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1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8:53
A+ A- 关灯 听书

大人,琉球国王得知大明决定开放海禁,已派了世子渡海来打听消息,此刻就在苏州城中,大人明日不妨见他一见,对琉球世子晓以利害,想来要琉球主动上表请援也不为难。”

杨凌瞧她面对自己侃侃而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那怪怪的模样看得成绮韵心里发毛,她忍不住倒退一步,把自己上下打量一番,疑道:“大人为何这般看我?”

杨凌眉毛一挑哼了一声,径自走回桌旁坐下,端起杯来用茶盏轻轻拨着水上的茶叶,耷拉着眼皮子慢条斯理地道:“我刚才说的这些,想必成二档头早已经想到了吧?”

“呃?”成绮韵干笑两声,这才发现自己一开心,老毛病犯了,在他面前又卖弄起来。

杨凌笑笑,吹吹浮茶,举杯一饮而尽,然后摞下茶杯起身道:“好啦,你既然早有腹案,我也不用说的太细了,你再想想,好好润色一番,明日一早交给我。”

他走到门口,忽地想起一事,又回头道:“对了,咱们内厂在江南的势力,大半是你发展起来的,你要控制住他们,今后搜集的情报方向不止是咱们大明的商战和军事,随着与藩国通商范围的扩大,你要安排探子扮作商人随商船往来于天下各国,注意搜集各国士农工商种种方面的情报。”

“是!”成绮韵应了一声,见杨凌举步出门,忙又唤道:“大人慢走……”

杨凌随意摆摆手道:“嗯嗯,不用送了,写好了奏折条陈,你也早些睡吧。”

成绮韵顿足娇嗔道:“我是说,请大人你不要走!”

“啊?”杨凌的手刚刚掀开苏绣门帘,一听这话心里扑通一下,那帘儿竟从手中滑了出去,轻轻地摇荡着,帘上绣的是一幅春夜折花图。

杨凌心跳有些加快,他喃喃地道:“我……我……你不要乱想,还是早些睡了吧”。话一说完,他忽然惊觉自己的语气变得那么软弱,毫无大义凛然的拒绝意味。

成绮韵一双美丽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诧异地道:“我乱想甚么了?”

眼珠转了转,她忽然“扑哧”一笑,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终于知道杨凌想到哪儿去了:原来这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咬着嘴唇瞪了杨凌一眼,这才脸红红地道:“卑职还是有些事情想请教大人,既已同日本国议定两国水师共同剿灭倭寇,难道大人准备采用现在各自为政的办法?须知……大内和细川在日本扫寇,我大明水师在沿海扫寇,彼此配合不力,中间必然会出现一段双方势力皆触及不到的地方,让倭寇可以苟延残喘呀。”

杨凌这才知道她地“慢走”不是句客套话,杨凌窘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讪讪地走回屋子,干咳两声道:“这个……我也知道,不过……细川和大内两家是全日本势力最大的两位大名,如果让他们协同用兵,我担心会在合作中促进两家的交往,如果他们联合执政,日本的乱局必将因而平定。”

“绮韵”,杨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深恶痛绝地道:“我告诉你,这个民族表现的再是礼貌和谦恭,它的骨子里都充满了侵略和贪婪的野性,在大明的财富和水师的强大对它们具有一战定乾坤的把握之前,我不希望他们出现一个稳定的政权。”

成绮韵惊异地看了他一眼,虽说倭寇残暴凶狠,但是杨凌的评价在那时候人们的心中显然有一棒子扫落一船人地嫌疑。大明百姓的胸怀使他们尽管对毫无人性的倭寇恨之入骨,但是对于通过正规渠道拜访的大名,一句话三鞠躬,显得无比恭敬的日本人还是极有好感的。

不过她并没有反驳杨凌的话,而是欣然笑道:“他们既要和咱大明通商,这靖清海疆之事,为什么不让他们出一把力?何况咱们还可以通过联合行动,多多了解一下他们的实力和长处,对于我大明水师的成长和发展方向大有裨益。至于担心两位大名从此联手合作,大人无需有此顾虑。”

杨凌奇道:“你有何把握如此笃定?”

成绮韵笑笑,说道:“卑职唤大人止步,正是要向你禀报这件事情。现在大内和细川氏虽比肩而立,但是要论实力,细川氏犹胜一筹。

卑职利用本次赴日本与他们洽谈朝贡开商事宜的机会,派人去打探彼国的情报,得知幕府管理细川政元废了大将军足利义植,拥立了一个傀儡足利义澄,自己把持幕政,其他大名背后都称之为‘半将军’,实际上现在他才是真正的幕府将军。

如果他要和大内氏结盟,相信大内氏不会拒绝,可是这位权倾天下的豪杰现在却迷上了修真。他戒绝女色,政务也顾及不上,整日弄些荒诞不经的修真之法梦想修成天狗大神。

他收养的三个义子如今为了家督的位子正在不断明争暗斗,细川氏如果分裂,最大的受益者便是大内氏,所以他们不但对此乐观其成,如果有机会还会煽风点火。为了乱中取胜、火中取栗,无论是大内氏还是细川氏现在掌权的三个义子,都不愿出现一个稳定的政权。”

杨凌听了欣然笑道:“甚好,如果这样我就放心啦,那么明日便着人通知大内氏、细川氏,请他们派兵协助剿灭海盗,我要看看他们日本水师有什么掏箱底的本事,同时也让咱们久不出海的大明水师开阔一下眼界,从此不做井底之蛙。”

杨凌说罢喜孜孜向成绮韵一揖,然后抚掌叹笑道:“我得绮韵,如鱼得水呀。”

成绮韵瞄了他一眼,心道:“我倒想与你共效鱼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