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3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9:39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轻吁了口气,放下象牙箸抚膝说道:“很久没有这般逸致和心情了。唉,试想西北军之粗犷、东北军之彪悍、纵是西南兵在那穷山恶水的地方也是个个舛傲凶猛,任是其中哪一支军队放在江南,都是虎狼之兵,哪轮得到小小倭寇作乱?我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到江南兵竟然如同一群绵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莫过于此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成绮韵目泛异采。欣然道:“大人此言一针见血,精辟之极,这一语锤炼得太妙了!”

杨凌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这是一句成语,原来博学如黛楼儿,竟也没听过这词。

成绮韵道:“这确是那些败兵的真实写照,不过江南兵本来就在江南富裕之地,少了艰苦之地的磨练,再加上屯田多受将领吞食,世袭官军逃兵日增、士气低迷、军备废驰,每遇战事,人人想的都是如何逃命,这样的兵纵然以万敌百,哪里谈得上战力?现下唯有先调兵来,再在战事中以严肃的军纪、赏罚分明的战功,将江南卫所官兵带动起来,这群绵羊的躯体是虎狼,软弱的只是他们的心,只要他们恢复了士气和胆量,就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杨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沉吟道:“临阵磨枪,现在对军队改制是来不及了,眼下我是该先肃明军纪,强化军队战力。等战事平息,还要从根上找原因,军户兵不愿当兵而强迫当兵,仅靠军纪镇压终非长久之计,边军募兵之法甚好,我该奏明皇上逐步取消军户,实行募兵制。如今匠户已经改为以银代役,匠户自谋生路,收入增加,个个心中欢喜。同时活跃了工商,朝廷增加了税收,又少了养人的负担,好处十分明显。取消僵化的军户制,虽说在军费上有所增加,不过一旦开海,人员流动势在必行,那时朝廷税赋也会大幅增加,应该没有困难。”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敲击着膝头盘算着。成绮韵见状抿嘴笑道:“大人,好不容易清闲片刻,又在考虑公事,这些事总要待战事平息才能逐步推行,如果急了反而欲速不达,现在想的太多也没有用,大人且放宽心,待援兵到了,咱们先解决江南的匪患才是。”

杨凌笑道:“是是,本官也想得头痛,好好,今晚各位只淡风月,不论军事。”

成绮韵浅浅一笑,捧杯道:“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坡。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杨凌哈哈笑道:“好一个对酒逢花,呃……”

虽说月色朦胧、孤男俊女,气氛暧昧,酒后也容易叫人放松心志,杨凌终究不敢说出轻浮的话来,眼前可是一捆遇火就着的干柴啊,杨凌心中岂能不知?

他笑笑道:“来,你我同饮。”玉杯轻轻一碰,两杯清酒入腹,杨凌挟起一箸菜来。趁着颊齿留香,慢慢品尝。

成绮韵莞尔道:“但凡饮酒,时节最好是春郊、花时、清秋、新绿、积雪、新月、晚秋;地点最好是花前、月下、竹林、高阁、画舫、幽馆、曲硐、菏亭;这人物嘛,则是高雅、豪侠、真率、知己、故交、玉人、可儿。大人这些日子太过辛劳,若觉可意,今夜就好好轻松一下吧。”

杨凌击掌道:“喝酒还有这么些学问?春郊花时、花前月下、知己玉人,样样符合,是该多饮几杯。你这些日子太过劳累,我的酒量浅,你若喜欢,尽管多饮几杯。”

成绮韵听他说知己玉人,心下欢喜,不禁向他巧笑嫣然,随即捧杯就唇。

晚风拂过,几缕青丝轻轻刮上她如玉的面颊,低唇就酒,脸侧露出那如钩玉般温润洁白的耳垂,风光一时无限。

杨凌目光迷离了刹那,他刚刚举起杯,远处脚步声起,伍汉超的声音急急传来:“大人,吴江城失守,有数千倭寇攻入城中,正在烧杀抢掠并加固城防。白大人、闵大人都在前厅等候,请大人立即往见!”

杨凌大吃一惊,纵观六省倭寇,聚众三千以上共同进退的极少,一方面是倭寇派系众多,二来有几股大的倭寇势力出于补给考虑,也是分兵行动的,聚众数千攻打大城的迄今不过三两例而已,这股倭寇竟敢攻到重兵云集的苏州脚下?

杨凌立即起身向前厅赶去,伍汉超向成绮韵拱拱手,也随后跟去。

成绮韵痴坐半晌,提壶斟满一杯,举杯向月,悠悠地道:“剑气射云天,鼓声振原隰。黄尘塞路起,走马追兵急。弯弓从此去,飞箭如雨集。截围一百里,斩首五千级!”

※※※※※※※※※※※※※※※※※※※※※※※※※※※※※※

杨凌真地怒了,六省剿匪总督驻镇苏州,而倭寇竟然聚数千众悍然在苏州城附近用兵,这是挑衅,也是轻蔑,如果任这股倭寇烧杀抢掠一番扬长而去,总督府的声誉将一落千丈,原本低迷的六省士气将会更加萎靡不振,就是京中也不会再容忍这种战况的存在。

杨凌铁青着脸,令白重赞率一万五千人守城,自己带两万三千大军驰援吴江城,同时令人传令附近卫所官兵合围吴江城。

眼见总督军务钦差大臣暴怒,白重赞等人噤若寒蝉,无人敢再反对,立即应命从事,待成绮韵听说杨凌亲自率军救援,大惊之下匆匆赶到前厅时,杨凌的大军已经出城了。

杨凌知道吴江城已经失陷,如果倭寇据城而守,两万大军未必攻得进城去,是以随队带了八门轰天霹雳炮,专用攻城。大军浩浩荡荡趁着夜色走出十余里地,杨凌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他骑在马上沉思片刻,忽地勒住马缰,喝道:“停止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