头笑道:“不可能。我们汉人传承数千年,已经形成了大一统的国家观念,思想上不想句外拓展,可以借由开海通商逐渐改变人们的意识,但是政治体制上,朝廷是不会允许一个独立的强大武装存在于中央政权之外,远在海角天涯无法制约。”

阿德妮轻轻蹙了蹙眉:汉人的想法真是奇怪,这个问题她的国家根本不会有人去考虑。看来放诸西方而皆准的东西,在东方未必行的通。

但是阿德妮不服气,她仔细想了想,又道:“如果……这些地方产生的财富足以令朝廷动心,而且不需要朝廷象派遣重兵屯驻琉球一样,耗费大量财力、人力,这些地方还能纳入帝国的统治,皇帝也不会允许吗?”

杨凌直起腰来,感兴趣地道:“说下去,你的意思是?”

阿德妮成竹在胸地道:“我刚刚说过了,有许多地方只有许多松散的部落,而且极其落后,以明军的武器装备,少量部队就能征服。这些地方原本与朝廷毫无关系,现在能纳入帝国的版图,提供大量的财富,倾销生产出来的商品,我想没有一个有作为的帝王会目光如此短浅,会对它毫不动心……”

杨凌点了点头,道:“那么持续的统治呢?既然那里有广袤的土的,显然不能靠这区区少量军队去维持,如何保证那里的私序、制订相关的法律,运送大量的物资,收取税赋,实行统治?”

阿德妮似乎被他的诘问打断了思路,不悦地皱了皱眉,有点忘形地道:“大人,打断一位女士的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她到底年轻,虽有知识,却无城府,一辩论起来根本就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全然没有想到在大明,女人随意打断男人的话,才是极其无礼的行为。

杨凌却不以为忤,他眉尖一挑,好笑地点点头,赶紧闭上嘴巴听她说下去。

阿德妮想了想,继续道:“至于说到担心派遣大批远征军,天涯海角,如同自立为王,最终遭到反噬。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首先,只要保证中央政权的强大和统一,殖民地就很难产生反抗,毕竟它的存在要依附于中央政权,要独立需要许许多多的条件,可谓困难重重。其次。那些地方由于原来根本没有一个强大的、统一的政权。所以不需要大量军队,一支一千人的大明军队,凭借火炮和刀剑就足够征服那些装备简陋的部落。帝国连一支千人的队伍也害怕吗?以后的统治,可以在当地招募土著官员和雇拥兵,雇拥国外的人听命于自已的军队。我的国家就是这样做的。这样一来,该地的最高统治者属于大明。但是他们占少数,凭借的是帝国的权力来征服当地。没有胆量造反。而且总督可以三年一换,根本不给他建立绝对听命于个人的私人人武装的机会。而当地的土著慑于帝国的武力,同时他们族人中有许多人被帝国雇佣,成为利益共享者,所以也难以组织有效的反抗。要知道,他们原本没有国家,只要不过于苛待他们,就难以有一个共问的信念来形成强大的**组织。”

她说的兴起,又忘形地拉了把椅子,坐在杨凌对面,继续说道:“或许,几百年后他们会有力量反抗,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做为现在的皇帝来说,他只派一个千户,一个原本不属于他的地方将为他的朝廷效忠几百年、提供几百年的财富,即便有朝一日弃去了,对大明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杨凌怦然心动,他捏着下巴想了半晌,呵呵笑道:“好似有些道理,现在大明大明北有鞑靼、南有倭寇,待平靖了这些地方,开海通商也有了成效,我们的水师也更加强大、熟悉远近诸国和海上行军、作战,一切条件都已成熟了,我会向陛下进言的。”

阿德妮听了抿嘴一笑,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根本没有注意杨凌目中闪动的神色,带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杨凌时常边阅公文,边捡其中的要点说与她听,起初阿德妮还装得懵懂不知,不知一个一向被人认为诚实、纯朴的好人一旦装起象来,最易让人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被蒙蔽。

杨凌最初只是技巧地询问在她国家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只让她表述该国操作的事实,这样一来纵然有所吐露,也不会与一个村姑的身份不符,何况阿德妮十分习惯女人参予政事的行为。

随着勉强吐露、适当叙说,直到她对杨凌表现出的些见解‘忍无可忍’,愤愤地进行驳斥,被杨凌这个熟谙他人心理、最善于辩论的对手一步步带动下,不着痕迹地提高自已的见解,阿德妮说来的也越来越多,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已所表达的东西早已和的身份不相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