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8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7:09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眉开眼笑地道:“如此甚好,本官同时应付诸国,实在是忙不过来,如果贵使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我正好先和朝鲜、琉球、吕宋、安南诸国议事,大内先生不必着急,尽管慢慢请示贵国国王的意见。”

细川澄明听了心中一动,急忙问道:“这个……冒昧地问一下,以上诸国也是因为开海解禁,彼此通商的事情来的么?”

王华接口笑道:“正是,诸国闻讯,欢腾喜悦。现有使节在京师的,正在了解我朝开海通商的具体策略。

昨日……琉球国王使者进表,由于琉球国国小力微,难以保障海运安全,所以请求天朝派兵驻琉球海运港口,协助与大明的海运通商。呵呵,他们早已不堪海盗侵扰,屡次上表希望天朝派兵进驻,现在不过是又多了个理由罢了。”

杨凌也道:“方才朝鲜使节请见,也是希望我朝加派驻兵,共同靖清海疆,以免影响了这大好商机。”

大内义勇和细川澄明闻讯大吃一惊,他们不知大明开海之策也是近两日才一锤定音。诸国还来及做出反应,心中只是想:大明水师现在有能力远征,甚至派兵进驻海外么?看他们如此笃定的模样,如果大明水师果真有能力进驻琉球和朝鲜,那么日本必将优势尽失。

那时大明还需要同日本国合作?这两国近在咫尺,只怕时日一久,大明练出强悍的水师,一南一北,将日本钳制在中央,不但不能得到海运通商的好处,还要受制于人,一举一动都要看大明的眼角行事了。

大内义勇脸色一僵,细川澄明忙道:“永正殿下在我等出使时,曾严嘱遵守天朝律法,不得肆意妄为乱了法度,只要大明能够公正办案,我想殿下听说了河野龟四郎的事,也不会有所意见。”

杨凌听了微微一笑,他早料到事不关己的细川澄明决不会为了一个旁人的家将失去趁机坐大家族势力的机会。就是大内义勇,现在也是揣度着朝廷的意思故作强硬,想来他是对昨日群臣激辩,有人造成宽宥为怀的事情听到些风声了。

不过有着开海通商的强大利益所在,再有方才故意透露给他的消息,只要大内义勇不是个愚蠢的武夫,他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果然,大内义勇只是略一权衡,忍气道:“既然如此,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能够得到允准。”

杨凌微笑道:“阁下请讲,只要是本官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无有不允。”

大内义勇道:“既然要惩治河野,以命抵命,可否请大人将他交付在下,本使将令他切腹谢罪,并亲自执行介错。”

杨凌想也不想,立即摇头道:“很遗憾,大明没有动用私刑的规矩,明正典刑是为了以儆效尤,畏罪自杀就没有意义了。”

他看了细川澄明一眼,又道:“大内先生尽管放心,会审之时还会请两位来使上三法司亲自听审以督察公正。今日前来,我们是想就有关组建水师、协同剿除海

盗,双方水师军事协作、停泊港口、给养码头等事宜作进一步洽谈。到于河野,不过是一个犯罪待毙的死囚,有何惜之?”

细川澄明一听这事,立即聚精会神,抢先说道:“关于此事,我们细川家的管领大臣在本使前来时曾经再三嘱托,非常愿意与大明水师合作,自北而南,扫清海上群盗。

据我们所知,除了大明与日本啸聚在海岛上的一些亡命之徒,现在还有来自遥远西方的海盗,时常侵扰海疆,他们现在的势力尚在西南一隅,想必还不敢直接袭扰大明。

不过盗寇所重者财帛,所谓欲壑难填,这些远来的盗寇越来越频繁,势力正渐渐北张,靖清海疆、扫荡群寇,这些人亦在扫荡之列。我们细川家庭愿与大明水师通力合作,请王大人、杨大人多多考虑。”

大内义勇见由于河野龟四郎的事,反给了细川机会,心中暗暗着急,急忙说道:“大内家原本就有一支水师,为了保障朝贡贸易船队,多次保驾护航、打击海盗,非常熟悉海战,如果大明愿与我们合作,我们愿意在海战技术、航行技术、军械配备方面与大明水师全面合作。”

杨凌心中一奇:难道西班牙海盗现在已经在南海出没了?以前倒未注意这方面情报,这条线索十分重要,看来回去得要内厂好好关注一下了。

他和王华默契地对视一笑,俯身向前,与他们开始议起了水师合作事宜。

日本贡使团大内义勇使臣的家将河野龟四郎当街杀人案在大理寺三司会审。日本国特使大内义勇、细川澄明到庭参加。

那个犯因为涉及外使,案情重大,所以提审在三法司,关押却在东厂,有戴义在那主持,河野龟四郎没少受罪,可是提审时偏偏看不出受了什么酷刑。

河野龟四郎当街杀人,有许多人证,也勿需太过调查,三法司匆匆审毕,上奏皇帝。大内义勇、细川澄明眼见河野龟四郎已不可挽救,也只得随之上表请罪,假惺惺地请求严惩凶手告慰死者,以明法纪。

正德皇帝受了进表,立即下旨接受两位特使呈表意见,重刑惩恶,镬烹凶手,并严谕二使转告日本国王,今后遣派使节要度人而用,勿使野蛮。

二使目瞪口呆,本来他们只是循例做做官面文章,屡次以来日本特使朝贡,多有乱法者,他们依例都要上表请罪。皇帝也照例恩免,只有赦罪,从无加罪,今天这位小皇帝的行为可真叫他们开了眼界,两位日本使节这番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

东厂和刑部狱吏押着河野龟四郎径赴菜市口,大内义勇、细川澄明和全体日本使以及等候国内消息的朴恩熙和一直无所事事的安南特使阮大佑也受邀观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