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57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不理,白马沿着百官上朝的御路前行,过金水桥、太和门,在巨大而平坦的皇宫御殿前信马游缰,所有的侍卫、经过的太监、宫女纷纷就地跪倒尘埃。正德恰然自得地举鞭指道:“仙儿,你看,东厢那些楼阁。是内阁诰敕房、稽查上谕处.西厢那些是起居注公署、内阁公署还有膳房。太和殿后,是中和殿、保和殿,共称外朝三大殿。东西两厢是体仁阁、弘义阁,以及银、皮、缎、衣、瓷、茶等司库……。”

他渭然一叹道:“仙儿,这就是把我困了十六年的地方”。

唐一仙依偎在他的怀中。痴痴四望。悠然叹道:“富丽堂皇……可是……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小黄,我不想住在这个地方。我……是不是太放肆了?”

正德欣喜地望她一眼,大笑道:“怎么会?哈哈哈……,我也不喜欢住在这个地方,来!我们走,天下间,唯有皇帝没有大登科的机会,这小登科还能不隆而重之?

我要用八拾大轿娶你过门.在京里.豹房就是你和我地家。再过两年我要在大同建一幢房子,把你的养父母也接去,时不时我们就去那里住,这座皇宫……”。

正德举手一指四下肃跪的人群,说道:“天下人都当这里是个宝贝地方,唯有你我,当它一文不值!这座皇宫留给他们去住,宫外,才是你我的家!等我们有了孩子,如果他不喜欢,我也绝不委屈他关进这个鬼地方来。”

唐一仙顿时晕红满脸,忍不住羞啐了一口道:“谁要和你生……,啐!好厚脸皮,想是耳朵又不知道疼了……”。

正德哈哈大笑,双腿一挟马腹“啪”地一鞭,健马拨头,沿着御道直向官门驶去。

宫门外,是一片湛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

******

张文冕擦了把汗,拱手道:“刘公”。

刘谨从轿中探出身来,“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地道:“这么急,找咱家出宫有什么要事?”

张文冕欲言又止,哈着腰随在大摇大摆的刘谨后边进了大厅,这才急忙道:“学生奉刘公之命,整理司礼监王岳他们留下的那些杂陈件,发现一样极有用地东西,相信这一来要调杨凌出京,便不难了”。

刘谨刚刚落坐,闻言双眼一亮.霍地站了起来,急问道:“什么东西?”

张文冕神秘地一笑,从袖中摸出一样东西,双手奉手道:“刘公请看”。

刘谨匆匆打开,仔细者了一遍,他文化不高,好在写这东西的人想必腹中墨水也不多,所以写的直白明了,刘谨看完,双眉一皱道:“蜀王?会是真的?”

张文冕嘿嘿一笑,道:“管他是真是假,就算是捕风捉影也是刘公的一片忠心,只要刘公说的稍稍圆滑一些,事涉藩王,就是皇上也不敢派出信不过的臣僚去办理,除了他御前第一红人杨凌,还能第二个人选么?”

刘谨一听,仰天大笑……

第245章火炮有望

成绮韵翠罗轻衫,黛眉如雾,姿态优美娇柔。她轻轻走到窗前,缓缓推开菱花槅扇窗,凝望着桃花树下,素袍轻衣倚石而坐的正德和娉娉婷婷伫于树下的唐一仙。

树下一方平整的大青石,正德膝上置着古琴,唐一仙手中持着一管紫竹箫,轻风一过,绯红的花瓣轻轻飘落,怡然如在仙境。

“居上位者没有几个认得唐姑娘,昔日大人引女眷入军营,因为皇上恩宠,此事处理极为低调,朝中只知大人女眷出事,未尝有人听及她的名姓,这就够了,什么人能想到今日杨将军的表妹,会是昔日落崖失踪的不知名女子?”。

成绮韵忽尔回头,浅浅一笑道:“所以要还她个清白身份,对卑职来说易如反掌,‘莳花馆’、‘教坊司’,所有的关节卑职都了如指掌,凭内厂的势力撤换所有卷宗记录,纵然有那不怕死的,仅凭一张嘴谁敢对皇上的爱妃说三道四?”

“只是……只是……”。成绮韵幽幽望了杨凌一眼,迟疑不语。

杨凌斜靠在一张红木镶嵌贝雕去石面的方几旁,举起杯来抿了口茶,笑盈盈地道:“怎么?有什么不好说的?”

成绮韵咬了咬唇,低声道:“贱妾只是怕……一番苦心,却不被大人理解罢了”。

她这一句说的低柔细细,令人闻之动心,杨凌抬眸望她一眼,见背侍窗廉,熏眉轻锁。竟似真的隐忧在怀。不禁放下茶杯敛了笑容道:“绮韵。有话你就直说,时至今日,以你一双慧眼,还看不出杨某信不信得过你?”

听着推心置腹,奈何却少了些……心中想要的情意。成绮韵似嗔还怨地瞥了他一眼,这才说道:“卑职只担心一件事,大人跃起太快了。一方大人物.在地方、在朝廷。苦心经营多年.结识的人脉、忠于他的官僚不可胜数,而大人却缺乏这样混厚地基础。

位高者危,自古使然,如果大人是世代公卿,亦或苦心经营数十载才到了今天地官位,送个亲眷入宫为妃不会有人在意,可是大人年方弱冠已位极人臣。这个时候有个表妹成为皇上至爱,千夫所指、举国所忌。虽说大人受皇上信任。可是三人成虎,焉知将来……祸福相依之理不可忘啊”。杨凌听了成绮韵的话。心中颇为触动,他原先觉得正德情急智生让自己认一仙为表妹也好,有个表哥的身份,可以对仙儿有所照料,倒未想及许多,这时负手缓缓而行,越想越觉这么做果然鲁莽。

杨凌沉呤片刻道:“依你之见,如何?”

成绮韵眸波一转,说道:“她自大同来,原叫刘良女,何如让代王妃认其做义女,这样光是王府那一关,真若有人想查她身份,就是好大一个过不去的坎儿,大人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