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1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8:49
A+ A- 关灯 听书

想到这里,杨凌急忙问道:“你说有件坏事,是指什么?”

成绮韵苦笑一声道:“不知咱们的水师如今战力如何,唉!大内和细川剿匪剿的太过卖力,他们在本岛用兵又方便,海寇难以抵挡,于是干脆撤出本岛,扯起风帆,数路倭寇合兵一处,浩浩荡荡已奔咱大明来啦。”

第251章闺中定计

杨凌一听霍然动容,急忙道:“如此重大的消息,水师方面可做了万全的准备?”

成绮韵道:“大人放心,消息已同时报送了指挥使司。倭寇往年来袭,大多在四五月间趁风势而来,今年在大内、细川两家打击下仓促逃出,比往常早了大半个月,准备必不充分,同时他们来不及同隐藏在大明的细作联系,半途必在海岛停栖,真正来攻,仍与往年时间差不多。”

杨凌听了稍安,他盘算一阵,点了点头,又摇摇头道:“今年与往年不同,日本国正在剿寇,倭寇在其本国与大名之间互知根底,难以隐藏行踪,再加上日本沿海居民贫瘠,纵然他们统统劫掠了去也不够日常所用,要想生存惟有抢劫大明沿海。然而他们的船队不能在咱们的陆地上常住,就需要在海上寻找一个可靠的驻足、给养点。”

杨凌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徐徐踱步,眉头微微蹙着,也不知盘算些甚么。成绮韵一双明眸追随着他的身影,隐含着微微的笑意。

成绮韵与杨凌初往来时竭力表现自己的才智本领,只是想引起杨凌的重视,但她可不相信会有男人喜欢一个处处比他高明几分的强女人。

如今感觉杨凌对自己似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情意,成绮韵满心欢喜,她可不想破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在杨凌心中营造起来的形象,所以今日本想藏拙,让自己心爱的小情人露一把脸。

怎料这位仁兄跟拉磨似的,圈子越兜越小,眉头越皱越深,好半晌了却一言不发。成绮韵心中一软,不忍再让他费神,正像说出自己的打算,杨凌忽地停步,一字字道:“你记下了!”

成绮韵眸中露出一丝有趣的神情。她依言起身,款款走到书案旁,提起象牙色老罗汉竹笔杆的极品纯狼毫蘸了蘸墨,左手挽起红袖,右腕玉管悬空,笔尖轻触雪白的纸面,侧首含笑道:“大人请讲!”

她的如墨长发披肩而落,衬着一张绝美的容颜,红烛给她美丽地容颜和秀发映上了一层熠煜的光彩,柔润的轮廓半明半暗,神秘气息中一时书香、墨香、美人香,交相辉映古色古香。

可惜杨凌仰脸望天,却未注意这动人的一幕。他思忖着道:“倭寇此来,所袭未必便是江南。大明海岸线太长,我就怕倭寇避开我水师而去偷袭百姓,事实上他们一直也是这么做的。

此次倭寇倾巢而出,他们丢了日本本土的根基,极需要劫掠大量财物以便在海岛上营造基地,手段势必比往昔还要惨烈十倍。

绮韵。倭寇来袭的消息,明日一早着军驿速报兵部知道,另呈密函一封于皇上,同时启钦差印信示警与沿海各部,辽东、山东、南直隶、浙、闽、粤等地共五十八卫及八十九所官兵要严加戒备。海上巡弋、陆上巡逻,民壮也要动员起来,以防倭寇趁隙偷袭,伤我大明百姓。”

成绮韵笔走龙蛇,挥毫疾书,一手漂亮的行草跃然纸上。

听杨凌说完,成绮韵笔势一顿,眼珠转了转道:“大人,还有么?”

杨凌道:“还要派人向朝鲜、硫球、吕宋示警,以防穷途末路的倭寇攻占他们的地方为据点,以朝鲜和吕宋的军力如能得到消息早做准备,对付倭寇还是不难的。

我现在只担心硫球,琉球国小力微,倭寇要取之易如反掌,他们以前是不需要这个基地,现在日本本土没有他们容身之处,只要再在我大明边境吃点亏,走投无路之下他们选取琉球为据点的可能占了八成。”

成绮韵听到这里暗暗松了口气:“我地小祖宗,人家想说的你总算都想到了。”

她满心欢喜地搁下笔管,轻笑道:“大人所思所虑实在周详,卑职一时都未想到呢。不过大人所言倒提醒了我,卑职以为救琉球虽难,守琉球却容易。如果等到倭寇占了琉球才派兵相援,恐怕日本国权衡利弊,也会暗中拖咱们的后腿。

所以既然料定他们会取琉球,依卑职之见,咱们得抢在他们前头,只需运三卫兵马去守岛,琉球便可无虞,同时还可牵制倭寇对我大明沿海的攻掠,一举两得,大人以为如何?”

杨凌心中一动,暗想:“岂止震慑倭寇,驻军于此,还可牵制日本。以此为跳板,如果两国一旦发生了争端,有此岛在手,兵员运送、粮草补给、舰队维护等后顾之忧全都没了,而且也不用怕后来小日本会把琉球吞并了。

只是自己这个钦差虽奉了四道密旨,还有一道调兵的令符,可那预备的都是在大明用兵,如今要派兵进驻他国,没有皇帝下旨怎么可能?此事实在难为……”

成绮韵见他面有难色,掩口轻笑道:“琉球国是大明最忠心的藩属臣国,琉球有难而不救,必寒了诸藩国的心,朝廷中的大人们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再者,皇上对大人信任有加,相信大人把密折奏上朝廷,分析一番利弊得失,皇上也会允准大人的建议。军费嘛倒好办,驻军一则保卫琉球,二则开市通商后可以代为琉球商民护卫,所以所需军辎可由琉球国支付……”

成绮韵越说越是得意,忍不住又眉飞色舞地道:“至于琉球方面也没有问题,琉球久受海盗和日本国欺凌,早就有过向朝廷借兵驻扎的请求,只是朝廷水师不能远航,自顾不暇之下一直未允准许,现在有了大量远洋战舰还有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