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12
A+ A- 关灯 听书

倭人行凶之事已传遍京城,百姓愤慨已极,正德皇帝的旨意一下,万民欢呼。

大明酷刑甚多,腰斩、剥皮、凌迟、点天灯种种花样不一而足,但是除了对付邪教乱匪,大多施以斩首之刑。至于镬烹之刑自从永乐皇帝靖难夺位,油烹铁铉以后还从未用过,今日正德皇帝下旨施以镬烹之刑,而且还是水烹,京师百姓一则解恨,二则新奇,菜市口早已人山人海,万头撰动小泼不入。

菜市口搭着临时的行刑帐棚,前言三尺高台黄土垒成,碗口粗的铁制支架将一只大铁镬支在中央,这伯镬上宽下窄,直径四尺,深二尺多,里边注着清水,下边堆着浇了油的劈柴,行刑官高声念罢案由案情,然后展开圣旨宣读正德皇帝旨意。

万千百姓同时下跪,各国使者也跪地听旨,行刑官宣罢圣旨,从签盒中执出半红半黑的火签令箭,狠狠向前一掷,喝道:“来呀,带人犯,立即行刑!”

河野龟四郎身上一道指粗的麻绳捆得结结实实,被拢双肩抹二臂,双手双脚如撰马蹄似地倒背着捆绑在一起趴在一辆驴车上,四个红衣袒腹、红绫包头的大汉扣住四角麻绳,将他提上高台掷入铁镬。

河野龟四郎骇得心胆欲裂,可是是他嘴里塞了裹布的软木塞,四肢倒背捆成了麻花,喊也喊不得,动也动不得,为了怕水往鼻腔里灌,他不得不伸着脖子使劲儿地昂着头,瞪圆了一双惊惧、乞怜、懊悔的眼睛在水里或沉或浮。

那火把一掷,烈火燃起,水温是逐渐加热,酷刑渐渐入骨,比起掷入沸油锅中,一股青烟冒起,炙得皮焦肉烂顷刻间毙命的滋味截然不同,看得贡使们心惊肉跳,面色惨变。

大明的酷刑他们早有耳闻,也曾津津乐道,只是这酷刑一向只用在大明自己人身上,这还是头一次有外使尝到。

这些来使平素骄横跋扈,行事最是肆无忌惮,根本不把旁人性命放在眼中,可是当他们看到自己的伙伴身受这种酷刑时,当他们听到河野龟四郎口不能言,从喉咙和鼻腔中传出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厉的惨叫时,他们才忽然从心底里对脚踏的这方土地和居住在它上面的人民产生一种由衷的敬畏。

此后,终其一生,做为大明开海解禁以来踏上大明国土的第一批来使,他们无论是在往来交易中充当商人,还是驻留大明充任使官,始终循规蹈矩,没有一个敢触犯大明律法。

第241章大梦欲醒

明正德元年三月十九日,日本国使臣大内义勇细川澄明奉日本永正国王之命,朝觐大明天子。

旭日东升,彩霞万道,各国使节肃立于太和殿前,辂车、步辇、龙亭、大象、骏马等陈列在午门内外。太和殿庭院内,丹陛下至太和门内,旌旗飘舞、刀枪林立,大汉将军们傲然挺立。

刘大夏辞职后,刘宇以兵部左侍郎的身份暂时代理尚书之位,正在调动京军和边军换防,不日大同、宣府、延绥、辽东四镇总兵就要率军进京驻防京师。杨凌现在是柱国龙虎上将军,统帅四镇总兵,爵禄至威武侯,自然有权登上金殿议政,所以也蟒袍玉带、衣着整齐地来到宫门前。

六部九卿和侯爵以上的勋爵站在最列,韩文站在其中,面色阴沉,毫无喜色。他在北疆听闻京中变故后,气急败坏地赶回京来,却已大势去矣,京中六部九卿除了他,要么是刘瑾一派,要么是杨凌一派,以他一个之力,孤掌难鸣,已生不了什么事了。

卯时三刻,两通鼓响,文武百官、勋臣功卿从午门的东西掖门徐徐进入紫禁城,按身份、级别、衙门,肃立在太和殿丹陛下、庭院内。

静鞭三响,鼓敲一通,乐奏《飞龙曲》,衮冕加身的朱厚照,骑乘大象御辇,虎豹开路,在导引官引导下,御太和殿,升宝座;文武百官俯地叩拜,山呼万岁。

如此肃严时刻,正德皇帝仍是笑吟吟毫无庄重神态,不过眉宇间意气风发,倒也颇有英武之气。他徐徐落座,唤道:“众卿平身!”

文武百官立起,分列左右,刘瑾持拂尘立于御案一侧,扬起道:“宣日本国朝贡天朝使者大内义勇、细川明澄。觐见!”

大内义勇、细川明澄底细审美观点杨凌弄得一清二楚,早被整治得傲气全消,自午门外一路行来,再瞧见这等浩瀚磅礴的皇帝气势,更是敬畏自生。两人一

捧着进表,一个捧着礼书,在礼官导引下进入大殿,在事先安排好的位置停下,按大明臣礼恭恭敬敬跪下。

大内义勇展开进表,以汉语朗声宣诵:“日本国王臣胜仁敬上明正德皇帝陛下:皇天后土,齐归中华之风;甘露庆云,争献瑞麦之颂。是故天启大明,万邦悉被光贲,海无惊浪,中国兹占泰平,凡在率滨,孰不惟赖。

钦惟陛下乃圣乃神,惟文惟武,光辉尧舜二典,度越汉唐中兴,布大明于天下,遐迩同仁;望长安于日边,始终一节。兹特专使大内义勇躬趋阙庭,仰望圣慈,曲察衷素,谨表以闻。臣胜仁诚惶诚恐,顿首谨言。”

大内义勇宣罢进表,细川明澄又举礼书念到:“臣胜仁敬书上明皇帝陛下:日本国开辟以来,无不通聘问于上邦,道义幸秉国钧,海内无虞。特尊往古之规法,而使使者细川明澄通好。

献方物:散金鞘柄大刀两把、黑漆鞘柄大刀壹百把、枪一百把、长刀一百把、剑十腰、铠一领、铜丸一领、硫磺一万斤、玛瑙大小二十块、贴金屏风三副、砚一面并匣、同文台一个。胜仁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

正德皇帝听了,心中暗暗一算计,虽然这些礼物他也瞧不上,不过这规模比昔年永乐帝时进奉的礼物还要贵重得多,看来杨卿所说不假,这日本国王还真是下了血本,把皇室那点家底全掏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