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24
A+ A- 关灯 听书

羞花冷冷一笑道:“她既然同样打着皇上的主意,敢声张么?到时我们把消息传递出去,在朝野散布开来,就是大功一件!”

第242章眸光重现

唐一仙时常随杨凌外出,只当是表哥宠爱自己,也从不多加怀疑,豹房之名她也已经听说过了,那时平民百姓常常听说豺狼虎豹,可是真正见过的少之又少,唐一仙听说有机会见到这些山中猛兽,为之雀跃不已。

杨凌将她带到豹房,正德早换了校尉官服,和一众宫妇、太监在院中等候,解语、羞花也按照正德嘱咐穿了寻常衣物,她俩原本就来自民间,更是看不出丝毫破绽。

唐一仙见了正德也十分开心,笑着打招呼道:“小黄,你的《杀边乐》做得如何了?”

正德喜孜孜地道:“已经写出了半阙,一会儿找机会弹给你听。”解语羞花细细打量,见这位唐姑娘薄罗衫子薄罗裙,绯红绣金石榴色,明明大金大红最是俗丽,穿在她身上艳丽无俦,果然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她俩也算姿色殊丽、千里挑一,否则也不会被送进宫来,可和唐一仙一比,无论姿色、气质,顿时便落了下乘。

杨凌对唐一仙低声道:“这里是皇上行宫,你随这些宫女太监们去虎豹园走走,不要四处乱跑,表哥办完公事就去接你回来。”

唐一仙含笑应了,杨凌走前几步,示意正德靠近,稍稍拉开与众人的距离,轻声问道:“臣听说张公公和刘公公生了嫌隙?”

正德满不在乎地道:“全是吃饱了撑的,这两个家伙以前还好些,自打各自掌了些内司衙门,常常要拌几句嘴的,老刘总想管着他,张永又不服管,朕当和事佬都当烦了,你和他们也都相熟,今日摆了酒,你替朕劝劝他们。”

杨凌心中有数,点了点头,便随着小黄门去了。

走到正德平素居住的大房侧厢,小黄门站在门口,小声道:“大人,两位公公都在房中,您请进。”

杨凌见他害怕的样子,不禁一笑,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绕过屏风,前边一张硕大的黄梨森桌子,上边摆着山水八珍、珍馐美味,刘瑾和张永隔得老远,对面而坐,恶狠狠地瞪着对方。

杨凌走进房中,两人眼珠动了动,瞟见是他,见对方没有言语,生怕气势上弱了,所以也一动不支,仍是死死盯着对方。

杨凌左右看看,默不作声地居中坐了,拿起筷子挟了片犴鼻慢慢咽下,然后又来了口鱼唇,拈起玉杯轻抿着羊羔贡酒笑眯眯地道:“刘公、张公,二位都是当今皇上做太子时就在身边侍候的人,也算是多年的朋友,如今飞黄腾达,都已做了人上人了,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二十四司衙门又大半掌在两位手中,可以说是事事顺心,怎么反而闹起了别扭?”

张永拈起杯酒一饮而尽,眯着一只乌青的眼睛冷笑道:“你问他!”

杨凌笑吟吟地转向刘瑾,刘瑾摩挲着红肿的脸颊,撇嘴道:“十二团营皆在司礼监辖下,你可曾把我这个司礼监掌印总管放在眼里?自你要求咱家给令兄一个官职被拒后,就怀恨在心,咱家的命令你就开始阳奉阴违,推诿再三,那些臭事要我一一说出来么?”

张永脸一红,恨声道:“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哥哥现在还不是在陕西布政使司衙门做了官?这且不提,我问你,断我饷银,要我去向内厂杨大人讨饷银是何道理?”

现在杨凌就在眼前,张永这么说让刘瑾脸上很挂不住,他讪怒道:“筑造皇陵、新帝登基,河南赈灾、边关大战、北疆互市、南疆开海,哪一样不要钱?韩文那老匹夫把六部官员全打发到爷父这来了,弄得现在银子都支到明年去了!

咱家只是让你缓上一缓,容咱家腾出空来,你马上摞脸子,讥讷我这个司礼监总管是个没用的摆设,咱家随口一句气话你就当了真?”

刘瑾越说越怒,“砰”的一拍桌子道:“杨大人在这,咱家也照样敢这么说,你姓张的别拿着鸡毛就当令箭,你这个京营首领还不放在爷们的眼里。”

杨凌这才明白原委,刘瑾对他不满,甚至正在暗中对付他不假,不过目前朝廷用度紧张也是事实,他说的这几件大事前前后后全是皇上最关心的事,刘瑾这人十分机灵,自然分得出轻重缓急,哪件能讨皇上欢心先办哪件,当然……尽管这么紧张,他自己该捞的那份肯定还是没落下。

不过,杨凌可没忠厚到真那么好心,会一门心思说合八虎中实权最大的两大太监和好,以便有朝一日对付自己。他举起双手,左右安抚道:“两位公公息怒,息怒息怒,刘公有刘公的烦恼,张公有张公的难处,咱们可以慢慢商量嘛。”

“刘公高高在上,要调度银两,协调各部,现在不止内廷,就连六部都要仰仗刘公拨银嘛,这内廷外廷关乎天下,自然要顾及轻重缓急。张公着急也并无不对,常言道皇帝不差饿兵,张公手下十几万兄弟,这没银子花都给张公脸色,能不愁么?”

刘瑾觉得杨凌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十分公道,把自己夸得劳苦功高、权势通天,唯一的遗憾就是皇上不在这儿,没听到这番评价,所以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意,胸脯儿也挺了起来。

孰料张永一听,直如火上烧油一般,刹那间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怒气值全满:好啊,你高高在上,内廷外廷

廷六部九卿全得看你脸色,陪着笑脸求你拨银子。我呢?没有饷银可发我被十几万大军背后骂得狗血淋头,都是侍候太子爷辛辛苦苦混到今天,凭什么我就得这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