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6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28
A+ A- 关灯 听书

遥遥的,三声号炮响起,有人高喝:“鸣炮行刑!斩~~~~~~”

悠长的“斩”字从行进的官军身旁悠然而过,路两旁“唰”的一声,锋利的钢刀一齐举起,耀出一片森然的光芒。

怵目惊心的一千多道闪亮的弧线划下,一千多道热血溅上半空,一千多颗人头滚落到他们脚下,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数万士卒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陡然汇聚成“嗡”然动心的气浪,七卫指挥使们忽然省起:杨凌那支孤立无援,至死无人逃生的千人战队,恰好正是一千一百二十五人。

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四万大军倒卷旗帜,踏着一脚鲜血走出了东城,凶煞之气直冲九宵。

第269章有客来访

福建布政使衙门的签押房内一片忙碌,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知府衙门、总兵府统统搬了进来,杨凌来了个战时合署办公。签押房打通了左右两间会客室,幕僚师爷们济济一堂,各种公文的报送都不敢稍加延误。

筹措足够的粮秣、军需;调集足够的船只、马骡、民夫;被倭寇劫掠过的地方要安抚百姓、救济米粮;税赋衙门要对没有受兵灾的地区和大户人家继续征收“战时抽编税”以配合战争需要。

参谋本部里军驿和两厂一卫的密探川流不息,不断送来各地的军情、动态。每个官员的书案前都堆得文牍如山,但是人人兢兢业业,一改往日敷衍塞责、拖拖拉拉的衙门作风。新提拔起来的一批年青官吏做事更是雷厉风行。

谁敢不卖力干活呀?福州大街上的血腥气还没散呢。这位杨总督看起来和和气气,谁晓得他竟有这副魄力,一千多颗人头啊,就是连杀一千多只鸡,都叫人手软脚软,他居然一声令下,象割草似的尽数屠戳。

这种铁血手腕,顿时慑服了全省官员,布政使衙门两旁“钦差总督大臣”、“威武将军杨”两面大旗,颇有“接引使者在此,欢迎西天一游”的效果。各地赶来觐见的官员远远瞧见这两面旗帜,谁不屏住呼吸,如履薄冰一般。

福建气象为之一新,全省统治机构正在缓缓启动,重新开始发挥作用。

杨凌的书房设在后院,书房前曲径回廊,左右是假山池塘,但是连着几天没下雨,天气过于闷热,虽在水池边也不觉凉快。杨凌只着轻衫长裤,书房门户洞开,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听着何总兵汇报军情。

“基本情形就是这样了。宫本浩自拥了六艘带有多门大炮的战舰,加上他原有的船只,野心大为膨胀。看起来他也知道作为异族人,他只能在大明陆地上劫掠,却不可能得到汉人的拥戴,从而长久地站住脚,所以宫本浩的部下虽仍在各处劫掠,但他本人已经开始在海上寻找落脚点。”

何炳文坐在杨凌身旁椅上,欠身说道。

自被杨凌救下,他便视杨凌为救命恩人。况且两人今非昔比。杨凌官爵、地位远高于他,他现在虽穿上了狮子补服,成为统领福建水陆官兵的总兵官,但是对杨凌反而越发地恭敬起来。

杨凌知道他是那种有些古板的正规军人,和闵文建那种疯子兵是不能比的。劝了几回见他仍执礼甚恭,杨凌也不再强求。

杨凌轻摇着扇子。轻风徐过带来一丝清凉,轻轻拂动他的头发。

他蹙眉想了一会儿道:“这一段海域,他们想落脚,能去什么地方呢?北则是钓鱼诸岛,南则是满刺加,东则是夷洲,中间唯有澎湖,如果让他站住了脚,再想讨伐可就要费尽周折了,福建水师正在整顿当中,其余几支水师一时又抽不出来,唉……”

何总兵奇怪地道:“大人,澎湖离陆地甚近,钓鱼诸岛又有白小草盘踞在那儿,满刺加现在驻有西洋海盗,如果要取,宫本浩十有**要谋取夷洲。现在福建战局还不明朗,末将一直也在忧心这些卫所官兵能否尽力作战,我看前厅各衙门的官员虽然十分忙碌,可是大人对于福建战局似乎有些……有些……”

杨凌一笑道:“有些漫不经心是吗?呵呵,不是本官不着急,而是福建战局着急不得。目前卫所官兵的士气虽有所恢复,但是杀头立威终究没有点铁成金的效果,我也不奢望他们马上完胜,只要能控制住战局,改变一边倒的颓势,那就够了。给倭寇一点胜利的幻想,把他们吸引在这儿,反而有利于我们全歼倭寇,从而一劳永逸。不过现在宫本浩有六艘新式战舰,加上他们原有的船只,要取夷洲并不难,这也正是本官最担心的事情。”

他看了何炳文一眼,沉重地说道:“夷洲于我大陆十分重要,现在是,将来更是,何大人不可等闲视之。别的不说,就说这些倭寇,远在日本国还能渡海来我沿海袭扰,如果让这些强盗把近在咫尺的地方占了,福建朝夕祸事,哪不有一日宁静?”

何炳文只着眼于眼前战局,想得却没有这么远,听杨凌一说,想想倭寇如果苦恼经营夷洲,有了一个往返方便的大本营,对于广东、福建、浙江三地来说,简直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暴起噬人的猛虎,不禁悚然称是。

杨凌轻轻敲击着桌面,说道:“身为战地指挥官,要关注一时一地的得失,何将军身为一省总兵官,需要纵览全局,目光长远呐。嗯……夷洲,继不可被倭寇所得,可是北方水师……”

他忽地长身而起,断然道:“皇上已下旨同意驻兵琉球,我本想待山东、江苏一带肃清倭寇后再抽调官兵,如今看来已是时不我待了,必须马上驻兵琉球,从而对雪猫、海狗子构成压力,迫使他们早日接受朝廷招安,我们受到牵制的水师才能尽快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