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29
A+ A- 关灯 听书

唐一仙好奇地道:“什么戏法儿?”

羞花嗔了妹妹一眼,解释道:“这戏法儿我发妹妹平素无事常用来解闷儿的,姑娘如果想见识一下就让妹妹表演一番。”

唐一仙笑道:“好啊……可是要怎么做呢?”

解语嘻嘻一笑,伸手从颈上解下一块小小的玉佛像,拈着绳儿轻轻摆动,放柔了声音道:“姑娘,你就当自己要睡着了,全身放松了莫使力气,眼睛看着这块玉佩,轻轻的……”

正德匆匆跑回厢厅,只见张永和刘瑾正围着桌子追打,满地杯盘狼藉,杨凌站在一边跺着脚,抖着身上淋漓的汁水,立即大吼道:“住手!”

刘瑾和张永停住了脚步,呼呼地喘着怒目而视,正德怒道:“你们有完没完?这回谁先动手的?”

刘瑾和张永抢着道:“他……”

正德一瞪眼,喝道:“闭嘴!杨卿,你说。”

杨凌的目的不过是让这两位仁兄彻底闹翻,可不想因此耽误了国事。因此他不偏水倚将实情说出,又替两人说了几句情,然后低声道:“皇上,现在处处都用银子,国库确实捉襟见肘。只要遨过这一年,这收益就源源不断了,也不必让他们两个都不高兴。

内厂的银子拨去陕西一省储粮备荒占了多半,如今江南开海,这笔大买卖总不能少了皇家的份儿,所以剩下的银子我全拿去以皇室的名义开办商团了,这样一来江南豪族入股也安心不是?京营饷银嘛……下个月应该就能周转开来。这个月不如暂把京师王侯公卿投资车马行该付的红利挪借一个月,以内厂的名义借,诸位王公能放心。刘公公也能拈记着早点还,您看如何?”

正德一听这也使得,于是又狠狠训斥一番,然后说出了杨凌的主意,张永听说杨凌费尽周折帮他挪支饷银,十分感激。他应承了皇上,又向杨凌道谢一番,这才告辞离去,自始至终不看刘瑾一眼。

刘瑾见状愤怒,心起:“以为攀上了杨凌就了不起了?哼!待我将他调出京城,收拢了朝中百官,再慢慢地消遣你!”

打发了这两个活宝离开,杨凌笑道:“算了,时日久了,他们的气也就消了,那时臣再设宴劝他们和解。”

正德恨恨地道:“好好的心情,都被这两个混蛋给搅了。”

他忽又转怒为喜道:“杨卿,朕创作的《杀边乐》,一仙姑娘十分喜欢,她的造诣比朕深得多,真想有机会与她合创此曲。”

杨凌轻轻一叹道:“仙儿和皇上性情相投那是最好,臣看得出她喜欢皇上,隔上些日子不见,就会想要臣带她出来,只是……她天真烂漫、心直口快,和后宫大家闺秀出身的后妃们大不相同,臣真是担心……”

正德眉毛一扬,凛然道:“担心甚么?唐姑娘若是不喜欢朕,那朕没话说,我唯一不会也不想勉强的人就唯有唐姑娘一个。唐姑娘若是愿意和朕共渡一生,那么普天之下谁也别想委曲了她。朕是天子,还护不了朕最爱的女人?谁也不能!”

*******************************

“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唐一仙。”

“我是问你真实的姓名,你的真名实姓叫什么?”

“我就叫唐一仙。”唐一仙脸上娇憨纯真的表情不见了,眼神发直,怔忡地答道。

解语和羞好对视一眼,又问道:“好,唐一仙,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从哪儿来,要仔细地想,你是杨凌的什么人?你从哪儿来?”

“我……”唐一仙忽然捧住了头,眉心蹙起,显得十分痛苦。

羞花目光一闪,对解语俯耳道:“有古怪,她挣扎着不想回答,这里边一定有秘密,再问她。”

解语轻轻摆动着玉佛,柔声道:“你不是杨凌的表妹,对不对?你叫唐一仙,可是你不是杨凌的表妹,告诉我,你从哪儿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认你做表妹?”

唐一仙的眼睑急速地眨动着,额头沁出了细汗,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就像陷进噩梦始终无法摆脱,脑海中一幕幕既陌生又熟悉的画面飞快地闪过,弄得她都快恶心得吐了。

“我是什么人?我从哪儿来?”唐一仙的身子忽然剧烈地一震,双眼猛地睁了开来。解语羞花见状大骇,中了慑心术的人,心志被迷惑,没有把她唤醒前根本不可能自己醒过来,她怎么居然挣脱了束缚?

两个姑娘万万想

不到她们以慑心术要眼前这个女孩吐露的心中秘密,对她自己来说,也已深埋在记忆深处。高文心的医术虽然高超,可是人脑实在是复杂的器官,以她的本领也不能保证是否能够医好,但是她的针炙已经起了作用。唐一仙深埋的记忆现在只差一道启开那门扉的钥匙。

而解语、羞花的慑心术,就起到了打开记忆大门钥匙的作用,在这一刻,她深锁的记忆全都想了起来,被封锁的那一块神志和意识,只是被禁闭起来,能够感知外界但不能反馈出来,催眠是一种互动的心理暗示,既然不能反馈,所以这一段意识和神志便没有被催眠。

记忆一旦恢复,那段受损的神志清醒过来,她清楚得记起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也自催眠中挣脱了出来。

羞花为人机警,立即按下解语手中的佛像,笑道:“这个游戏是不是很好玩?可以让人晕晕沉沉的,会像说梦话一样,我和妹妹时常互相作弄呢,只是姑娘好像不太适应,脸色都有些白了。”

唐一仙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视着她。羞花被她看得有些发慌,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渐渐发僵。唐一仙忽然一笑,沉静地道:“嗯,这戏法儿的确古怪,脑袋晕晕的,摇得我直想吐,呵呵,我这人禁不得头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