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70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8:21
A+ A- 关灯 听书

他本想看看这神棍还有什么戏法,如今看来下一步戏法也算不得独门秘技,是个男人都会使了。伍汉超伸手从瓦上拗下一片,估着那倪克的声音体形,攸地屈指弹去。

李小雨对于祖师深信不疑,同时那么多姐妹都经历过这一幕,如今也不见一个指说出来,这不免令她半信半疑,她没有及时呼救,现在纵然想要再叫,也已是眼皮沉重、四肢绵软呼喊不出了。倪克光着身子正去脱她的小衣亵裤,忽然屁股一疼,不由唉哟一声,骇然回头喝道:“什么人?”

他叫完才怔了一怔:这屋内怎么可能有人?

伍汉超微微一笑,摸出金钱镖反手弹出射向后院,夜色中一声悠悠长啸传出,后院墙外十个番子一个衙差发一声喊,拔出刀就翻墙重了进来。

伍汉超将头上蒙的衣服一扯,一缕月光直射入房,他脚下使力一顿,哗啦一声踩碎了屋瓦直落下去。

尘土飞扬,在射下的月光中恍若一团云雾,伍汉超笑道:“武当通微显化真人第七代传人前来会会你这位红缨大仙。”

通微显化真人是英宗赐予武当张三丰的封号,算是地行仙的级别,到了下一辈明世宗,就要封为真君,改成天上的神仙了。他见倪克装神弄鬼,是以搬出了祖师爷名号,有那尘雾缭绕,瞧起来还真象仙人下凡。

倪克大骇,赤条条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可是他装神弄鬼在手,开武馆那些拳脚功夫比之伍汉超差的不可以里计数,人若赤身**,功夫又打了三分折扣,哪里是他对手,三拳两脚便被伍汉超踢翻在地,那一脚踹在肋下,骨头都断了两根,骨碴倒刺入骨,疼得钻心,他哪里还站得起来。

伍汉超掏出火折子点亮了蜡烛,笑吟吟地走到床边一看,只见那位小雨姑娘瞪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望着他,只是身子已动弹不得了。

麻袋、草鱼两个乡间的痞货喝得醉眼朦胧,听到房中哗啦一声,还道今晚师父赐福赐的太过卖力,正自贼笑不已,就见十多个明火执杖的大汉冲进房来,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已被摁翻在地。

这边一动手,街头把风的人立即通知了围堵武馆的番子,三十名内厂高手和八十名巡检司的官兵一哄而入,武馆里的人都已睡下,又是群龙无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除了三五个悍然反抗,被内厂番子毫不留情地砍死之外,余者全部就缚。

知府衙门得了准信儿,晓得这武馆确是秘密帮会红缨会的山门,萧知府立即命令知府衙门快壮皂这三班衙役全部出动,又命人调集民壮,杨凌拨了五百官兵协助,开始全城锁拿所有与倪家武馆有关的人员。

杨凌和成绮韵在厅中,饮茶相候,待见伍汉超兴冲冲地赶回来把经过说了,杨凌击掌道:“好!这人既是五师公,相比他上面还有大鱼,叫知府衙门尽快问出口供,最好将红缨会一网打尽!”

伍汉超笑道:“大人放心,知府衙门正在审问倪家武馆一干人等,一俟问出有关人员,都是称缉拿入狱的。”

成绮韵冷眼旁观,忽地道:“大人,有一件事,卑职觉得大人应该马上吩咐下去。”

杨凌喜道:“你想到什么了,快讲!”

他素知成绮韵智计百出,绝非他所能及,以为成绮韵又有何妙计,是以急急相问。

成绮韵轻声道:“大人可否请伍公子再辛苦一趟,那胡家父子媳妇儿、还有知府衙门问案的官差,红缨会不法之事必多,大可用来治罪。这洞房传道的秘密,能瞒就瞒了吧。”

杨凌啊地一声站了起来,只觉身上燥热,脊背都出了一层细汗,立即喝道:“汉超,马上跑一趟,那胡实在一家,还有官府中知情的衙差、官员,谁敢说出洞房传道机密,严惩不饶。”

伍汉超这才警觉,连忙答应一声,掠出门去翻身上马,又狂奔而去。

成绮韵幽幽叹道:“胡实在一家也被拿进了官府,只要恐吓住他们,想必这秘密不致传扬了出去,只是朝廷就少了一条严缉邪教的理由。”

杨凌摇摇头,他慢慢起身,走到成绮韵面前,向她深深一揖,成绮韵慌了,手足无措地道:“大人,你……你这是做甚么?”

杨凌感激地道:“绮韵姑娘,明日这镇江乃至整个江南,少了无数离散的家庭、上吊的妇女、没有母亲的孤儿,皆是拜你一言所赐。我也因此少了一桩负疚一生的大罪孽,绮韵,我真心真心的谢谢你!”

第248章龙江再兴

成绮韵受了杨凌隆而重之的一礼,俏脸不由一热,慌忙起身也对他深深一揖道:“想大人之所想,弥大人之未及,乃是下属幕僚职责所在,要说谢,该是绮韵代江南许多无辜可怜的受骗妇人谢过大人恩德才是”。

杨凌长揖道:“错了,明日启程,杨甚身离镇江,留下处处上吊、跳井的妇人,一人死,娘家夫家不知多少家庭悲痛欲绝,到处一片愁云惨雾,这份良心上的负担,本官实在承担不起”

成绮韵还礼幽幽叹道:“这些妇人的父兄丈夫愚昧无知,引狼入室玷污了清白,其过非是本人造成。明明是父兄夫婿开门揖盗,一旦事发全部的罪孽却要统统由这女子一人承担,以死明志,遗孤无数,绮韵只是看不过罢了。”

忽地一个声音“噗哧”笑道:“夫君和成姐姐半夜三更在这大堂上拜来拜去,是在做什么呀?”

杨凌抬头一着,见是马怜儿来了。这几日杨凌都与她宿在一起,午夜梦起,怜儿见杨凌不在身边,披衣起床,见前厅灯火通明,这才赶来看个究竟。

杨凌见她发丝微显凌乱,睡眼朦胧,星眸如梦,那**风韵异样动人,忙笑着上前迎她坐下,将事情本末与她诉说了一遍,马怜儿想了想道:“姐姐这一语,果然救下无数可怜人,实是莫大功德,只是……夫君,这红缨会首既称五师公,必然还有余党无数,不将这诡计公诸与众,就不怕逃散的余党再去别处故技重施,再害了旁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