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48
A+ A- 关灯 听书

方才打扇的小丫头忙应了一声,阿德妮蹲身施礼,先溜了成绮韵一眼,才对杨凌道:“大人,阿德妮退下了。”从这举动看得出来,她对成绮韵似有几分畏惧,还多过对杨凌这个主人的敬畏。

目送着她离开,成绮韵才放下冷饮,笑容一整道:“大人,是不是有些涉及西洋人的重要军情?和这阿德妮有关?”

杨凌肃然点点头,把白小草那儿听来的消息详详细细讲了一遍,然后道:“我相信白小草说的是实话,倭寇之乱已成败局,剿灭是早晚的事,目前在南洋一带到底有多少西洋海盗我们却摸不清根底,如果他们持有威力这样强大的火器,纵然能胜,我们也将是惨胜,那时水师实力大损,无法维护海疆平靖,如何保证开海通商地进行?所以本官实是忧虑万分。”

成绮韵这才知道他的目的,沉吟片刻道:“大人认为,这个阿德妮会知道西洋火炮的秘密?”

杨凌反问道:“你认为她不可疑?”

成绮韵默然半晌,忽然“噗哧”一笑,抬眸望向杨凌,眸中春意无限,轻笑道:“依卑职看,大人今夜就要了她吧!”

“什么?”杨凌大吃一惊,随即不悦地道:“绮韵,我在和你商议军国大事,你怎么还在开玩笑?”

成绮韵眨眨眼,莞尔道:“卑职没有开玩笑,如果阿德妮知道西洋火炮的奥秘,如大人想知道阿德妮的秘密,唯有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她才会向大人坦白。”

杨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你不懂,西洋女人不会因为**于人,就存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念头,对这人死心塌地的,真要了她……”

杨凌想起阿德妮颇具异国风情的美貌和那成熟丰艳的**,不禁心神一荡,随即收敛心神道:“那时她坚不吐实,我想对她用刑也不忍心了,难道要本官派了水师去和西洋人硬拼,以数倍的伤亡代价取得胜利不成?”

成绮韵不以为然地道:“喊!难道大人现在就不怜香惜玉,就舍得对她用刑了?我看不然。以卑职这些日子的了解,这个阿德妮自称是佛郎机国的一个民女,绝对是谎言。但是有秘密瞒着人,未必便是心怀叵测,或许是有苦难言。卑职看得出,这位姑娘无论心地还是为人,皆非邪恶,大人想想看,她孤身一人被转卖到大明,如今身份未定,随时可能再被大人送来送去,怎么可能对大人真心以待?如果大人给了她明确的身份,有了份安全感和依靠,在这异域他乡,大人在她眼中,就是她唯一可以依靠和依任的男人,她不把一颗心全掏给你才怪,大人以为呢?”

杨凌定定地看了她一阵,见她嘴角翘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禁摇头道:“我发现你越来越邪恶了。”

成绮韵的俏脸上勾起一抹邪气而魅惑的笑容,娇声道:“将士们在前方流血流汗,是了为保国安民。我看,大人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将士们的性命,你就英勇献身了吧,呵呵……”

第271章捡到宝了

成绮韵见杨凌脸色臭臭的,不由眨了眨眼,笑道:“大人怎么了?”

杨凌摸着鼻子道:“这算不算王昭君出塞和亲?”

成绮韵忍着笑道:“不……算吧?如果算的话,那也是倒插门的。”

成绮韵刚刚说完就放声大笑,毫不拘束、毫不做作,笑得开心极了。杨凌从未见她在自己面前这样放开地欢笑,声音清脆之极,受她感染,杨凌终于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门口的亲兵和丫环诧异地往里边探了探头,又赶紧地缩了回去。

杨凌笑罢坐回椅上,意味深长地看了成绮韵一眼道:“成大军师的‘上策’,不可取。你呀,虽然智计百出,有些想法终究还是脱不了一个女人的桎梏,那就是国事家事搀和在一块儿分不清楚。再说不谈朝廷体面,就是本官个人,为了这个目的去……也是君子不为。看什么看,难道本官不是君子?”

成绮韵俏皮地皱皱鼻子,抚额想了想,然后眼珠一转,狡黠地道:“那么……只有连骇带诈,双管齐下……”

“哦?此话怎讲?”杨凌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成绮韵对他低低说了一番,杨凌听了想了想,似笑非笑地道:“看来本官是休想从你这儿听到什么光明正大的计策了,呵呵,姑且一试吧……”

※※※※※※※※※※※※※※※※※※※※※※※※※※※※※※阿德妮通汉语,但是并不认识汉宇,这也不奇怪,那些走私跑船、甚至跑到西洋人船上当水手的汉人大多不识字,她能在短短两年交往中把汉语学得这么流利,已是非常聪慧了。

杨凌每日仍有大量的公文需要处理,不过现在成绮韵赶到了,许多事务就可以由成绮韵代劳。所有重要的公务,各部司衙门都送往杨凌书房,杨凌阅后,捡必须自已处理的留下,其余的就着人转送成绮韵书房,这项工作就交给了阿德妮。

这件事阿德妮倒是胜任愉快,而且阿德妮显然很厌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天躲在闺房里的生活,一有了工作,哪怕是些最简单的事情,也让她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眼神亮亮的,充满了神采。

杨凌一旦约集军政税刑工各部司官员以及当地少数民族头上仪事,谈及政治、军事、行政、税赋、用工等各方面问题,阿德妮只要在场,都侧耳倾听,显得十分注意。

尤其是当杨凌谈及许多超越现在这个时代的比较先进、科学的理论和观念,更是令阿德妮目泛异采。显得极为钦佩。房中只有两个人时,杨凌批阅着公文,阿德妮就在一旁轻摇着羽扇,奉茶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