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9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32
A+ A- 关灯 听书

羞花松了口气,忙道:“这是我们姐妹莽撞了,实在对不住。”

这时两个小黄门取了水赶回来,说道;“姑娘,我们把水打来了。”

解语忙道:“给唐姑娘沏杯茶,唐姑娘,你先歇歇,静一静就好了,我们俩个在门边候着。”

小黄门取了杯壶茶叶,为唐一仙斟了杯茶,然后悄悄退出门外,解语站在槐荫下紧张地对羞花道:“她会不会有所怀疑?”

羞花道:“我们又没有提皇上,纵然她全想起来,我们咬定是在游戏,她能奈我何?何况,被慑心的人醒来后恍如做了一个梦,只能记起一些支离的印象,不会清楚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好奇怪,她怎么可能醒来?”

唐一仙双手抱膝,下巴搭下膝盖上,坐在矮几前,心脏仍在嗵嗵地跳着,四肢显得好虚弱。

她都记起来了,所有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进了她的大脑。

自幼被卖入“莳花馆”,成为一秤金粗心培养的摇钱树,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穿衣着装甚至一颦一笑,原以为她的一生就是要成为一个艳名高炽的青楼名妓。

然后,等到年华即将逝去时,被老鸨榨取最后一分价值,卖给人家作妾,如果……能被个官宦人家或者读书的士子买走,已是最幸运的结局。

然后,那个下午,大商贾严宽要来买走玉儿了,紧随在他的身后,跑进一位公鸭嗓子的小公子,再然后,又跟进一群人,姐妹三人的命运从此改变了。

我被赎了身,为我赎身的人是他,那个我最钦佩的敢反抗圣旨的英雄,他是士子、又是官宦,而且年轻英俊、重情重义,得以将终身托附这样的人,就算做个小妾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那段日子很开心,可是杨大人好奇怪,他买了我们,为什么提都不提纳妾的事,又不当我们是丫环使唤,难道就这么供养一辈子?然后?他提了官,做了将军,鲍副参将想害他,我找到了藏有鲍参将罪证的帐本。

追杀……雪儿脚上受了伤,我用帐本引开了歹徒,落崖,王妃娘娘救了我,然后……遇见小黄,对!是小黄说我是杨大人的表妹……我生病了,他一路衣不解带地照顾我。可是,他为什么说我是杨大人的表妹?

唐一仙蓦然睁大了眼睛:“是他……小黄就是当初跟在严宽后面跑进莳花馆的小公子,撕了聘书,被人打破了鼻了子,他……当时和杨大人是兄弟相称……”

张永、谷大用两位公公极大的官儿,是当初陪着他去莳花馆的人,唤他小公子,为什么大同一路回来,他却成了小校,他……到底是谁?

严宽被他们赶走了,小黄被严宽打得鼻子流血,我递了块手帕给她,劝他以后不要惹那种人,他说……他说:“谁说我打不过他?我的十段锦功夫三五个大汉近不得身,要教训几个小蝥贼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方才……方才我初次与人动手,一时呆住了。”

“好好好,公子爷一身好功夫,我信了还不成?你的鼻子无碍了么?没事了就早些回家去吧。这种地方,还是少来为妙。”在女人面前死撑的家伙,我只好哄他。

“你不信么?我要整治那个无赖易如反掌,还有那个什么狗屁文书,看他拿着当宝儿似的,哼哼,我要取来,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你不信么?”

他指着杨大人说:“不信你问他,我办得到办不到?”

杨大人说:“不错,这位公子说得不假,别说教训那无赖一番,就是替姑娘赎回那份聘书,也着实容易得很。”

唐一仙想到这里,唇边忽地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轻轻用下巴点着膝盖,一字字道:“黄校尉、小黄、小公子,你就是……正德!”

***********************************

正德皇帝和杨凌赶到演乐静馆,见解语羞花等人都在树荫下,唯独不见唐一仙,正德忙上前道:“唐姑娘呢?”

小黄门急忙哈腰道:“皇……”

正德皇帝一瞪眼,小黄门马上转了向,改口道:“黄校尉,唐姑娘有些不适,正在房中歇息。”

“什么?如何不适?方才不是还好好的?”正德和杨凌都抢前一步,急急问道。

解语一副怯怯的表情道:“都是我的错,见唐姑娘烦闷无聊,和她玩些戏法儿,结果弄得唐姑娘头晕,我给她沏了茶,正在房中歇息。”

正德一听头晕,还以为她卖弄那些翻筋斗一类的江湖功夫让唐一仙跟着练,不禁嗔怒地瞪了她一眼道:“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从小练过功夫,唐姑娘从大同回来,一路生着病,身子虚弱,真是瞎胡闹。”

杨凌扫了解语、羞花一眼,笑笑道:“算不了,又不是纸糊的人儿,我随着伍侍卫一直在练功夫,自觉略有小成,回去后指点指点她们,整日闷在家中,让她们把身子练得强健些。”

正德听了这才不再言语,上前推开房门说道:“唐姑娘,你好些了吗?杨大人来接你回府了,我那下半阙《杀边乐》比上阙更难,有机会再找你指点。”

唐一仙下巴搭在膝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许久才眨动一下,仍然一动不动。

正德慌了,忙抢前一步,问道:“怎么了,你还不舒服么?”

杨凌也急忙赶进来,温声道:“仙儿,要不要叫郎中来看看?”

唐一仙慢慢抬起头,扭过脸来嫣然笑道:“我没事,方才只是有些倦了。”

她放开双手,翩然起身,顽皮地吐吐舌尖,说道:“走吧。”

正德和杨凌这才松了口气,两人都未注意到,唐一仙一向灵动清澈的眼神,自从堕崖现身大同后,就被娇憨顽皮的眸光所替代,而现在,那久违的神彩已重现她的眸中:清澈而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