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15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心中爽快,满面春风地道:“来使请起,刘瑾接承日本国书,王华宣朕的复旨。”

刘瑾忙指挥两个小黄门下御阶接了两位使者的进表、礼收呈于正德面前。

王华缓步上前,先向正德一礼,然后转身面向群臣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贡赋力役、知礼仪、达于君臣父子大伦者,号曰中国。而中国之外,有能慕义而来王者,未尝不予而进之。兹尔日本国王胜仁,心存王室,怀爱君之诚,逾越波涛,遣使来朝,朕甚嘉焉……”

大明以往回复诸国朝贡使臣的礼物一向是数倍乃至十数倍,出手阔绰之极,杨凌考虑到反正光吃亏不占便宜地朝贡制度马上就要名存实亡,改由民间通商,这一次复礼也不必太小家子气。

再加上正德皇帝听杨凌述说了日本国王甚至要靠卖字画维持王室用度的事,觉得一国之主混到这份儿上忒可怜了些,所以所赐的礼物甚是丰厚,绫罗财帛、字画典籍,乃至铜钱十万铢,并正式宣布解除海禁,与诸国自由通商。

杨凌站在殿上,听到旨意宣布完布,从胸臆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望着殿宇外投进的一缕阳光。他的心中激荡不已,最重要的一件大事终于完成了!

自朱元璋这个雄才大略,可是对大海却毫不了解的农民皇帝首次做出亘古未有的禁海之举后,这项断断续续却影响了整个汉人历史的国策终于就此结束了。

我没有通天纬地之材,达观之今的大略,可是我完成了这件大事,就像给渐渐开始凝固发臭的一潭死水注入了一股清流,未来的路怎么走,相信创造了最伟大、最悠久历史文明的中国人,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

幼娘做着针线活儿,怜儿和高文心也懂女红,却不甚精通,便坐在她旁边,陪她聊着天,

,时而递过针线和布块,三人不知聊些什么,悄悄地,不时发出格格的笑声。

玉堂春和雪里梅、唐一仙在镂空窗格的另一侧厅中,坐在罗汉床上,摆弄着琴筝箫管,淡淡幽雅的乐曲不时响起。

“塞北互市贸易已经开了,军中购进了大批蒙古良马,民间交易频繁,势头不错。我的意思……等到百姓大有赚头时,肯往北的做生意甚至就地定居的人就会增多。

再想想,因此一来,酒馆、饭庄、赌馆、妓院、客栈、票行、车马行都要开,都要用人,可以雇佣蒙人和女真人,当然也会有大批汉人为利所趋,再加上派去养马的,教授蒙古和女真人学习耕田的汉人……

朵颜三卫和女真三部人数不多,内部部族十分杂乱。因此常常一个简单的姻亲就能造成两个部族的融合。这样一来,卑职想只需十年,就可以兵不血刃,同化整个辽东区域。”

“嗯!”杨凌半躺在书房竹椅上,轻轻颔首道:“我已经和刑部打过招呼,今后再有犯人,不得发配表海、贵州、云南,统统发往辽东。

耕田做生意都可以,除了罪大恶极者,均以罚代刑定居减罪,这样一来,他们的家人还可以带过去不少,每年迁民可以达到上万人。互市司利用地方合法截留的税赋贷给他们些种子、耕牛,提供些方便,他们就能在那儿安下心来,扎下根来。”

成绮韵嫣然一笑,说道:“大人这一策虽然缓慢,却是求本之计,毕竟那里是异族定居之地,如果强行占有,除非将他们全族屠光,否则根本不能在强压下令异族人心归服。

这样潜移默化之下,当他们穿汉衣、说汉话,就连吃饭睡觉都学习汉人,睁开眼睛周围大部分都是汉人百姓时,他们已经意识不到,但是却已经被汉人征服了。呵呵,大人这不动刀兵的计策,实比百万大军的杀伤力还要可怕。”

杨凌紧张地睁开眼道:“不要说,千万不要说,你前几天刚刚夸我不动刀兵,菜市口上就炖了个人,我仔细想了想,是挺邪门的,每办一件大事,总得死上几个人,但愿辽东不要出事,否则……”

成绮韵“噗哧”一笑,掩唇道:“大人也有害怕的么?人家还真没看出来,大人斯斯文文的,手段竟然那般狠辣,一个大活人,就那么给慢慢煮烂了。唉,这么狠厉的手段,居然被京师百姓吹捧得万家生佛。”

成绮韵上穿浅紫色花绡袄子,外罩鱼肚白的花绉纱衫,下着白纱裤子,外面又系着嵌丝的百合绣罗裙,脚下一双绣花鞋,一头青丝挽成‘鹅胆心髻’,面如芙蓉,股如瑞雪,不但容颜明艳无俦,而且一颦一笑,在杨凌面前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娇俏可爱,真的像是比他还小着几岁的姑娘。

杨凌道:“这不算什么,如果再迟上五百年干出这样的事来,恐怕就不只京师一地的百姓呜呼雀跃了。”

“什么?”成绮韵明眸一转,疑惑问道。

杨凌忽然一笑:“这时节花开了,海禁也开了,我想未来会不同了吧。呵呵,如果这样,那么五百年后的百姓,就不会有这种仇恨了。”

成绮韵不知他说些甚么,不过她聪明之处就在于她想讨好的男人如果想装糊涂,她决不刨根问底,成绮韵主动岔开话题道:“伯颜那边情开如何?”

杨凌道:“正如我们所料,火筛已经和瓦剌结盟,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控制的部落已经向伯颜可汗的部落发起过两次挑衅,但是伯颜并不蠢,居然隐忍了下来,避免了事态的扩大,可是不可避免地,他的威望大为受挫,内部诸部落间已经多有不满,只是由于他是黄金家族直系后裔,名正言顺的可汗,虽经大败,但是现在还没有人敢公开造他的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