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59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停住脚步,盯着成绮韵银面翘尖的缎靴半晌不语,成绮韵有些局促地缩了缩脚,杨凌点点头道:“有道理,我去看看一仙,这事儿总要看看她的意思再说”。

唐一仙自从确定了自已的感情,本来还想戏弄一下两个好姐妹,然后再说出自已记忆恢复的真相,奈何高文心自从治好了王龙地自动昏睡症,似乎有了些把握,每日都棒着匣明晃晃的银针来找她诊治,唐一仙实在畏惧,只得讨饶说出真相。

闻讯后惊喜莫名的玉堂春、雪里梅跑来与她抱在一起,三人又说又笑,最后又抱头痛哭一番,终于重新相认,同时认了杨凌做大哥。因她已知道自己身份,所以杨凌倒不担心如何开口让她认做代王义女。

杨凌移步出了房子,慢慢踱到池塘边。

唐一仙正和正德边试奏,边研究着《杀边乐》的下半阙,想合力创作一首极妙的乐曲。姣好的身影伫立树下,水中映出她婷婷的倒影。唐一仙瞧见杨凌,欣然迎上前道:“大哥”。

杨凌点点头,站在藤萝下将成绮韵的主意说与唐一仙听,然后道:“倚韵所虑确有道理,以王妃义女身份入宫,你便少了许多忌讳,否则做为外廷重臣之妹,你地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朝野内外的关注,仙儿,看这样如何?”

唐一仙默默地想了片刻,扭头看看正德,正德拨弄着琴弦回头,向她微微一笑。唐一仙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嫁给皇帝,少了许多常人家地麻烦,却还是要增加一些帝王家地麻烦,天下事,不如者十之**,仙儿总算体会到了”

她咬了咬唇,扭过头来对杨凌嫣然道:“哥,我和他商量一下,好么?”

杨凌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唐一仙凝视着他的身影拐过藤萝柱,然后向正德珊珊走去,在他身旁青石上盘膝坐下,低声将杨凌地话与正德叙说一遍。

正德双手按住琴弦,听唐一仙说完,满不在乎地笑道:“那也容易,我便下道密旨,让代王认你做义女,什么身份有甚么打紧?我爱是唐一仙,不是你的身份,怎么都成,只要不会让你苦恼就好”。

唐一仙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是皇帝,当然什么都不在乎啰。我问你,我是什么出身你真的不在乎?”

正德失笑道:“当然不在乎”。

唐一仙断然道:“好,那么……不必遮遮掩掩、偷偷摸摸。大明正德皇帝想纳娶的妃子唐一仙,,是‘莳花馆’的清倌人,我就以这个身份嫁给你!”

正德微一扰豫,迟疑道:“仙儿。何必治这个气。让代王认你做义女有什么不好?”

唐一仙微微仰头凝视着他。满眼是孩子般的倔强,渐渐的,星眸中溢出闪闪泪光,低泣道:“说什么只爱我地人,你嫌我的身分是不是?”正德慌了,忙握住她手,被唐一仙冷着俏脸一把甩开,正德涨红了脸道:“我想喜欢了谁。那是皇帝的##,谁敢说三道四?我怕什么?又会嫌你什么?

仙儿,我这么做,是想……是想给你皇后的名份,要做皇后,那大臣难免又要痛哭沫涕跑来烦联了,联虽不怕他们,可是总是桩麻烦事。可不是……不是嫌弃了你”。

唐一仙听他真情流露,不禁破啼为笑。她举起掌背拭了拭眼泪。侃侃而谈道:“我才不稀罕做皇后,你将来想南征北伐创一番不世功业的。那时身为皇后要为天下表率,要镇守六宫,想见你一面都难。

再说,我的身份并非无人知道,遮着掩着,早晚是个大麻烦,我不想天天活在担心之中,现在就让天下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古帝王宠爱的女子身份卑微的多了,这样反而让他们抓不着把柄。

否则你想,若被人知道我隐瞒了身份,而我又和外廷杨凌大人家过从甚密,没有阴谋也被他们说成有阴谋了,大明从无后宫干政的先例,这个把柄被人抓到,我大哥为了表明心迹唯有辞官致仕,而我,从此会被文武百官几百双眼睛紧紧盯着一切行止,先示之以至弱,他们攻无可攻”。

正德凝神想了片刻,忽地将琴向旁边一放,振衣而起道:“说的对,死猪不怕开水烫,现在说开了,省得他们以后拿你地身份说事儿”。

唐一仙作势欲打,笑嗔道:“淬!什么比喻呀,你说谁是死……死……你到哪里去?”

正德正色道:“我现在就入宫,禀明母后,通知内务府,今司礼监赐金册!”

按照规矩,皇后成亲时赐有金册金宝,而贵妃有册无宝,贵妃以下则连金册也没有了。正德爱极了唐一仙,怎肯让她受了委曲。

他己打定主意,先立唐一仙为皇妃,只要唐一仙为他诞下龙子,便循古例加赐金宝,儿子稍长,便立为太子,那时晋位皇后,就可以两后并立。这样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反而更加妥当,是以想到便做。

唐一仙惊笑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谁说要……要现在就嫁你?哼,我要陪着雪儿、玉儿,等幼娘姐姐生了宝宝,才……才嫁给你”。

正德边走边笑道:“想到就做,那便是朕了。纳皇妃也要选日子嘛,我吩咐钦天监将日子选在入月中秋之后便是,这段时间,有不开眼的,我正好先消磨消磨他的锐气”。

******

皇帝纳妃,除了封赐母仪天下的六宫之主群臣有权置@,寻常妃子他们是无权过问的,尽管如此,皇帝要纳一个在青楼中长大的女子为妃,而且一入宫就是皇贵妃,地位尊崇仅次于皇后,仍然引起群臣的强烈不满,委婉劝谏的奏折成捆地送往豹房。

正德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奏折看也不看,过了两天,他倒心疼起纸张来了,一声今下,刘谨又做了回恶人:国库紧张,割减用度,各部各司领用的笔墨纸砚统统减为三分之一,给皇上地奏折又不能寒酸了,这一来进谏地折子果然大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