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6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1:11
A+ A- 关灯 听书

何炳文缓缓起身,双目微微地眯了起来,也寒声应道:“荆大人,布政使大人的命令,是尽歼倭寇,此战是由我指挥,战不战是你督战使的责任,何时战却是下官份内之事了,勿需操心!”

荆离手指在背后动了动,两名将校“嚓”的一声就欲拔刀出鞘,雪这的刀锋刚刚拔出一半,何炳文近前六名弓手霍地抬弓举箭对准了他们,两人钢刀拔出了一半便僵在那里。

何炳文大怒:“这些水师将领打仗不行,内讧倒嚣张得很,竟然要对我动刀。”他上前一步,森然道:“此地,我才是主将,这仗怎么打,鄙人说了算!军令如山,非同儿戏,要打滥仗等回了福州,我一定奉陪!”

双方剑拔弩张正僵持不下,严虎弟见山下明军前队已浩浩荡荡赶到山脚下,急忙打圆场道:“诸位都是为了完成阮大人的命令,何必刀兵相见呢?倭寇已经到了山脚了,何将军快快下令吧!”

何炳文冷哼一声,转脸望去,只见前队约一千名官兵已走到谷口,可是中却没有紧跟前队,两支队伍隔着半里多地。如果开炮轰击前队,中军的倭寇一定来得及反应,他们可以迅速退回古道深处,或者立即向两侧密林隐没。而那里埋伏的官兵并不多,很难达到全歼敌军的效果。

何炳文紧张地盘算了一下,如果静候中军过来,前队一千名倭寇一定可以抢在洪水到达前逃出去,以他们的战力,立刻就可以成为一支祸害一方的队伍,要循踪剿灭十分困难,如果尽歼前队倭寇,放洪水堵住谷口,倭寇唯有转头向回走。这条古道是浙闽之间唯一的通道,他们的粮草就算够大军往返之用,那时浙江军方必然也已得了消息衔尾追来。

想到这里,何炳文厉声说道:“快,左手第一门炮,炮口对准谷口,马上放炮。其余火炮对准前队倭寇,第一门火炮一响,其余火炮、擂石、弓箭一齐发射,务必全歼这股探路之敌!”

荆离和严虎弟等人闻言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阴险的笑容,后边两个校尉也嚓地一声还刀入鞘,站开了半步。

何炳文的兵果然训练有素,他一声令下,立即冲过去几个士兵,扯开大炮上的草衣,将炮口缓缓移向峡谷谷口,火折子点燃了引线,令人恐怖的“嗤嗤”声随着一线火花飞快地烧向炮口……

※※※※※※※※※※※※※※※※※※※※※※※※※※※※※※

福州城东城门处警卫森严,两排官兵持枪佩剑,远远站出半里地去,寄居在城外的逃难百姓被远远地赶开不许靠近。一个穿着鹌鹑补服的文官和一个海马补服的武官立在城门外遥遥地看着远方。

远远的一队人马行来,个个都是一身短打扮、腰间佩着刀剑的武士,看起来象是镖局的趟子手,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魁伟大汉,那阔口浓目和粗壮的身材,站在相对纤弱的南人士兵面前,令人望而生畏。

陪在他旁边的那个青年汉子看着就顺眼多了,一副笑吟吟的面孔,长相英俊、身材修长,腰间佩了一把狭长的利刃。

“鹌鹑”和“海马”见那三十多人走到近前,急忙迎上前去陪着笑脸道:“两位,呃……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青年武士彬彬有礼地双手扶膝,行了个标准和倭人礼节:“在下佐佐木春介。”

络腮胡子轻蔑地看了两上官员一眼,用生硬的汉话道:“我是宫本熊二,你们的布政使大人呢?为什么不来迎接我?”

两个官儿一听这个吓人的大汉性宫本,估计和纵横福建的大倭寇宫本浩说不定还有亲戚关系,连忙讨好地道:“啊!两位武士先生快快请进,我们布政使大人就在城头上恭候你们呢。”

宫本熊二不满地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佐佐木则仍是一副好脾气,笑吟吟地陪在他的身边。一队武士走到城门前,“鹌鹑”恭顺地道:“两位武士先生请上城楼,呃……你们的人……”

“哈哈哈哈……”宫本熊二放声大笑,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混蛋!我的人当然要跟我进去,嗯?你们的,这么多兵,难道还怕我们这几个人?”

“这……”文官脸上极是为难,那武官踮起脚尖向远方看了看,急忙道:“请进,请进,请贵武士的人都进城!”

宫本熊二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他,挺胸腆肚地进了城门,对随进城来的三十名武士不在乎地道:“守在这儿,我们很快就下来。”说着向佐佐木一挥手,也不用明廷官员带路,径向城楼上走去。

三十名武士齐齐哈依一声,纷纷就地盘膝而坐,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佩的都是中原的狭锋单刀,这时一个个将单刀横在膝上,旁若无人,这番举动令明军又敬又畏,数百官兵无人敢与靠近。

那武官急急向城外官兵喊道:“快快,统统回城,拉起吊桥,关城门!”

城楼上,阮大文和周洪正惶惶相对,阮大文怒气冲冲地道:“混帐、混帐,宫本浩实在贪得无厌,我给了他六艘舰和足足六万两白银呐,到现在库银还差着三千两没有补足呢,等到杨凌一死,我们上下打点,疏通关节还不知要花多少银子,他居然又来讨要钱粮,我真恨不得……恨不得……”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死咬着咱们的不过是一个杨凌而已,他在朝中的政敌还少么?只要他一死,朝中被他打压的一派就会趁机划攻讦他,他的同党就会互相争夺他留下来的那向个肥缺。谁还顾得上咱们?大不了换个地方继续作官,一年两年的功夫,咱花出去的银子就回来了。大人,小不忍则乱大谋呀,宫本浩攻城掠地,势如破竹,咱们的福州城守得住吗?何况他现在有了六艘战舰,数十门大炮,更是如虎添翼,真把他惹恼了,大军杀返回来,来个屠城,咱们的项上人头和便宜老小的性命能保得住吗?”周洪连忙劝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