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42
A+ A- 关灯 听书

从这女孩气质高稚、细皮嫩肉的情形看,她根本不是个干粗活的女奴。她手拿上生有几处老茧,是经常握剑、握枪磨擦形成的,她是佛郎机人,又在海上漂流了这么久,如果说西洋人的火器有什么奥秘,她没有可能不知道。”

杨凌心中浮起一线希望,停住脚步道:“不必再议了,大家回去忙吧,目前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剿倭上。满刺加那里,我会派秘探冒充行商先去探探情况,得到进一步消息再作决定,散了吧!”

众官员、幕僚纷纷起身告辞离去,只见那位军器专家郑老夫子皱着眉头一边走一边喃喃低语:“怎么可有能?这怎么可能?这些填装火药和炮弹的过程不减,决不会有这么快啊,再说射速这么快,还容易哑火、炸膛,炮管都不用维护的么?”

他想得入神,险些撞在厅门旁的廊柱上,站在那儿醒了醒神,这才嘟嘟囔囊地继续向前走去。杨凌站在厅中,忽又看见刘刘知府扯着何总兵的袖子,边走边道:“老何,老何,今晚上是不是就让我把人领走啊?”

“滚你的,精虫上脑了是不是?你都五房妾了啊老色鬼。”何总兵头也不回地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谁不稀罕呐?大人都答应给我了,你小子别是想占我便宜吧?嗳,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取我戴绿帽子,我跟你急!我马上交银子还不成了么?”

“德性,以为我跟你似的?少想女人多想公事,延误了公事,你的脑袋也得挂上城头。”

“这可不是吹的,公事我办得于净俐落。大人交待下来的事,没一件积压到明天……”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拉拉扯扯地去了。杨凌摇头苦笑了笑,忽地扬声喝道:“大棒槌!”

刘大棒槌现在顶替了伍汉超,任他的亲军统领,闻言立即一个箭步跨进门来,高声应道:“标下在!大帅有何吩咐?”

杨凌说道:“去,你马上带人赶去苏州。把阿德妮姑娘给我护送到福州来。一定要星夜兼程,把人给我安全送到,就说本官十万火急。嗯……”

他说到这里,脑海中忽地浮现出一张宜喜宜嗔娇媚动人的俏脸来,想起那个女人为了自已日夜处理公务,累得脸色憔悴、一双明眸都失了光彩。心中不禁涌起一股甜蜜的、柔柔的情意。

他放缓了语气道:“请成二档头一齐赶来,本官要把总督府迁至福州,直至剿倭战事结束!”

※※※※※※※※※※※※※※※※※※※※※※※※※※※※※※

福建战局由于七支卫所官兵一改处处避战而主动出击,渐渐扭转了颓势。四万大军眼睁睁看着一千多人头同时落地,一路行军,满脚沾的都是鲜血,那种恐怖的画面、冷肃的杀气,让他们心中头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国法、什么叫军纪。

他们到了前线,虽然尚不敢主去挑衅大股的倭寇。可是所有的官兵将校,至少从一开始想的就是要去作战,而不是到处打听倭寇在哪里,从而赶紧逃开避战。

他们缺乏训练,单兵战力和勇气虽不及倭寇,但是军备和人数却占了优势,这一来就和倭寇形成了相持之势。起初,遇到小股倭寇,卫所官兵敢于倾力一战,不过他们不了解总督大人的脾气,打了胜仗也因敌我力量悬殊,自觉没什么好吹嘘的,所以呈送的战报也只敢叙述过程,不敢露出丝毫请功的语气。

不过总督府可不管你是不是一千人打四十人,每逢胜利战报立即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番,然后抄送所有卫所,对立功的将校官兵大加褒奖,并严令地方官府集合士绅名流前去慰问。

两支部队驻地不远,眼瞧着人家打了胜仗的,百姓们人人赞赏,地方官府敲锣打鼓地带着猪羊前去慰问,士兵们个个吐气。到了饭口儿,人家的驻地顺风飘来的是大锅炖肉的香味儿,哪个兵看了不眼热?哪个带兵的官看了能心安?

起初各部卫所官兵开始攒足了劲派探马专门搜寻落单的小股倭寇,一得了消息就倾巢出动,打落水狗般一拥而上,战报送到总督府自然士兵加饷,将校记功,待遇与往日不同。

在父老乡亲面前这些大兵们没觉得自已象现在这般来重要,他们就是百姓的主心骨、百姓的救世主,那种崇拜和欢迎,使他们渐渐体悟到了一个军人的责任和荣耀。

随着小股倭寇的被剿灭,倭人也注意到了明军的变化,不敢再派出小股倭寇四处骚扰,每次出去至少也有数百人。

但是这时候已经晚了,一群原本胆小如鼠的人,他们最初是提心吊胆地去打一头狼,再之后是壮着胆子去打几匹狼,当狼知道害怕了,开始结群的时候,这帮胆小的兵痞已经变成了胆大包天的猎人,开始兴趣盎然地主动挑衅,把倭寇当成了给自已送来军功和奖赏的机会。

这时候,山东、江苏一带的倭寇已经被剿灭得差不多了,试图逃回海的倭寇被明军水师和日本水师堵得严严实实,联合作战封锁了返回日本的唯一通道,从海路逃走的倭寇几乎没有漏网之鱼。

与此同时,军费紧张的水师尝到了贩卖奴隶的好处,既然朝廷已经允许公开出售战俘,他们开始利用海岛接近中国沿海的便利,逐岛搜索,消灭少量负责海岛防务的倭寇,把大量妇孺带回陆地拍卖。

如今日本国内战乱频仍。常住中国劫掠的海盗干的是高风险的杀人勾当,赚的钱多,所以他们聘买的妻妾,从朝鲜、硫球、夷洲等地抢来的女人也大多颇具姿色,加上这些国家和地方的妇人逆来顺受,对男人比明朝的妇人还要谦卑柔顺,所以十分受到地方豪绅的欢迎,已经有内地富绅闻讯派遣家人赴沿海购买,奴隶生意开始兴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