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5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0:42
A+ A- 关灯 听书

蒋洲嘿嘿笑道:“少他妈和我打马虎眼,姓孟的会说得这么客气?怕是跟我显摆来着吧?嘿!他困寇于山上,有狼兵攀爬绝壁替他取功,老子眼睁睁看着这么近的海岛,却只能看着龟儿子们扎筏子。唉,运气不如人呐,这回有他炫耀的了!”

旁边一个官兵犹豫道:“大人,小的有个主意,方才就想跟大人说来着,可是……小的也不知道行不行,大人用兵,小的也不敢瞎搀和……”

蒋洲一听,“呼”地一下奔了过去,抓住那小兵肩膀,抬手先给了一个响亮的大嘴巴,骂道:“龟儿子,有主意不早说?什么法子你先拿出来摆一摆嘛,不行不算你的错,如果能行,老子马上升你做百户!”

那小兵脸上挨了五百,正吓得说不出话来,一听要升他做百户,这才鼓起勇气,嗫嚅地道:“大……大人,小的老家那里也常有泥潭沼泽,小的知道点法子,只是不知道打仗用行不行。您看……刚才镇子里见到许多柴禾垛,咱们六七千人呢,一人抱一捆,边投草边前进,就不会陷进泥里去了,这一里地咱们一定铺得下,实在不行再征点民夫嘛。”

蒋洲一听大失所望,骂道:“混蛋!淤泥上边投点草能担住百十来斤么?打不着这帮倭寇咱可以另找一路倭人出气,要是打个败仗不是更让那些山东兵笑话?”

那小兵胆怯地缩了缩脖子,吃吃地争辩道:“大人,你莫小看了那些轻飘飘、软绵绵的草梗柴禾,那些东西扔在泥地上,人踩上去就愣是不沉,小的哪敢骗您呐?”

蒋洲狐疑地瞪了他一阵,扭头说道:“去,所有的兵回去搬柴禾,如果不够,把附近村子的全弄来,叫地正、保甲找些民壮来帮忙。”

数千大军跟蚂蚁搬家似的,柴禾垛被一捆捆搬到岸边,蒋洲先铺设了一段令官兵上去一试,果然能承担得起官兵行走,只是速度比在陆地上要受些影响。

蒋洲大喜,令小股官共举着火把在海岸上来回走动迷惑倭寇,大队官兵熄了火把,命弓箭手盾牌手在前,枪兵刀兵参差其后,一路铺设着柴草,悄然向岛上摸去……

第264章疑窦暗生

明朝洪武十九年,镇国公汤和清理海盗,为坚壁清野,向朝廷请旨,朱元璋下令,除准留舟山本岛居民547户、8085人外,其余居住在舟山46个岛上的居民,全部驱迁内陆。舟山各岛从此荒废,沦为海盗和倭寇长期盘踞的基地。

这些海岛周围暗礁密布,大船难行,百余年下来,仅有的几条可供大船通告的水道,其详细情形也已不为人知,这些地方就此沦为海寇的天堂。

双屿岛就是海狗子的大本营,该岛地形险峻,东西两山对峙,南北俱有水口相通,亦有小山如门障蔽,利于战守,中间空阔约二十余里,是南洋储番和内地贸易的良好中介地。

此地北连日本、朝鲜,南通夷洲、马六甲,是南北交通要道,海运走私最兴盛时每日从这里经过的大海数百条,海狗子从中抽税获利已日进斗金。

可是自倭寇云集,沿海大规模扫荡倭寇以来,再加上马六甲海峡被西夷占据,海船数量陡减为百余条,海狗子的收入大受影响,听到朝廷有意招安的消息,他也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了起来。

玲珑洞内,海狗子紧锁浓眉,轻轻摩挲着光秃秃的头顶想着心事,一个长相清秀的朝鲜族少女蹲在他的腿前轻轻捶着大腿,身后两个背着小枕头的日本少女给他按摩着肩膀。

“老二,咱们在这儿过的是逍遥王的日子,真要是投靠了朝廷,受人管制,他娘的那日子能好过么?可要是不答应,眼下的日子也难办呐,如今每日规规矩矩从各位这儿过的商船不足百条了吧?海面上能劫船也不多了,这上万人不能坐吃山空呐。”

老精揪着他的络腮大胡子,沉吟着道:“狗爷。说朝廷正在组建水师,首先倭人他们平不平得了还不知道。再者说,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夫,他们的水师没有力量封锁整个海岸。要平定海疆、要开海通商,有咱们横在这儿他就别想。双屿是那么好攻的么?何况还有猫爷跟咱们照应着呢。不过……如果朝廷肯封狗爷做靖海大都督,就驻扎在这儿,天高皇帝远,他们奈何不了咱们。兵马是咱们的私兵,到那时海防一开,咱们只要私下把关税比朝廷的调低一些,每日避开朝廷码头从咱这儿过的海船至少得上千条,这么一算,赚头比现在要大得多。”

“哈哈哈哈……”海狗子大笑,笑声在山洞中隆隆回响,他把脚丫子抵在那小姑娘柔软的前胸上,小姑娘立即温顺地给他按摩起了脚趾头。

海狗子笑着伸出手去,一个少女忙给他端过一杯酒来,他笑眯眯地抿着酒,笑道:“咱打的正是这主意,王美人和白小草最近往来频繁,说不定也是想联起手来。增加和朝廷谈买卖的本钱。嘿嘿……他和咱比不了。王美人的地盘太靠近陆地了,白小草呢,只要朝廷水师登陆澎湖、夷州,他就得抓瞎,他没本钱,到时他们受朝廷辖制,他们的地盘咱们也逐步吞下来,到那时,靖海大都督就是靖海王,朝廷想翻脸也得考虑考虑,哈哈哈哈……”

老精沉吟道:“狗爷,那……咱们今天会见朝廷特使的消息用不用告诉猫爷一声?”

“唔……”海狗子抓抓脑袋,摇头道:“还八字没一撇呢,先别说了,等有了准信再和他商量。”

“是是是”老精答应着,心中暗想:“等有了准信,那么这带头归顺之功就是狗爷的,那只瞎猫从此就得沦为狗爷的下属,狗爷连兄弟的地盘也想吞,可真够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