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7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56
A+ A- 关灯 听书

大内义勇、细川澄明闻言,神色都是一紧,彼此谨慎地看了一眼,身形都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了一倾。方才互市通商他们可以各行各道,互不干扰,可是派出水师与大明合作剿灭海盗,这就要涉及军事。

在如今大名纷起,各自称雄的时

代,一支强大的水师可让对于他们统一日本有着极大的作用。大内氏和细川氏是如今势力最大的两个大名,谁能撑握了它,在剿灭四海群盗的过程中不断壮大,对于将来独霸天下用处最大。两个使者自然都想知道大明一方的意见,夺得这一使命。

杨凌将二人神色瞧在眼中,想起成绮韵说过的‘买家有两个。咱们就能提价;卖家有两个,咱们就能压价’,不由会心一笑,他当然不会任由两个大名之一趁势坐大,反正大明要组建四支水师,大可建议对方各组水师,分别和大明合作,保持他们的势力均衡。

于是双方就水师组建和合作事宜又唇枪舌剑、讨价还价起来。

杨凌对此事极为重视,自然有他的内在原因。大海浩瀚,如朝鲜、琉球、吕宋、澎湖等星罗棋布,与大明环海对望的国家、地区、部族之中,即便是在日本大名群起,内乱频繁的现在,仍以日本最为强大。

杨凌筹谋让大明开放海禁,交通万国,并进一步吸收各国进步技术、先进思想和先进制度,保持大明在世界上的先进地位,需要一个平静的海疆,在大明新兴的水师力量尚力不及远的时候,此事极需日本国的配合。

何况倭寇去了还有番寇。杨凌记得玩大航海游戏时曾接触过一点资料,葡萄牙、西班牙等国万里路遥赶来大明,以澎湖、台湾为基地扎下根来,一待就是几百年,靠的就是走私贸易。

他们利用大明禁海,与诸国交易不通的情况,居中成为走私主力,从而越发壮大,直至诱引得远在西方的诸国渐渐把注意力放在东方这块沃土上,而且野心不断膨胀,以武力掠夺的念头一度占了上风。

如今大明主动开放海禁,西方海盗以走私立足的根本已经消失了。但是西方国家最初周游世界的船队大多数带有海盗性质,在无利可图的情形下,他们势必摇身一变,从走私犯彻底化身海盗,那么倭寇没了,就会出现番寇。

倭寇和番寇如果只靠大明一方来消灭,不知要付出多少牺牲、支付多么庞大的军费,既然在这个过程里中日双方有共同利益,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出一把力?只有把番寇们打狠了、打怕了,他们才会放弃强盗野心,规规矩矩地和大明做生意。

至于日本国水师趁势坐大,杨凌倒不担心,以目前大明的实力和厚重的基础,同步发展过程中,肯定要比他们快得多。

一日之间,自然不可能就把所有事宜统统解决,但是显然大内义勇和细川澄明都极有诚意,双方已就许多事项达成一致意见。解海通商是杨凌一力促成,也是他最大的一件政事。

现在反对开海禁的一方只是暂时失败,他们一面等着离京在外地领袖们回京,一边时刻关注着双方议商开海的所有事宜,只要出现岔子,他们就会紧紧抓住再行最后一击,所以杨凌自然不敢大意,眼见有了成效不免心中暗喜。

双方自清晨谈至晌午,双方议商使共进了午餐,杨凌和王华才告辞出来。今日议谈的内容王华还要拿回去整理,同时准备明天的磋商事宜,所以急急和杨凌拱手告辞,返回了礼部。

杨凌也急着回去把今日所议的事情告诉成绮韵这个贴身智囊,以便做到下一步心中有数。春阳不烈,和煦的照在村庄里,地垄里农民正在辛勤劳作,驱赶着耕牛,在内厂培训过的家匠教导下撒拨着玉米种了,在山坡、脊地上栽种着地瓜,马铃薯等作物,一派朝气蓬勃。

杨凌赶回院落,院子里静悄悄的,微风轻轻拂过,云儿坐在廓下,手里拿着绣活,却已倚柱打起了磕睡;碎石子铺就的小路上偶尔几只鸟雀懒洋洋地走来走去。

杨凌也未惊动她,轻轻走过去直接拐向了内书房,成绮韵穿了一身水墨花草的白袍,越发显得唇红齿白,无限风情。那袍子连带子也未系,显得既肥大又随意,可是偶尔一动,袍子飘荡,偏能觉得她纤腰一握,玉体盈盈。

瞧见杨凌进来,成绮韵袅娜起身,腰肢款摆地迎上前来,笑颜道:“大人,今日议事如何?”

杨凌道:“我看彼此提出的主要问题,双方都无太大的反对意见,只是一些细节,还有涉及到他们内部分脏的问题,恐怕还要议议,估计再过三两日,就可以请皇上召见贡使了。”

成绮韵喜动颜色,眉尖一扬道:“如此甚好,我看大人做事,总是坎坷不断,几乎事事都要刀兵隐现,不见了血就分不出个高低上下来,这回总算是平平安安、一帆风顺了。”

杨凌失笑道:“这叫什么话?说的本官像个扫帚星似的。”

他话音刚落,云儿已匆匆跑了进来,慌慌张张地道:“老爷果然回来了。”

杨凌皱眉道:“怎么也不唤一声就进来了?我回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云儿结结巴巴地道:“不是的,老爷,老管家叫我请老爷去前厅,兵部侍郎刘宇刘大人请见。”

“嗯?”杨凌和成绮韵不由相视了一眼,刘宇原是都御使,刘大夏罢官后,焦芳把他安插进兵部,暂任侍郎,最终目的是想要他接任尚书,此人算是杨凌一系,他急急赶来有何要事?

杨凌急道:“我去

看看!”

成绮韵走回案旁,从椅上勾起一条紫带,一边灵活地束在腰间,一边道:“反正是私宅见客,又非外人,我陪大人去。”