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5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1:00:38
A+ A- 关灯 听书

整个一面山坡上,血肉横飞,尸横遍地,双方都杀红了眼,战况极为惨烈。手持长枪短弩的狼兵交替冲杀,在陡峭和充满碎石根本无法站稳的山坡上跳跃如飞,如同猿猴。

倭寇彻底垮了,从体质到意志,已经没有人能组织有效的反抗,而这种情形下,七人一伍、十人一伍的明军却发挥了小队各自为战的特长,尽管在夜色中,在山坡上,依然能够充分发挥配合作战的作用。陷入垂死挣扎的倭寇已经毫无章法,只知道盲目的对自己眼前的敌人挥刀,对于侧翼、后方的攻击根本不管不顾,一个个疯狂的倭寇被单兵战力比他们要弱得多的明军轻而易举地戳穿、砍断、砸烂……

东华鹿之介带着残存的三百多个倭寇失魂落地退到了山顶,伍汉超等人攀爬上山的最高处既狭窄又陡峭,无法站立太多人,他们退向了左侧一方。这面峭壁无遮无拦,悬崖边上爬满了藤萝野草,悬崖下边是大片的礁石。

回望海上,惨淡的月光下一片乌沉沉的,倭人被明军包围了。

东华鹿之介知道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他们的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残害了太多的妇孺,明军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东华鹿之介回头贪恋地望着乌沉一片的大海,海岛上有他的老父、他的爱妻、还有他两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小儿子,他们会怎么样?是活活饿死海岛上,还是沦为其他盗寇的奴隶,任人驱使、奴役、凌辱。

自己的妻子、女儿、儿子将会成为野兽一般的海盗侵犯的目标,就象自己曾对别人做过的一样?

他挥舞着刀凄厉地嚎叫起来,用断断续续的倭语告诉自己的部下:明军决不会放过他们,要全军决死一战,话音未落,一柄长枪已“呜”的一声带着长音凌空飞掠过来,刺穿了他的胸膛,将他和身后两名倭寇穿在了一起。

这一枪是伍汉超投掷的,随后孟四海的声音在夜色中咆哮起来:“弓箭、投枪,射他个小婢养的!”

弓箭和投枪向密集的人群投射过来,惊恐的倭寇奋力地拥挤着,任由箭雨和投枪倾泻在他们身上,却只奢望着别人能冲上去,能替他抵挡箭雨枪林,竟然没有一个敢冲上去和明军做最后一搏的。

随着他们地拥挤后退,不断有人踩空在探出悬崖的野草藤萝上,惨叫着摔了下去。几个试图指挥倭寇的小头目悲哀地发现,自己这支以杀人和抢劫凝聚在一起,曾经所向披靡令明军望风而逃的队伍,原来面临死亡时表现得一样懦弱。

明军没有一个冲过来,只是不断地发射着利箭和投枪。疯狂向后拥挤的倭寇把保持着清醒不肯再退的伙伴也一个个挤下了悬崖。三百多个倭寇,被射死的只有三分之一,竟有两百多个倭寇是被伙伴挤下悬崖活活摔死的。

倭人东条次郎是东华鹿之介的副手,他的胸腹被锋利的礁石刺穿,尸身倒挂在礁石上,下半身浸在水中,被鱼蟹啃咬得一片狼藉。当他被发现时,那双无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瞪着悬崖上边。

眼神里没有恐惧、没有愤怒,只有一股深深的悲哀,那种悲哀的眼神,就和曾被他一刀砍下头颅的一个明军百夫长一样。

那个勇敢的明军勇士,曾经想和他决死一战,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士兵宁可被人背后一刀砍下头来,也没有勇气停下脚步返身作战时,那眼神就和他现在的目光一模一样。

川军比鲁军和狼兵晚了一刻,他们在箕子峰下驻营时,吃了些山果和买来的海鱼,结果弄得许多官兵都闹起了肚子,折腾了半天听说另外两路大军已经直趋海边,蒋洲才着急起来,若被鲁军抢了头功,那岂不是丢尽了川军的面子?

他急忙留下百十个生病的官兵在镇中养病,自己率领其他官兵飞速赶来。蒋洲赶到大营岱,正碰上东华鹿之介另一路逃跑的倭兵。蒋洲大喜,马上指挥官兵发起冲锋。倭寇余悸未息,忽然又碰上一队满口骂着“龟儿子”的明军大兵,狼狈抵挡了一阵,就不支向海边逃去。

他们退入海边小镇,抢了两条小船,又用床板门板桌椅匆忙搭成筏子,连扑腾带泅水竟浮过海面,退到了距岸边一里多地的一座海岛上。

蒋洲四处寻船不得,远远见倭寇在岛上砍伐树木,似要制作更结实的木筏,利用附近多岛,每隔数里总有岛屿的地形逃出去,不禁焦急万分,可是他的兵本不善水,如果扎些木筏泅海过去,恐怕那些散兵还未冲上岛去,就被倭寇分而歼之了,纵然想抢功也不能如此冒险,唯有驻兵于海边望洋兴叹。

到了二更天,官兵来报,潮水退了,陆地和海岛之间已露出陆地,蒋洲闻言大喜,他兴冲冲赶到海边一看,才发现潮水虽然退了,可是与那海岛之间的可涉地面全是淤泥,士兵跋涉困难,试着派了几个兵下去一试,走不多远双膝就陷在泥里动弹不得,漫说攻岛,只有站在那儿任人屠杀的份,蒋洲不由大失所望。

对面岛上也发现海边火把增多,匆忙做了准备,见明军始终没什么动静,才发现是由于潮退后淤泥满地,竟比搭建竹筏进攻还要困难,倭寇大喜过望,只留下少量人手守在岛边,其他人连夜进入林中继续砍树制造大木筏。

川兵这边折腾到三更天,蒋洲泄了气,他望着海岛那边愤愤地啐了一口道:“妈的,便宜了他们,到手的功劳飞了!咱们回镇去,派去寻找水师和孟参将、宋总兵的人回来了么?”

乔子安道:“大人,找水师的人还没回来,不过去孟参将那里探听消息的人已经回来了,孟参将说他们围堵的倭寇上了山,狼兵自山后悬崖攀援而上,已经悄然运兵于山顶,今夜一定拿下那股倭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