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19
A+ A- 关灯 听书

成绮韵眼波盈盈一转,失笑道:“内厂番子不是吃素的吧?想来正在制造种种谣言,满都海皇后什么时候派上用场?”

杨凌笑道:“瞒不过你,我正要他们技巧地败坏着伯颜的声誉,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现在大战一开,刚刚打开局面的互市贸易和对辽东的全面渗透就要受到影响,而且我评估过火筛和瓦剌的实力,现在仍不是伯颜的对手。

有时忍耐也是一种本事,我要等到伯颜内部离心离德,各部落都生去意的时候,再把满都海交到火筛手上,给他一个讨伐伯颜的借口。”

成绮韵坐在躺椅旁的锦墩上,微微仰头,凝视着杨凌悠然自得地神情,眼里隐隐透出欣赏和爱慕之色:“现在四镇官兵正陆续抽续抽调回京师,大人准备训练新军了?”

“不是我,而是皇帝,记住,这一点千万不能错,是皇帝陛下要训练新军。”杨凌纠正道。

两人相距不足三尺,一抬头,瞧见成绮韵一副江南水乡丽人的容颜,白玉般的面庞上两只点漆似的眸子里水汪汪地蕴含着无限情意。杨凌不禁心中一跳。

成绮韵会意一笑,说道:“雅各思等传教士的火枪,已经有了重大进展,火枪射程达到了六十丈,射速比传统火铳快了几倍,而且准备度有了提高,不怕雨水天气,大人准备全面装备新军么?”

杨凌摇头道:“不能,要和骑兵、弓兵等配合使用,而且目前看来还是用来依险守城时用处更大,尽管有了极大进步,这样的火枪还是不能单独和大

股骑兵作战,况且制造起来也没有那么快。

如果能人工制造携带轻便、杀伤力惊人的火炮,那才是犀利的兵器,想想看,遇有敌军,先是密集的炮火攒射,然后重骑兵冲锋,最后步兵、车兵配合掩进,这样对付蒙古骑兵才有必胜的保障。

可惜……现在马匹来源有了保障,训练车兵、步兵、骑兵都没有问题,只是现在地火炮不但笨重而且射速极慢,很难用来进攻,没有办法追在蒙古骑兵屁股后面发挥作用。我还是得注重传统军队的训练。”

他静了静,忽地道:“据我所知,西方火炮自有其长处,如果能够仿造借鉴一下就好了,我已叫人查过兵部、礼部的卷宗,弘治十六年广西曾经有一只西方海盗船搁浅,船上配备的火炮与我中土不同,只可惜没人重视,现在连火炮雾散的部件都找不到了,我已下令予以关注,如果再有西方海盗出没,一定要想办法搞一门炮来。”

成绮韵轻轻道:“天津、宁波、泉州三地已经开海解禁,分别设立船舶司、海关衙门,三者之中,规模最大、与诸国交易最多的是宁波口岸,谷大用已奉旨南下,主持其事,四大水师也在原来的内海水师基础上正在组建,那些庄稼的长势良好……大人的愿望几乎全部都实现了,可喜可贺。”

杨凌静了静,轻轻地道:“这些事情,许多都靠你帮我出谋划策,否则单靠我一人哪做得来,真的多谢了,这些事功在千秋万代,等我老了,一定著书立说,把它记下来,让后人都记得,有一位女子,在其中出过多少力,立下多大的功劳。”

成绮韵心里一酸:“你的愿望全部都实现了,我的愿望你可愿帮我实现?我一个女子,要什么名垂千古、要什么后人记得?不稀罕呢,只想要你心里记得我。”

可是话到嘴边,她忽然感到一股极度的自卑,杨凌的地位越高,她越觉得彼此的距离遥不可及,如今能企盼的,只有留在他的身边,日日能够看得到他,心中也就知足了。

可是……大人今日单独把自己唤来是什么意思呢?

杨凌南北同时开始的互市计划前期投入极大,朝廷刚刚经历了筑皇陵和大同战事,根本已无法负担这么庞大的支出,而无论是作物改良还是互市通商的效果,至少也得明年此时才能见效,因此要筹银子就得另想办法。

组建远洋船队,拉拢江南士族、豪门参加,从而以共同利益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体,以巩固解海通商在江南乃至整个大明的成果,并且利用他们的庞大财力和关系网,减轻朝廷负担,使造船、商运、水师借助民力进行以免国库负担过重导致计划失败,是目前杨凌极为重视的事。他要把自己打发回江南吗?

成绮韵心中一阵慌乱,眼帘垂了垂,试探地道:“只要大人志愿得遂就好,卑职想知道……大人准备如何安排怜儿姑娘,还有……卑职是留在内厂还是再去江南?”

杨凌想了想道:“回江南吧。”

成绮韵早料到几分,可听杨凌说得这般绝情,毫无挽留之意,心中不禁一阵悲苦,黯然垂首道:“是……卑职一切听大人安排。”

杨凌犹如不知觉地道:“我私下问过焦阁老,忠孝忠孝,男人任职于朝廷,还可讲究忠孝不两全,以夺情仕公务,怜儿孝期未过,如果被人知道,以孝道日日弹劾,先皇又是极讲究孝道的,我会极为被动。

江南太过重要,谷大用我又放心不下,今后两京之间我是要常常往来的,反正怜儿每隔段时间总要在乡邻们面前露一面,而江南事宜除了你我又放心不下别人,所以不如仍回江南。”

原来杨凌也要时常往来于江南,那……岂不是有更多的方便让自己和他单独接触?成绮韵心花怒放,俏脸上顿时绽起甜甜的笑意。

********************************

张永雄纠纠气昂昂地站在正德面前,双拳紧握,脸孔涨红,胸膛不住起伏,看得正德直想发笑,连忙劝解道:“你莫急,待我唤他来问问便是,你们是朕的左膀右臂,这是闹的什么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