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50
A+ A- 关灯 听书

朝廷大事毕竟比不得江湖汉子一语不合就快意恩仇地厮杀起来。想到这里,杨凌冷静了下来。自己地城腹比起这班朝中老臣倒底差了些,没有他们沉得住气,杨凌问道:“那么此事如何解决?”

李东阳道:“方才我三人面见皇上,己禀明我们的意思,皇上已允了,着下旨责斥宁王,估计不久他的请罪奏折也该上来了,然后再请皇上下旨慰免以安其心。今后令厂卫严密注视江西动静便是。

还有,内廷刘公向皇上进言,欲恢复宁王三卫,皇上未允恢复三卫,但是下旨南昌左##为宁王藩卫,自出了这事后。已飞马派人去追回圣旨”。

杨凌点了点头。说道:“三位大学士深思熟虑。实非本官所能及”。

李东阳笑道:“还多亏了大人机警,那弥勒教女匪不知打的什么主意。她们在皇上身边这么久,如果意欲刺王杀驾……我等听说时,实是骇出一身冷汗。”

他起身道:“本官听说山东青州猎户代朝廷捕捉猛兽,死亡多人,朝廷未恤分文,以至激起民变,有三百多山中猎户聚众闹事,已被卫所镇肃下去,但本官对此还是放心不下,这就要去户部、刑部,与两位尚书商议,淮备着有司官员赴青州察问一番,以便尽快平息民愤。杨大人,告辞了”。

焦芳在人前不便显得和他过于亲密,也拱拱手告辞离去。杨廷和起身欲走,想了一想还是蹙眉说道:“大人,本官有一言相劝,大人请勿见怪,皇上毕竟是天下共主,关心武备没有错,可是自封大将军,整日在京郊演武,炮声隆隆,声震京邑,这就不妥了。

幸好皇上这‘大将军’不出京师半步,只在京郊演武,聊可算是皇上戏言,我等还可以抚得住朝中百官,大人……唉!大人是皇上身边近臣,还当规劝一番才是”。

杨凌与他们看法截然不同,不过杨廷和这话说的委婉,也确是出自一片赤诚,

他干脆效仿正德,百官进言,左耳听右耳冒便是,也不和他当场争辩,只含笑应了声是。

杨廷和看他一言,微微摇头,拱手一叹,脚步沉重地离去了。

这几日正德十分迷恋战火硝烟地沙场征战,在四大总兵技巧的点化下,正德原来近乎儿戏的指挥技巧精进神速。

他发现原来指挥作战并非只是率军冲锋那般简单,其中大有学问,回来后批完奏折便翻阅兵书,又召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老将前来讲解,其如饥似渴、孜孜好学的态度,如果是做太子听八股时出现过一次,恐怕也会让李东阳这个太子太傅老怀大慰了。

将三位大学士一一送出门去,杨凌离开客室,转向正德住处,问道:“臣杨凌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可曾批完了奏折?”

杨凌对正德皇帝提出地唯一要求就是每日地奏折绝不可积压,必须处理完奏折才可去郊外演武,正德也知杨凌这是为他好,想想重要奏折并非很多,而且大多内阁已拟出意见,并不耽搁功夫,便也慨然应允了。

正德正一手提朱笔,一手拈着奏折认真看着,听见杨凌声音,抬头笑道:“免了,杨卿来地正好,朕被三大学士耽搁了会儿,这里还有两分而己。”

正德也早已换上一身甲胃,他匆匆阅罢奏折,加了朱批,让小黄门威进匣中。吩咐道:“立即送返司礼监”。然后对杨凌欣然道:“杨卿,咱们走吧”。

就在这时,一个小黄门抱着个晶莹玉润地大圆盘匆匆走进来,笨声说道:“皇上,御马监天字第一号大牙牌巳经做好了,请皇上过目”。

正德奇道:“牙牌在哪?你捧的什么东西?”

小太监吃吃地道:“这……这是御马监奉圣谕制作地天字第一号大牙牌,用了三只象牙,四两黄金,请皇上卸览”。

小太监高高举起牙牌。只见上边一行金光灿烂的大字“威武大将军朱寿”,正德楞了一楞,捧腹大笑道:“朕说要最大地,是说要排天字甲号的牙牌,他们怎么这么……这么……”。

正德笑了一阵,瞧那牌子做的确实精致,忍笑摆手道:“罢了。做好了就留着吧,走到哪儿你给朕背到哪儿便是”。

******

“杨卿总是语出惊人,这战略守势似非孙子兵法中词语,不知何谓战略守势?”正德骑在马上问道。刚刚与四镇总兵一番演武布阵,正德兴尽方与杨凌回返,骑在马上边走边讨教。

杨凌含笑道:“皇上,其实这就是孙子兵法中提过的兵法,战略守势与避守击虚有异曲同工之妙。主要讲究先避开不利的决战,等待战局对我们有利时始求决战。

不过说来容易,却有几个难处,一是兵卒的素质,采取战略守势,要让士卒明白将领意图。做到心中有数。否则士气低迷。人心焕散,本来是有预谋的退让躲避。但是兵士们不能配合,最终就会演变真正地溃败。

再则,就是身居上位者要理解、支持前方将领的计划,如果一员大将故意示弱于敌,诱敌深入,实施战略退却,可是朝中地大员不能理解,认为他是怯于敌战,非要强迫他即时出兵,破坏了整个计划,哪怕他是孙武再世、武穆重生,也只能徒呼奈何,坐看失败了”。

杨凌说到这里,想起在混蛋皇帝指挥下的熊廷弼,明知必败,却迫于王命,在城头大哭一场,半军绝望地出城与清军决战的那悲愤一幕,不由心有戚戚焉。

正德瞧见他低落神色,呵呵笑道:“朕明白了,想将将帅计谋贯彻始一,需要上下通力配合,否则就只有坏事。呵呵……”。

正德一抬头,唤道:“起居官、书记官!”两个人本来就在左近,听了皇上召唤,连着那抱着天下第一大腰牌的小黄门一齐驱马过来,正德洋洋自得地道:“记下了,今日朕亲口允淮,他日杨凌爱卿战场征杀,可以便宜从事,将在外而不奉君命,朕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