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39
A+ A- 关灯 听书

孰料杨凌见了高文心,却眉头一皱,轻嗔道:“你怎么在牢里边?叫你琢磨一下怎么制止王龙自动晕迷,又没叫你到这地方来。这帮人施刑的本事能让神哭鬼嚎,不怕吓坏了你。”

杨凌虽然一见面就嗔责不已,但话中掩饰不住体贴之意,高文心听了芳心一甜,浅浅笑道:“大人,他们没对王龙用刑呢。”

“没用刑?没用刑怎么……”杨凌扭头往墙边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柱上铁镣锁着王龙,左右墙上各插一枝火把,火焰猎猎,映得王龙头顶银光闪闪、纤毫毕现。王龙昂藏八尺的大汉,自大同一路被折磨到京城,瘦得已皮包骨头。眼窝深陷十分吓人,现在一有关当局黑发被剃光了,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在上边颤颤巍巍如同刺球一般,就是杨凌也看得心中发麻。

他用异样的目光看了高文心一眼,虽说她是在尽心竭力替自己办事,可是眼见一个女孩子手段如此狠辣,他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高文心已有所觉,嗔怪地瞪他一眼,一边上前麻利地起着银针,一边解释道;“他的身子太弱,已经熬不得刑了,而且这种惑心自眠之术使用得太频繁,已经伤及他的头部,我再不用银针替他疏通血络,这个人就要变成白痴了。”

杨凌这才明白,不禁向她歉然一笑,讪讪问道:“他已招了供么?”

高文心“唔”了一声不置可否,柳彪见人家两人打哑谜,忙解围道:“是。他的供词都抄录在此,大人请看。”

杨凌见王龙犹未醒来,便于工作凑近桌旁,柳彪举近灯烛。杨凌细细看了一遍,放下记录道:“他是把所知道的一切全都招了。可惜,他所知的这些东西,我们都了得差不多了,像分招出的这位照磨官柳大人也已被朝廷挖了出来。这一次,弥勒教在大同,看来是真的被连根拔了。”

杨凌遗憾地摇摇头,忽地想起豹园里的解语羞花,不由双目一亮,说道:“柳彪,等他醒来把弥勒教内的切口暗号统统给我逼问出来,本官有大用!”

柳彪谨声应是,杨凌向高文心一笑道:“辛苦你了,咱们一同下山吧。”

高文心听他相邀,心中甚喜。杨凌着人替她拿了针匣,二人离开内厂,弃了轿马步行下山,众人远远辍在身后,杨凌道:“仙儿今日有些头晕,一会儿你去帮她瞧瞧,此事……”

他目光一转,瞧见高文心原本喜盈盈的俏脸已经冷了下来,一见他望来,高文心急急别过头去。可那一瞬间,杨凌已瞧清她眸中的闪光,不由愕然道:“文心,你怎么了?”

高文心忍不住幽幽地道:“我倒宁愿像以前一样,是杨府的一个侍婢,现在第每次去杨府,都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大人你……不是要我做事时,也从不招呼我上门了。”

杨凌听了啼笑皆非,说道:“你这丫头,哪有这样挑刺儿的,你原是府中侍婢,还用我招呼你上门么,你不去杨府还能去哪?现如今,只不过砌了道矮墙,单独划出个别院,阖府上下谁当你是外人了,不但幼娘每日招呼你过来,雪儿玉儿还不是一样?”

高文心扭头看了看他,不服气地道:“那不同,她们和我义结金兰,她们唤我又不是你的意思。”

杨凌翻了翻白眼,无奈地道:“不是我的意思,就算是金兰姐妹,你以为就可以随便上门么?”

高文心一怔,美眸中忽地溢出一片惊喜,讷讷地道:“你……你是说……”

杨凌柔声道:“你的堂弟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都有他执着的地方,有些道理不是说就能说通的,得等到有一天他自己去体会、去领悟,我现在迫他不得。

所谓人各有志,既然他现在对我不满,我才不得已给你们单独划了个院子。可你现在也不出诊了,仅靠那点朝廷俸禄还要养活他们姐弟……唉!你自己又是大小姐出身,如今身边没个侍候的人,哪懂得操持家务,幼娘她们也都明白我的意思,时常请你过门来,就是怕委曲了你。”

高文心鼻子一酸,泪珠儿已盈盈欲落。她掩着唇扭过头去默不作声地走了半晌,忽地转回头来,一双乌亮的眸子火辣辣地看着杨凌,翩然一笑道:“还算你……有良心,到时候……人家不让你太丢脸就是了。”

说到后边,她美玉似的双颊好似主突然涂上两片胭脂,白里透红,说不出的妩媚。

杨凌愕然道:“什么事不让我太丢脸?”

高文心哼了一声,鼻尖一翘,得意中带着几分顽皮地道:“就是你我约定之期呀,我早打听过了,张天师给人掐算命格八字,还从未错过。他说你福禄寿三星汇集命宫,一生贵不可言,那就决不会错,杨大人一诺千金,到时候我等着你,等你大红盖头嫁进我的西跨院儿。”

高文心说到后来,自己也觉羞不可抑,尚未说完便臊红

了脸,急急抢在前头下山去了。这些日子杨凌忙于公事,她另居一院,虽然幼娘三人乖巧,每日请她过府,终是不太方便,以致连和杨凌单独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所以二人那日话赶话地虽有约定在先,高文心总是心中徬徨,患得患失,今日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单独接触,趁机再点醒他一次:今年雪花飘起时,就是她高文心披上嫁衣嫁入杨府之期。

那叫人又羞又喜,无限满足快乐的美景在她梦中不知已出现过多少次了。若能抓住机会提醒他自己说过的诺言,心中就感觉安稳了些,以致这位大家闺秀,年至双十的女神医,也顾不得女孩儿的矜持了。

杨凌听她一说,忽地省起现在已是‘春明三月看杏花’的时节了,按照自己的计算,最迟到十一月,就是两年寿期,这些日子整日忙碌,以前天天盘算着还有几天好活的心思也淡了,自己真得可以渡过这一劫,化险为夷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