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3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9:57
A+ A- 关灯 听书

那人手忙脚乱,眼见已被三柄长刀笼罩在中间,他厉声大吼,说了一句倭人听不懂的语言,这一刹那,鬼茂小四郎已拦腰一刀,将他斩死。

随着那人的一声大吼,对面阵中忽地传出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喊的话就连倭寇中通飞汉语的人也听不明白,少女声音一落,井然有序的三队人马忽然乱作一团,各自为战地冲了上来。

远远的,乃美正智骑在骡上,一见明军如此阵势不由大喜,他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这支明军毫无战法,战力必然不强,快快冲过去。冲乱他们的阵势,以他们的乱军可阻住追兵,我们逃生有望了!”

众倭寇闻言大喜,立即挥舞兵器一拥而上,乃美正智也抽出倭刀,一拍骡臀,在群盗簇拥下猛冲过去。

可是刚刚和这队明军接触上的那两百多名倭寇却有完全不同的感觉,远远地看来,这支狂冲上来的明军好象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是近在咫尺的他们,却有手忙脚乱无法招架的感觉。

冲到近处,他们才发现这似乎是一支民壮队伍,根本没有着军服。这些“民壮”每七人为一队,当先一人手持长长的钩镰枪,另一人持八尺长的桐油木棍,另外两人持着短弩,后边三人却全提着明晃晃的短刀。

倭人作战喜欢合击,尤喜挥刀之前大声大喝先慑人胆气,想不到这些“民壮”也喜欢唤喝作战,鬼茂小四郎手举倭刀还未及敌前,那手持长长钩镰枪的汉子已一声怪叫,隔着近两丈远就举枪搠来,与他比肩而站的三人立即齐声配合,喝声如雷。

鬼茂小四郎被吼得机灵一下,他避过长枪刚刚突至近处,举棍的大汉已当头一棒劈了下来,他冷笑一声,雪亮的长刀匹练般一转,就要贴着那人棍端劈下,忽地腰间一麻,一根短矢已刺了进去。

这些短弩做工一定很差,弩力极小,弩矢也是以硬木制成,重量较轻难以及远,射入人体也不深,鬼茂小四郎正欲一刀斩下这人头颅再摘去腰间所中的矢箭,一股麻痹的感觉已自腰间传开,手臂一阵无力。

浸油的柔韧木棍狠狠地抽在了他的桡骨上,小臂骨折、长刀落地,持钩镰枪的“民壮”已领着并肩站立的四个伙伴转向另一个倭寇,后边,三个持刀的“民壮”兴高采烈地拥了过来,鬼茂小四郎注意到其中一个手里还提着个麻袋。打仗,带这东西做什么?

他已经没有机会弄明白了,两个凶悍的“民壮”冲过来二话不说举刀便砍,锋利的刀锋一下子削断了他的脖子,鲜血汩汩而出,第三个“民壮”则麻利地拾起他的人头丢进麻袋,然后“砍头三人组”便追随在那四人后边,一边大呼小叫地呐喊助威。

这些“民壮”犹如点点梅花,每七人一组,一人攻一人守,两人偷袭,后边三人专门负责收集人头,同时呐喊助威。各组之间配合极为默契,每组中如有人负伤?,后一组立即有负责相同任务的士卒递补,整个战场局面看似混乱不堪,可是细到每处征战场面,都是队列整齐、井然有序,纵在黑夜中也决不错乱。

乃美正智骑在骡上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了,这支明军决非他所想象的乌合之众,没有办法了,如今只有向西逃,逃到太湖上去,那里山多岛多水路复杂,或许还有另寻生路的机会。

乃美正智立即转头喝令手下通知全军集结逃向太湖,号角刚刚吹响,他忽觉右颈一麻,乃美正智奇怪地伸手一摸,手指摸到短短一截细硬的东西,还缀着柔软的羽毛,受伤处已全无知觉。

他骇然向右望去,火把照映下,一个穿着蓝色窄袖大襟衣,纤腰上系着白色腰带,头发偏右挽鬏,插以小梳。颈上戴了银项圈的美丽少女,正从嘴上取下一个吹管插回腰间。

见他望来,那少女挑衅似地一扬浓黑漂亮的眉毛,双眸湛湛如水,纯稚中透着粉光脂艳,纤腰秀项,清纯妩媚集于一身,真是说不出的动人。

乃美正智勃然大怒,他从颈间拔出吹箭掷于地上,长刀向少女一举,还未说话,麻痹的身子已从骡身上栽了下来。左右大骇,急忙上前扶住,有人已呐喊着挥刀冲向那名少女。

少女负手立在火把下,眼见长刀袭来却夷然不惧。她左右站着六七名穿着黑色对襟布扣短衣,青黑色的肥大裤子、打绑腿、穿草鞋、黑布包头的壮汉,人人手中持着钩镰枪或长柄大刀。

站在她左右举着火把的是两个头戴蓝头巾,穿青色右衽斜襟上衣,下着宽大黑裤,裤脚镶饰花带,腰系围裙的少女。两人腰间佩刀,站在那儿胸挺颈直,极是婀娜健美。

眼见倭寇冲来,少女一摆手,六七名壮汉举起手中兵器呐喊着迎了上去。倭寇已陷入混战之中,虽知主公势危,附近见到的倭寇拼命想冲杀过来,可是七人一组的“民壮”如影随形,稍一不慎,不是被枪钩倒就是被棍击倒,再不然便是左右抽冷子射出的暗箭,根本抽身不得。那蓝衫少女见六七名手下和倭寇纠缠在一起,倏地从腰间拔出刀来,娇叱一声猛冲过来,在她后边跟着十余名蓝衫少女,个个手持长刀,身手娇健,悍勇竟不下男子。

这支生力军的加入,使战局顿时倒向他们一方,被钩镰枪或冷箭放倒的倭寇马上就有“砍头三人组”上前兴致勃勃地枭首入袋。蓝衫少女杀得性起,率领她的娘子军一路向前掩杀过去。

被她射下马来的乃美正智既骑在骡上,她已猜到应是倭寇的一个首领,却未意识到这个人正是这支倭寇队伍的大头目,所以从他身前冲过竟根本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