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35
A+ A- 关灯 听书

他放下大腿,掸掸衣襟笑呵呵地道:“我听了这消息反而觉着来对了,这个杨大人是个有担当的汉子,而且很懂得审时度势,这买卖呀,还就得和他做。”

这矮胖子说话细声细气儿的,语音有点糯,不管对谁总是没说话先一脸笑,实在看不出是什么有权势的大人物。他细长的眼睛闪着狡狯的光,信心十足地道:“我看……这位大人现在看似沉稳,其实也正焦头烂额呢,钱要花在刀刃上,交情得交在落难时,雪中送炭懂么?比锦上添朵金花还值钱呢。嘿嘿嘿,他姓杨的胃口大着呢,对我这条命绝对没兴趣。”

他刚说到这儿,杨凌带着八名持刀的铁卫出现在门前,矮胖子连忙摞下茶杯,满脸堆着谄媚的笑容迎了上去,到了近前便是长长地一揖,呵呵笑道:“草民见过钦差杨大人。”

杨凌审视地打量他一番,疑惑地道:“你是……?”

矮胖子陪着笑脸,眼睛睃了一下他左右八名侍卫,迟疑道:“这个……草民要面禀大人的,是一件极重要的军机大事,大人可否屏退左右?”

杨凌哈哈一笑,坦然走了进去,八名侍卫紧紧相随,军鞭铿然作响。

杨凌的武艺一直勤练不辍,如今已非昔日阿蒙。所谓武学,只要练到一定高度,要拉开差距是很难的,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悬殊到天壤之别,在别人有备之下还能一招受制。

杨凌腰间的玉带,是一柄掩饰极好的缅刀,如果来人想突然暗算,他自信对方就算武功极高,要撑个十招八招的也不成问题,所以放胆进入。他这份胆气令那矮胖的中年人狭目中精芒一闪,对他更多了几分钦佩。

杨凌施施然在椅上坐下,笑道:“你的人不必退出去,我这八名侍卫也是生死相随、绝对可以信得过的兄弟,有什么事不必遮遮掩掩,尽管开口便是,不管什么消息,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我的人绝不会传出半句。”

“呵呵呵,大人是威武侯爷、柱国将军,手握沿海六省数十万大军,您的话一字千钧,草民自然信得过。”

矮胖子说完,忽地笑脸一收,肃然向前迈了一步,一拂袍袂郑重地跪了下去,肃然道:“南海遗民、万死罪囚白小草,磕见剿倭总督杨大人!”

杨凌听了身子一震,耳畔“呛”地一声响,八柄明晃晃的钢刀尖锋已指向跪在地上的矮胖汉子,白小草手下两个大汉赤手空拳,欲想上前又犹豫不定,唯有白小草坦然跪在地上,额头触地,一动不动。

杨凌定了定神,嘴角忽然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轻轻摆了摆手,令侍卫们收了刀剑。然后起身上前,笑容可掬地亲手扶起白小草道:“原来是白大当家。哈哈,本官盼你多时了,你既来见我,如果本官所料不错,不久之后你我大有可能同朝为官。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必以罪囚自称?”

白小草当然不会被他几句话忽悠得感恩戴德,不过他越过王美人,不再通过那条线和朝廷接触,而是乔装改扮上岸来见杨凌,固然是想谋得更大的好处。但是同时也是因为钓鱼岛已是危机四伏,他也有些吃不住劲了。

一听杨凌这话并非全是客套,确有几分诚意,白小草心中大定。他就势站起,毕恭毕敬地道:“罪囚糊涂。干过许多违反朝廷律法的事情,自从听说大人有意招安,罪囚欢欣鼓舞,日夜企盼,近来听说大人已到了福建,故此罪囚才冒昧前来,求见大人。”

杨凌摆擂手道:“不要一口一个罪囚了,例来朝廷招安,是既往不咎的,你年长于我,我便唤你一声白兄吧。白兄请坐吧,咱们有事可以慢慢谈。”

白小草欠身道:“是是是,那……草民谨遵大人吩咐。”

白小草小心翼翼地在杨凌下首坐了,开门见山地道:“大人,草民得普陀山王美人数次传达大人钧意,也想投靠朝廷,谋个出身,只是手下毕竟上万人马,草民得一一摸清各岛首领的意思,以免出了纰漏,是以没有急着回应大人的美意。”

杨凌笑笑道:“这个……我是听说过,白兄愿意接受招安之心一片赤诚,本官并无疑虑,为了给你充足的时间来沟通各岛意见,本官还吩咐澎湖巡检司近期减少巡弋舰船,不要追缉你的商船,最近更是一条战舰也没有派出去,呵呵,白兄今日前来,可是已经和手下各将有了统一的意见?”

白小草也不傻,一开始澎湖巡检司减少巡洋战舰是不假,可目的明显是因为吃了西洋战舰的亏,可不是他白小草有面子。

现在水师片板不下海,更是因为水师高级将领被抓捕过半,新任水师提督简拔了一批年轻军官,正在大肆整顿军队,加上现在倭寇正水上陆上一通折腾,这才没空“照顾”他。

他也不敢点破,呵呵笑道:“是,草民对大人的美意的恩抚,是感佩在心。草民既然来了,就打算对大人您坦诚相待,绝不敢有片言只语相瞒。大人,实话实说,其实草手下各岛岛主有些很是桀骜不驯,对于朝廷招安的诚意有所质疑,草民也不敢近之过甚,不过现在发生了一件意外,草民借此机会再和手下诸人议事,总算让大家一致同意接受朝廷招安了。”

杨凌耐着性子并不发问,果然,白小草舔了舔嘴唇,已接着道:“倭人宫本浩缺少巨舰火炮,所以一向在陆地上劫掠,很少打海上的主意,前些日子他得了几艘战舰……”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杨凌,阮大文资敌之事早已传开,宫本浩的战舰从哪儿来的,人人心知肚明,当着这位朝廷钦差,说出来不免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