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46
A+ A- 关灯 听书

四人应声退下,正德奇道:“有什么要事,这般慎重?”

杨凌看了眼侍立在正德身后的两个小黄门,低声道:“请皇上屏退左右”。

正德心中也更加好奇,忙挥手道:“下去,下去,不见朕唤你们,任何人不得进入”。

两个小黄门连忙弯腰退下,正德好奇地道:“杨侍读,什么事这般诡秘?”

杨凌上前几步,低声道:“皇上,此事涉及到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如果此二人果真怀有歹意,可能会伤及皇上安危,事关重大,是以臣不敢不冒昧禀报……”。

大明皇帝“忽必烈”.又玩出了新花样,摇身一变成了威武大将军朱寿。

解语、羞花站在林荫下,看着士卒们忙忙碌碌拆了巨帐搬了出去,一群群宫女、太监随在后边被遣回宫.好端端一座风景恰丽的豹园变了军营。

羞花苦笑道:“这位顽童皇帝又要扮将军了?下回扮什么?”

解语“咕”地一声笑,低声道“扮圣教教主啊,那可就好玩了,咱们一左一右,真圣女侍奉假天师,哈哈……”。

羞花瞪她一眼,扳起俏脸道:“总是没个正经,小心露了马脚”。

解语撇嘴道:“那小皇帝不起疑,,谁敢怀疑了咱们两个?可惜咱们不能动手,不然宁王就没机会进京了,否则那糊涂小皇帝早被咱们……有,瞧他一天到晚只知胡闹的样子,哪里象一个明君子,这江山早该改天换日,由弥勒佛祖主世间了”。

羞花眼神忽然一阵朦胧,低叹道:“他……他们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被朝廷无能害的家破人亡,自动许下宏誓终身侍奉弥勒佛祖……”。

解语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嗔道:“姐姐……”

羞花顿时住口,半晌方幽幽一叹道:“没甚么……皇上也太胡闹了些,连宫女太监都打发走了。满豹园都是官兵,这样我们岂不和外边失去了朕系?”

解语道:“姐姐何必担心?教主神通广大,一定会想办法派人进来的”。

两人正窃窃私语着,一个小校扛着杆大旗走了过来,往地上一插,然后向树干上系着绳索,两人刚想避开,忽地发现那个英俊地小校似乎不经意地打了个手势,羞花眼神一动,假意伸手去抚鬓边珠花。也做了个不引人注意的手势。

那小校四下望望,慢慢磨蹭了过来,低声道:“弥勒佛空降,当主彼世界”。

羞花轻轻笑道:“佛祖救劫难,济度百世人。奴家也是信佛的,这位官爷也信佛祖?”

小校看来二十出头,剑眉朗目十分英俊。闻言又低声说了几句,羞花这才释疑,喜道:“你们倒好本事,皇帝这几刚刚换了园子里地人,你们就到了,派你来的是……**师?”

那小校目光一闪道:“呵呵,姑娘只猜对了一个大字。”

解语忍不住道:“一个大字?难道是大少主?他来京师了?”

小校忽地启齿一笑,说道:“不是大少主。是大将军,柱国龙虎上将军杨,杨凌大将军!”

解语大吃一惊,红唇刚刚张开一半,小校的手指已点到了她乳下三寸,呵呵地道:“冒犯了。请不要向皇上告状”。

解语一双杏眼瞪的老大。身子已软软地栽了下去。羞花大骇。身形向前一弹,似欲救下解语。但身形一动,脚尖又一点地顿住了身子,似欲寻路逃去。

小校向腰间一探.肃杀一声呛然,三尺龙泉软剑颤巍巍斜指长空,施施然笑道:“姑娘如果是个聪明人,就该知道你插上翅膀,也别想飞出这座豹园。”

羞花左右一看,方才忙忙碌碌扎着营帐的士卒刀出鞘、箭上弦,长枪林立,果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脸色顿时变地一片雪白,那小校见她己褪了逃意,刷地反腕收剑,抱拳笑道:“武当门下、内厂档头伍汉超,请姑娘束手就缚”。

*********

“就这样算了么?”杨凌一身戎装,坐于椅上蹙眉问道。

李东阳笑皆非地道:“皇上心太软,不允对两位姑娘用刑,一直也未套出口供,看押也不甚严,竟让她们寻了机会自尽。锦衣卫、内务府查过有关她们来历的所有资料。

这两人身份无可挑剔,她们是南昌一带最大的杂耍团红牌,自小生话在那里,在杂耍团至少己呆了七年,南昌附近没有不知道她们的。宁王妃寿诞时入府贺寿,为宁王所喜,恰巧宁王正张罗着向皇上进礼,知道皇上做太子时就喜欢杂耍,便将这杂耍班子呈送进京。”

宁王派人进京张罗恢复三卫时,杨廷和也收了宁王的厚礼,而且尽管现在证明解语羞花是弥勒教地人,但是弥勒教无孔不入,连边关地将领都做得上,混迹杂耍班子,利用宁王做跳板,混到皇上身边也不是不可能。

杨廷和心中最支撑他这种看法地证据就是:弥勒教是反大明、反朱家王朝地,就算宁王想反,也不可能和弥勒教合作。所以杨廷和接口道:“看来弥勒教就是从她们进京时起,才觉得这是个可利用的机会,从而策划让她们色诱我皇、惑乱朝纲,种种事端宁王有失察之罪,但是据此难以制栽藩王”。

焦芳见杨凌面有不愉之色,解劝道:“大人,本官和两位大学士商议,都是这个意思,藩王轻易动不得!天下各地名城大邑皆有藩王驻扎,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搅起一场轩然大波,可谓牵一发而动全局,何况弥勒教善于钻营,又是大明宿疾,种种迹象看来,宁王也是蒙在鼓里地受害者”。

杨凌听他委婉解释,心中已明晰了三大学士的忌讳,自古削藩就没有一次不闹得轰轰烈烈,汉时七王之乱是这拌,建文帝削藩更把自已的命给削没了。事关全国动荡,如果仅凭张榜公布说两个女谍对上了句弥勒教暗语,无人证、无物证,两个女人又死了,毫无凭据地就下旨罢免藩王,恐怕所有的藩王都要如临大敌以为朝廷故意制造陷阱削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