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7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32
A+ A- 关灯 听书

他走到书案前提笔写下一封军令,要求白重赞汇同山东、江苏都指挥使立即抽调一支两万人的军队,由水师护送至琉球驻扎。杨凌写罢,加盖了随身的印钤,然后以火漆封例子,唤过门口侍卫让他立即交付军驿。

处理了此事,杨凌回身对何炳文道:“现在军队嘛,以调整和稳定为主,毕竟恢复军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严苛的军令有了,还有赏罚分明,任何一支部队只要取得了胜利,哪怕是小胜,总兵府也要予以褒奖。并通令全军,同时着地方官府提高战胜军的待遇。呵呵,那些兵骨子里还是有血性的。这样和人一比,调动军心士气也容易些。”

“是!”何炳文也笑道:“大人是天生的儒将啊,末将听说大人在大同指挥数万大军。调将用谋,打得一向嚣张跋扈的伯颜猛可望风而逃,想不到对于整肃军队、振兴士气也有独到的手段。这些滚刀肉般的痞子兵,没有大人十字街头迅斩千人的凌厉手段,还真是慑伏不住。苗千总率领的千人战队在福建无人支援,以致全军尽没,各路千人战队听说了这消息大为愤懑悲恚。再逢战事多有消极避战的情形。大人斩下自布政使以下共计一千一百二十五颗犯官匪将和不法士兵的人头偿命的消息传开后,士气军心大振,他们现在每逢战事人人头缠白绫,上书‘誓死’二字。打起仗来象疯子般的不要命,现在倭寇一遇到头缠白绫的官兵就头疼得要命。除非数倍于我军,否则马上转身逃命,哈哈,咱们明军总算打出了威风。”

杨凌早由番卫口中听说了此事,闻言点点头,喟然道:“是啊,将士们在前方用命,索要的并不多,一份理解和支持足以令这些血笥汉子产生为知己者死的壮志雄心,我以雷霆手段处置这些资敌通敌、暗中为匪、谋杀钦差的罪囚,一是为了整顿军心,二是为了迅速激活福建全种濒临瘫痪的官府运作,三来就是……就是为了那些枉死的将士……”

杨凌说到这里,眼中忍不住溢出闪闪的泪花,何部兵也沉默起来。默默半晌,一阵清风穿窗而过,二人才自沉默中醒来,就在这时,一名亲军出现在门口,轻声道:“大人,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说有要事面见大人。我们询问他的身份,他却不肯说,只说大人绝不会后悔见他,只叫我们来通禀大人,大人若是不见,他马上就走,难解难分不敢骚扰。”

“嗯?”杨凌与何炳文互视了一眼,这才问道:“就来了一个人?什么打扮,看不出来历么?”

“是!那人……还带了两个随从,看样子是有功夫在身的,标下检查过,他们都没有携带兵器,那个为首的人身材矮胖、面色红润,象个养尊处优的财主富绅。”

“呵呵,现在我杨砍头的凶名遍布八闽,财主富绅?我请他,他都不敢来呢,还会主动送上门来?请他去客厅暂坐,我马上就来!”

望着侍卫匆匆离去,杨凌对何炳文笑道:“何大人,你看会是什么人要见我?”

何炳文皱眉道:“想不出,会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呃……会想来见大人,莫非是朝廷……?”

杨凌摇头道:“不会,朝廷纵然派密使来,也不会到了我的衙门还遮遮掩掩。现在本官也好奇得很,不知道是不是妄自尊大的宫本浩吃了熊心豹胆,甜头没尝够,居然又来要本官送他钱粮呢?哈哈,我去会会他。”

他穿上衣袍走到门口,忽地想起一事,又回头道:“对了,刘知府方才来见我,吞吞吐吐地要替犯官家眷求情,好象是个叫汪伊人的,说是和他的爱妾极为要好,这两天他的妾侍吵得他头疼,无可奈何才来求我。呵呵,看不出老刘倒是个怕老婆的。现在所有犯官家眷是由你处理,他要买你就让他买回去吧,本来,我就不赞同罪及家人的……奈何律法如此,唉!你记住,发卖为奴可以,青楼妓馆来挑人,一概撵出去,不可做出那样的事来。”

“是!”何炳文答应一声,心道:“汪伊人?刘知府倒会打马虎眼,那是汪飞凌的妹子,首恶家眷呐,大人倒是宅心仁厚,只是统统发卖为奴,不许卖往青楼,这军饷可要大大减少一笔银子了。不行,老刘都快六十的人了,这女人弄回去,早晚大被同眠,磨镜磨到他床上去。要卖给这生冷不忌的老色鬼,我得提提价敲他一下狠的。”

杨凌不知貌似忠厚的何总兵不只仗打得好,竹扛也敲得梆梆响,嘱咐完了就匆匆赶往前堂客厅。

前堂客厅内,一个矮胖无须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上,好整以暇地品着茶。一个魁梧的大汉站在门口向外张望一阵,又走回来。到了他身边低声道:“大哥,一千多人呐,其中还有二品大员,他居然不禀报皇上,请出天子剑说砍就砍了,也不怕朝中有人参他擅权专断,这姓杨的简直就是个愣头青啊。我看咱们这次大意了,这是拜错了码头敬错了神呐,弄不好就是送羊入虎口,咱们是不是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比如冒充士绅捐输军饷啥的,然后溜了算了?”

矮胖子笑眯眯地喝着茶,闻言瞪了他一眼,骂道:“我看你就是一头猪。长长脑子好不好?现在福建是到处冒烟的烂摊子,抓了那么多大臣,如果不及时处理,人心不稳,政局随时会有变化。等圣旨下来,怎么也得个把月时间,这段时间犯官们上下交通,流言四起,他新任命的官员都不知道自己这官儿坐不坐得住,又有哪个肯安心给他卖命?他那些兵丁心里能没有怨气儿?嘿!一个月后圣旨到了,这处处冒烟的地方已经变成处处冒火了,他想再收拾涣散的军心民心,甚至他那些早已离心离德的亲军铁卫,难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